辨证录

陈士铎

200阅点/本

已 购 买

手机扫描阅读

腰痛门

  属性:人有两腰重如带三千文,不能俯仰者。夫腰痛不同,此病因房劳力役,又感风湿而成。
  伤肾之症,治须补肾矣。然有补肾而腰愈痛者,其故何也?盖腰脐之气未通,风湿入于肾而不得出故也。法宜先利其腰脐之气,以祛风利湿,而后大补其肾中之水火,则腰轻而可以俯仰矣。方用轻腰汤∶白术(一两)薏仁(一两)茯苓(五钱)防己(五分)
  水煎服。连服二剂而腰轻矣。
  此方惟利湿而不治腰,又能利腰脐之气,一方而两治之也。
  然不可多服者,以肾宜补而不可泻,防己多用必至过泄肾邪。肾已无邪可祛,而反损正气,故宜用补肾之药,而前药不可再用矣。方另用三圣汤∶杜仲(一两)白术(五钱)山茱萸(四钱)
  水煎服。
  此方补肾中之水火,而仍利其腰脐者,肾气有可通之路,则俯仰之间,无非至适也。
  此症用术桂汤亦神。
  白术(三两)肉桂(三分)
  水煎服。二剂全愈,不再发。
  人有动则腰痛,自觉其中空虚无着者,乃肾虚腰痛也。夫肾分水火,未可以虚字一言了之。经谓诸痛皆属于火,独肾虚腰痛非火也。惟其无火,所以痛耳。治法似宜单补肾中之火,然而火非水不生,若徒补火而不补水,所谓无阴不能生阳,而痛不可遽止,必须于水中补火,水火既济,肾气足而痛自除,此即贞下起元之意也。方用补虚利腰汤∶熟地(一两)杜仲(五钱)破故纸(一钱)白术(五钱)
  水煎服。连服四剂自愈。
  熟地补肾水也,得白术则利腰脐,而熟地不腻,杜仲、破故补火以止腰痛者也,得熟地则润泽而不至干燥,调剂相宜,故取效最捷耳。
  此症用实腰汤亦佳。
  杜仲(一两)白术(二两)熟地(一两)山茱萸(四钱)肉桂(一钱)
  水煎服。十剂全愈。
  人有腰痛,日重夜轻,小水艰涩,饮食如故者,人以为肾经之虚,谁知是膀胱之水闭乎?膀胱为肾之府,火盛则水不能化,而水反转入于肾之中。膀胱太阳之经也,水火虽犯肾阴,而病终在阳而不在阴。若不治膀胱,而惟治肾,用补精填水,或用添薪益火,适足以增其肾气之旺。阴旺而阳亦旺,肾热而膀胱益热,致水不流而火愈炽。膀胱之火愈炽,必更犯于肾宫,而腰之痛何能痊乎。方用宽腰汤治之。
  车前子(三钱)薏仁(五钱)白术(五钱)茯苓(五钱)肉桂(一分)
  水煎服。一剂而膀胱之水大泄,二剂而腰痛顿宽也。
  夫车前、茯苓以利膀胱之水,薏仁、白术以利腰脐之气,则膀胱与肾气内外相通。又得肉桂之气,尤易引肾气而外达于小肠,从阴器而尽泄,腰痛有不速愈哉。
  此症用术桂加泽泻汤亦神。
  白术(一两)泽泻(三钱)肉桂(五分)
  水煎服。一剂即通。
  人有大病之后,腰痛如折,久而成为伛偻者,此乃湿气入于肾宫,误服补肾之药而成之者也。夫腰痛明是肾虚,补肾正其所宜,何以用补肾填精之药,不受其益,而反受其损乎?不知病有不同,药有各异。大病之后,腰痛如折者,乃脾湿而非肾虚也。脾湿当去湿,而乃用熟地、山茱一派滋润之药,虽非克削之味,而湿以加湿,正其所恶,故不特无益,而反害之也。医工不悟,而以为补肾之药尚少用之也,益多加其分两,则湿以助湿,腰骨河车之路,竟成泛滥之乡矣,欲不成伛偻不可得也。方用起伛汤∶薏仁(三两)白术(二两)黄(一两)防风(三分)附子(一分)
  水煎服。日用一剂,服一月而腰轻,服两月而腰可伸矣,服三月而全愈。
  此方利湿而又不耗气,气旺则水湿自消,加入防风、附子于、术之中,有鬼神不测之机,相畏而相使,建功实奇。万不可疑药剂之大,而少减其品味,使废人不得为全人也。
  此症用术防桂汤亦可。
  白术(四两)黄(二两)防己(一钱)肉桂(一钱)
  水煎服。十剂轻,二十剂愈。
  人有跌打闪挫,以至腰折不能起床,状似伛偻者,人以为此腰痛也,而不可作腰痛治。
  然腰已折矣,其痛自甚,何可不作腰痛治哉。或谓腰折而使之接续,其中必有瘀血在内,宜于补肾补血之中,而少加逐瘀治血之药,似未可止补其肾也,而不知不然。夫肾有补而无泻,加逐瘀之味,必转伤肾脏矣。折腰之痛,内伤肾脏,而非外伤阴血,活血之药不能入于肾之中,皆不可用,而必须独补肾也。惟是补肾之剂,小用熟地(一斤)白术(半斤)
  水大碗数碗,煎服。一连数剂,而腰如旧矣。
  夫熟地原能接骨,不止补肾之功,白术善通腰脐之气,气通则接续更易,但必须多用为神耳。使加入大黄、白芍、桃仁、红花之药,则反败事。若恐其腰痛而加杜仲、破故、胡桃等品,转不能收功矣。
  人有露宿于星月之下,感犯寒湿之气,腰痛不能转侧,人以为血凝于少阳胆经也,谁知是邪入于骨髓之内乎。夫腰乃肾堂至阴之宫也,霜露寒湿之气,乃至阴之邪也。以至阴之邪,而入至阴之络,故搐急而作痛。惟是至阴之邪,易入而难散。盖肾宜补而不宜泻,散至阴之邪,必泻至阴之真矣。然而得其法,亦正无难也。方用转腰汤∶白术(一两)杜仲(五钱)巴戟天(五钱)防己(五分)肉桂(一钱)苍术(三钱)羌活(五分)桃仁水煎服。一剂而痛轻,再剂而痛止也。
  此方以白术为君者,利湿而又通其腰脐之气,得杜仲之相佐,则攻中有补,而肾气无亏。且益之巴戟、肉桂以祛其寒,苍术、防己以消其水,更得羌活、桃仁逐其瘀而行其滞,虽泻肾而实补肾也。至阴之邪既去,而至阴之真无伤,故能止痛如神耳。
  此病用术桂防汤亦佳。
  白术(二两)肉桂(三钱)防己(一钱)草(五钱)
  水煎服。十剂见效。

目录

目录排序

辨证录

书签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