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爱好者(2018年5期)

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手机扫描阅读

“我们是为橙县而生的”

  














  太平洋交响乐团(Pacific Symphony)地处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的橙县(Orange County),位于洛杉矶和圣地亚哥之间。这支创建于1978年的年轻乐团是美国近五十年来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一支交响乐团,它吸收了加州创新超前、兼收并蓄的意识,在教育和社区融入上的投入在全美交响乐团中首屈一指。乐团对于美国作曲家和新作品的拓展也让它被美国交响乐协会(League of American Orchestras)评为美国最具创新意识的乐团之一。2018年4月,受卡内基音乐厅的邀请,太平洋交响乐团首次登上了卡内基的舞台,为音乐厅为期一年的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诞辰八十周年庆祝系列画上句号。
  2018年5月,太平洋交响乐团即将首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在上海、合肥、无锡、重庆、北京展开巡演。这虽然是乐团第一次造访中国,但是对于中国以及中华文化,乐团一点也不陌生。距离乐团不远的尔湾市(Irvine)拥有美国最大的华裔社区之一,多年来,乐团一直与尔湾中文学校合作,建立亲子乐团(Strings for Generations),开展音乐教育项目。乐团的元宵节庆祝活动也已经举办了三年,今年的活动一经推出,五分钟内便有七千人报名。
  对于乐团音乐总监卡尔·圣克莱尔(Carl St.Clair)而言,去中国巡演不只是国际巡演而已,更是乐团一直以来与华裔社区合作关系的衍生。“我们也讨论过其他巡演地点的可能性,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去亚洲,去中国。我们觉得自己能够为巡演的城市带去一些东西。巡演回来后,我们也能为橙县的听众展现一支更好的乐团。”
  太平洋交响乐团的行政总监约翰·福塞特(John E. Forsyte)也强调,乐团造访中国,不只是为中国的听众服务,同时也给予了本地华人社区一个信息:乐团关心他们的文化传承,也代表他们向自己的母国骄傲地展示自己。“我们决定去中国巡演有多方面的考虑,最大的原因是我们为橙县感到骄傲,我们希望让更多人知道橙县。”
  因社区而生,为社区服务
  约翰·福塞特出生、成长于芝加哥,自1998年起就成为了乐团的行政总监。“我小时候的家离芝加哥交响乐团夏季音乐会的场地不远。天气好的时候,那儿可以听到乐团演奏的马勒交响乐,我的父母会带着我骑自行车去听音乐会。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机会接触交响乐,听大人们讨论不同版本的好坏,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太平洋交响乐团太平洋交响乐团在塞格尔斯托洛姆音乐厅举办的中国元宵节音乐会乐团所在的塞格尔斯托洛姆音乐厅
  在乐团二十年,福塞特目睹了乐团的迅速成长。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太平洋交响乐团的特殊性,他首先为我们介绍了橙县:“橙县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在全美范围来看也是如此。它由三十四个城市组成,其中只有三个是大城市,其他都是海边小城。整个县的经济体量在世界排名第四十五位。这里有美国最大的越南移民社区,可以说是美国最活跃、发展最迅速的郡县之一。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太平洋交响乐团与其他大城市乐团例如芝加哥交响乐团肯定是不同的。太平洋交响乐团着眼于整个郡县,我们将很多注意力集中在被忽视的人群身上,包括少数族裔。”
  福塞特刚到乐团的时候,乐团的规模远不及现在,与社区的联系也不是很紧密。“那时候,乐团只与七所学校有合作关系,最大的成就就是录音出唱片了,一年能够出一张唱片已经是令人高兴的事。而现在,乐团已经能够进行国际巡演,录音也只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如今,乐团拥有横跨不同层次的教育和社区拓展项目,除了节日庆典活动以外,乐团还有特别为穷困家庭的孩子推出的音乐教育项目,为这些孩子提供免费的音乐会门票以及来回的交通。乐团也与亚裔老人院合作,为他们提供音乐会门票和交通。
  太平洋交响乐团行政总监约翰·福塞特
  音乐教育是乐团尤为看重的地方。乐团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推出了不同层次的项目:与尔湾中文学校合作建立的“亲子乐团”,让家长与他们的孩子一起学习乐器。“我们邀请父母一起来演奏,很多父母不会演奏乐器,因此我们教他们演奏打击乐。很棒的是,父母在孩子面前变得更谦虚了,‘ 虎妈’们发现,哦,原来学习乐器演奏真是不容易啊!”福塞特笑道。此外,乐团附属的太平洋交响乐团青年乐团的成员主要是初高中的学生,还有一支由初高中学生组成的管乐团以及一支由中小学生组成的弦乐团。对于学龄前的孩子,乐团也有专为他们设计的芭蕾以及歌剧演出。
  可以说,服务社区和对音乐教育的大力投入,是太平洋交响乐团最与众不同的一点。当被问到美国有如此多的大乐团,作为一支新兴乐团,太平洋交响乐团如何让自己脱颖而出时,福塞特回答道:“你既可以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不同乐团的关系,也可以从服务的角度来看乐团所做的事。太平洋交响乐团的关注角度在服务于橙县。我们知道没有其他交响乐团可以像我们这样扎根和服务社区。这就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是为橙县而生的。”
  靠个人捐款成立的乐团
  回顾太平洋交响乐团的历史以及了解乐团经费的来源,你便可以理解福塞特所说的“为橙县而生”的含义。
  01圣克莱尔指挥太平洋交响乐团
  在太平洋交响乐团的历史上,塞格尔斯托洛姆家族(Segerstrom Family)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名字。这个靠种植利马豆在美国发家的瑞典移民家族,在过去半个世纪对橙县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将农场改建为大型购物中心,并捐建了乐团如今所在的音乐厅。
  在过去的四十年间,塞格尔斯托洛姆家族在财务上给予了乐团不少支持。“他们不但资助了乐团的乐季,还是乐团此次中国之行的赞助人,”福塞特说道,“塞格尔斯托洛姆家族与中国有长期的生意往来,他们在橙县建立了一个大型综合性百货——南海岸购物中心(South Coast Plaza),将几个知名的百货公司集合到了一起。家族在零售方面十分在行,他们懂得社区融入以及发展旅游业的重要性。他们在艺术文化方面的投入也是为了提升整个社区的体验。你来购物的时候,有好的餐厅就餐,然后到交响乐团听一场音乐会,这些都是一体的。”
  这几年,很多美国大乐团或多或少都面临着财务压力,而太平洋交响乐团在过去的二十七年间都获得了财政平衡,福塞特坦言这些都仰赖董事会的投入以及个人的捐款。
  太平洋交响乐团的董事会由六十人组成,成员包括企业家、公司领导层,其中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橙县,年龄跨度从四十岁至八十岁。“我觉得在美国,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董事会,交响乐团是很难获得成功的。乐团的董事会不仅需要给予乐团财务上的支持,还必须愿意为乐团出谋划策,尽力宣传,”福塞特坦说道,“只要想想交响乐团涉及的人力物力,你就可以理解为何运营一支交响乐团的成本会如此高昂。在财务上,与其他乐团一样,我们得到政府的资助很少,个人捐款是主要的财政来源,占到百分之八十。在橙县,企业赞助都很少。在世纪之交之时,乐团只有五位董事,而现在,乐团运营的规模越来越庞大,我们的董事会在财务方面十分谨慎,因此乐团没有任何债务。”
  02太平洋交响乐团于每年夏天为十二至十四岁的学生举办的活动,挑战他们的艺术创意
  也正因为如此,太平洋交响乐团致力于凝聚本地社区,在节目策划的时候也以本地听众的品位为中心。“音乐总监卡尔·圣克莱尔在这点上做的很棒。每一年,他都在逐步拓展节目的层次。“美国作曲家音乐节”就是一个以社区听众为中心策划的节目。另一方面,他也邀请客座指挥为这里的听众带来他们不熟悉的作品,拓展他们的接触面。我觉得音乐总监是一位杰出的节目策划人,再加上行政团队以及董事会的支持,这是乐团成功的关键。”福塞特坦说道。
  艺术创新与教育推广
  指挥了太平洋交响乐团二十八个乐季的音乐总监卡尔·圣克莱尔对乐团的影响深远。作为伯恩斯坦的爱徒,圣克莱尔继承了伯恩斯坦对美国音乐以及音乐教育事业的热衷。艺术与财务之间的平衡往往是让乐团行政总监最头疼的事,让福塞特庆幸的是,他与圣克莱尔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如果没有与音乐总监的良好合作关系,艺术和财务的平衡是很难做到的。有时候,卡尔比我更关注想法的可行性,我成了在艺术上比较大胆的那个,当然有时候也会反过来。总体而言,我们的品位相同,我很喜欢卡尔策划的节目。我们唯一需要商量的是,这些艺术想法是否有可能在一年内实现,还是应该在几年内逐步实现?”
  太平洋交响乐团在塞格尔斯托洛姆音乐厅举办的中国元宵节音乐会
  他们两人对于社区融入和音乐教育也秉持着一致的看法。太平洋交响乐团的教育和社区融入(Education & Community Engagement)副总监苏珊·米勒·科塞斯(Susan Miller Kotses)告诉我们:“乐团的教育和社区融入项目很大一部分都是受卡尔启发的,他坚信人人都有权利享受音乐。在他自己的成长经历中,他受到了文学、运动以及各种艺术形式的启发。这也是我们的教育和社区融入项目所希望做到的。我们希望给予大家各种形式的艺术启发。”在福塞特的领导下,乐团的教育和社区推广项目急速扩展,“两位领导都很专注于此,这对整个乐团都很重要。约翰身为父亲,对音乐教育很有想法,甚至他在有孩子之前,已经在思考下一代音乐教育的问题。”
  福塞特对于古典音乐的观众老龄化以及青年听众拓展的确很有见解,他为我们介绍了橙县的人口组成以及乐团音乐普及的策略。“乐团也思考过我们理想的听众应该是什么样的。橙县的人口主要由婴儿潮出生的人组成,百分之二十是千禧年出生的一代人,这里不少华裔移民家庭的孩子都在加州的各个大学念书。我觉得,对于处于二十五岁至四十五岁之间有孩子的人而言,让他们晚上来听音乐会是很困难的。”
  因此,乐团主要将音乐普及的注意力放在了大学生身上。对于二十五岁至四十五岁的听众,乐团推出了家庭音乐会系列。“婴儿潮一代指的是五十三岁至七十五岁的人,他们之间也有不同,”福塞特解释道,“六十岁出头的人,相对古典音乐,接触摇滚乐更多一些,而更年长的人则更熟悉古典音乐。我们也在考虑如何融入他们。对于听惯了三四分钟音乐的人而言,要让他们听几十分钟的曲子,确实是一个挑战。我们想,也许不同形式的音乐会会有所帮助,例如更短一些、轻松随意一些的形式,其中穿插一些对话。”
  乐团曾在一个仓库做过实验:将乐团摆放在中央舞台上,听众三百六十度围坐在舞台边,音乐家在音乐会开始前与听众聊天。整个形式休闲轻松,演奏的是肖斯塔科维奇和其他当代音乐,效果很不错。
  “当然,年龄只是一个区分听众群的方式,音乐品位也是一个。美国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是经历过世纪中期现代主义(Mid-century modernism)启蒙的一代,他们有着一流的品位。特别是七八十岁的知识分子,他们成长于战后的繁荣期,具有很高的审美品位,无论是写作、音乐还是电影。在我们当下的这个时代,要让听众聚精会神地听两个小时音乐的确不容易,我觉得我们要从不同的方面入手。”
  这支被誉为美国最具创新力之一的乐团不仅在为社区服务以及音乐拓展方面充满了创新性,在艺术以及曲目安排上也有不少创新理念。乐团发起了“美国作曲家音乐节”,录制了一系列委约作品。在音乐会的曲目安排上,除了经典曲目以外,乐团还会演出被忽略的作品、少数族裔的作品以及能够引起社区听众共鸣的作品。“我们对于音乐会曲目的理解是,每一场音乐会都像是一场宴席,乐曲与乐曲之间应该达到一种平衡,”福塞特说道,“乐团希望自己演奏的曲目涉及各种类型的音乐,我们可以今天演奏古典作品,明天演奏电影音乐,但所有的乐曲都是以高质量的演奏水准完成的。”
  对于太平洋交响乐团而言,创新意味着探索各种不同的可能性,以及有能力实践这些可能性。“我们所在的橙县拥有著名的加州大学系统,而乐团和这些大学以及研究院的目标是共同的——我们都代表了橙县的创新力,无论是文化还是科技方面,以及新兴的服务社区的模式。当你身处这样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的环境中时,你应该拥抱这样的精神。”

目录

目录排序

音乐爱好者(2018年5期)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音乐爱好者(2018年5期)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