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体育·扣篮(2018年1期)

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手机扫描阅读

与敌同行

  








  作为称霸东部多年的强者,勒布朗·詹姆斯可以说树敌无数了。不过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可以一成不变,而且所谓的仇怨也只不过是球场上的公事。在这样一个联盟里,没人能想到下一秒与他并肩作战的会是谁,与所有人都可以合作是最基本的生存之道。显然,勒布朗很擅长与人合作,也可以这样说,詹姆斯是个善于化敌为友,让死敌成为自己死忠的家伙。
  百搭领袖
  几乎不需要细心也能发现,勒布朗·詹姆斯的身边总聚集着一些“老炮儿”,而这些人有个共性就是,几乎都和“皇帝”有点过节。可是在骑士队里,这些“过节”好像没发生过一样,大家其乐融融,目标一致,人际关系被彻底刷新了一遍。
  只要詹姆斯还在克利夫兰效力,这里无论来了谁或是走了谁都不影响他的领袖地位。詹皇很善于收放自己的领导力,他可以凝聚全队,又不会给人太大压力,所有人的工作也因此变得简单了很多。
  “如果他把球传到了你的手上,那他就是要让你投出去。”钱宁·弗莱半开玩笑地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骑士队的“早操”训练还没开始,这位靠着精湛射术活跃于篮球场上的中锋正在麦迪逊花园球馆的场边一边缓着劲,一边悠闲地看着勒布朗在场地中间练习跳投。詹姆斯听到了发生在这边的谈话后立马停下了自己的热身活动,然后拉高嗓门,使自己的音量足够大声已确保能被附近的队友听到,开始了一段常规演说。尽管如此,老詹发表的那段即兴演说所用的音量还是有所保留了,以至于都不能算上一阵喧闹。不过,他的话,颇有些意味深长。
  “当赛季开始后,我压根就没想过我还得去顶球队首发控卫的角色。”这句抱怨被勒布朗说得格外得意。一名骑士助教正在给“皇帝”的投篮袋中放球,一边看着后者嚷嚷一边站在旁边呵呵地笑。“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其实我们也没做太多。”詹姆斯继续说道。“在暑假期间,我们做了大量的接球跳投和背打练习,然后,我们现在感觉好极了。”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喵了个咪的,我们今年已经有四名控卫了!’然后,当新的赛季打响,那种感觉又像是‘勒布朗竟然是一个控卫,我了个大天的!’”说完,詹姆斯冲着弗莱抛出一个冷笑。“所以,我还得继续送出更多精准的传球。”
  当然,在詹姆斯再度回到克利夫兰后,他就已经长期承担下来了球队的首要控球手的职责。虽然在过去的三个赛季里,凯里·欧文一直是球队名义上的首发控卫,然而当一轮一轮的总决赛上演时,总是詹姆斯持球过半场,然后由他率先发难,掀起骑士疯狂的进攻大幕,而非利用掩护反跑和其他的无球进攻手段来惩罚对手。尽管,通过配合执行这些无球战术,能让这位三旬老汉更轻易地杀向篮筐。
  话说回来,本赛季,詹姆斯一直都在将手中的弹药精准地输送给场上跑动的队友们,那帮曾经一度狂热地想要终结老詹在东部分区的霸权的队友们。“这些在其他的队伍中和我们竞争的家伙们,看着他们生龙活虎的样子,你总会想‘有朝一日,要是能和他们一块儿打球,或者,能得到执教他们的机会,那该有多好。’”骑士主教练泰伦·卢这样说道。在来到骑士之前,卢曾经在2010年的波士顿凯尔特人效力,那一年的绿衫军,在东决赛场上击退了年轻的詹姆斯和其率领的骑士,卢当时正师从于凯尔特人主教练道格·里弗斯。“那时候,勒布朗总是会望向我们的板凳席。”里弗斯说道,“有一天,他(勒布朗)甚至对我们说,‘我总是看到你们这些家伙在场边谋划着什么。’如果你留心观察,你会发现他总是在观察我们做了些啥,特别是我们关于比赛的布置——尤其是教练组关于防守的布置。”
  大概那个时候勒布朗要与往日对手合作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吧?连教练都是原来死敌阵容里的。
  敌对填充
  今年,在刚刚过去的那个硝烟弥漫的春天里,詹姆斯和凯尔特人再次在东决赛场上相遇。彼时,伊萨亚·托马斯在G1受伤离场前已经砍下了17分和10次助攻,之后,小托马斯缺席了球队余下的所有季后赛比赛;彼时,杰·克劳德在那个晚上全场盯防对位的四届MVP长达33分钟。那一夜,这两个家伙是那么饥渴,他们极度地想要将皇帝拉下王座,再反复蹂躏。然而,最终依然是克利夫兰赢了,他们在三年内第二次结束了波士顿的赛季旅程。所以,在今年八月,当震惊联盟的以欧文为主体的交易最终发生后,托马斯和克劳德作为筹码被老东家打包送到骑士,这两位长久的老搭档一开始就在新环境中遇到了困难,他们在如何同曾经的敌手登场并肩作战这一事上步履维艰。“我们花了好一阵子才摆脱了那种怪异的感受。”克劳德说,“要知道,我们之间可曾经刺刀见红、刀刀进肉地竞争过。世事无常,还好,我和詹姆斯已经习惯于经历这些。”
  当交易的新闻不胫而走后,杰·克劳德的手机曾陷入了一段通讯静默,在这个静默时段里,克劳德错过了勒布朗·詹姆斯的来电。对于克劳德来说,詹姆斯无疑是其生涯中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可就这么突然、简单地变成他最坚定的队友了。“在我最后和他见面之前,他在交易落成的几个小时后给我发了一条长篇的短信,内容就是跟我说了一下我们聚在一块儿能够干些什么样的事情,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怎么样的携手合作。”克劳德说道,“这就是那条短信的全部内容,对我来说,他当时就像一个热心的老大哥。他就是那种家伙,那种喜欢把大家聚到一起、把大家叫在一块儿共进晚餐的家伙。”
  詹姆斯和凯尔特人充盈的高大锋线群之间有过一段很长的抗争史。当初为了延长凯文·加内特、保罗·皮尔斯和雷·阿伦三巨头为球队带来的夺冠窗口期,2011年,波士顿总经理丹尼·安吉将更衣室里年迈的肯德里克·帕金斯交易至雷霆,换来更年轻的活力前锋杰夫·格林。就这样,凯尔特人得到了更多的多功能球队拼图,又同时释放了球队的薪金空间,成功避免了工资帽。“帕金斯对于俄克拉荷马来说太过昂贵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放弃詹姆斯·哈登。”安吉接受采访时说道。
  当年,格林也是能够稍微限制一下詹姆斯的球员,并且凯尔特人也需要格林那使不完的活力去为球队内的明星们承担一些进攻端的压力。然后,在2013年3月18日,凯尔特人全队就经历了一场最难忘的比赛。在那场比赛中,格林火力全开,砍下了职业生涯的最高分43分,和他对位的詹姆斯则拿到了37分外加12次助攻,有必要说的是,在勒布朗的进账里,还有一记在比赛时间还剩10.5秒时颜射格林命中的制胜跳投。
  在那晚过后的11月,格林在客场对阵迈阿密热火时投进了一记惊人的压哨三分。然后,在经历三个颠沛流离、不堪回首的赛季后,在刚刚结束的休赛期里,格林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来自他的前敌手的招募。“我不认为他需要亲自去招募任何人。”格林说,“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泰伦·卢则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说他想要我加入到球队当中,而这些正是促使我来到这里所需要的全部。”
  可能格林来到骑士的故事还不算最有趣的,因为当年第一个号称“勒布朗终结者”的詹姆斯·波西,现在已经在骑士队的助理教练组里工作很长时间了。
  另一边,一封由泰伦·卢发出的邀请短信则在今年7月份开启了德里克·罗斯的骑士生涯。要知道,当年罗斯赢得的那座2011年MVP奖杯生生打断了詹姆斯对于这项奖项的连年垄断,使得后者在五年内最终只完成了四次当选。而他们俩之间的渊源远不止于此,较真儿的话要直接追溯到2011年东部决赛,那是少见的一轮双方都打出了非常高水平对抗的系列赛。在全部的五场比赛中,一共才产生了9分的分差,而正是这9分的分差,定下了东部桂冠的归属。詹姆斯率领的热火最终力克罗斯的公牛。在2013年东部半决赛,双方再次相遇,并且,在詹姆斯回归骑士后的2015年东部半决赛,詹姆斯和罗斯又一次站在了球场的两边。从罗斯由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星,成长到有一天能优秀到将詹姆斯从MVP的领奖台上挤下来,在这个成长阶段里,罗斯经历五次季后赛,其中的三次都是由勒布朗亲手终结的。
  新时新事
  凯尔·科沃尔在2011年曾和罗斯做过队友,另外,在过去的四年里,科沃尔所在的老鹰也成为了詹姆斯在分区决赛上的受害者。在同詹姆斯团队苦苦竞争而连年无果后,科沃尔于今年一月被交易至克利夫兰,并且双方在今年休赛季重新签约,如今,他已经成功加入了这项詹姆斯自诩为“精准传球”的勒布朗式豪华辅助套餐,每次登场,科沃尔都能靠此收获很多关键得分,而詹姆斯则靠这个收获了大量的助攻数。“所有双方经历过的较量和竞争,让我们彼此之间形成了一种相互的尊重。”科沃尔说道。这一切看起来,当看到冲冠希望,当被冠军球队的氛围所激励时,似乎置身其中的你会忘掉从前双方也曾真刀真枪地在场上对决过,较量过。“在过去几年里,我和这些家伙们有过几次交手,现在,和他们站在同一阵营,有他们在你身边共同为胜利拼搏的感觉真的好极了。”詹姆斯补充道。
  其实,交易、人员变换在这个联盟中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惟一可以制造争议的,就是詹姆斯在2010年自由球员市场上做出的决定——选择和德怀恩·韦德与克里斯·波什联手,而不是独自带队去角逐总冠军——在联盟开启了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超级球队时代。于是,今年九月,当韦德和芝加哥和平分手后,对他而言,前往克利夫兰和詹姆斯重聚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和韦德一起到来的,还有他们过去在分区决赛上遇到过的“幽灵”们。“你知道他的底蕴,他知道你的强弱,我们彼此之间知根知底。”韦德说道。在赛季开始不久后,韦德主动将首发分卫的位置让回给了J.R.史密斯。毕竟这里不是堪萨斯,韦德的NCAA时光早已过去,这里也不是迈阿密,和热火携手那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上面所有提到的这些,如今和众多前对手们在克利夫兰聚义,詹姆斯对此一切仍然觉得有点别扭。“罗斯、韦德、科沃尔。要是倒回去四五年,这些家伙可都是野兽啊。”湖人前锋拉里·南斯对此评论道,他是詹姆斯在俄亥俄州阿克伦的一个老乡,在他小时候,南斯也是骑士队忠实的粉丝。“如果德怀特·霍华德当年离开奥兰多后再次重返巅峰,那可就真的说得上是十分奇怪了。”本赛季,罗斯和詹姆斯在球队往返的飞机上重新回顾和整理了他们过去的季后赛交手经历,并且,这一活动吸引了飞机上的其他队友们,他们一块儿加入了这场荡气回肠的回忆杀。“我们就是聊些类似的事情,比如他们曾经效力的球队如何,他们当时都和哪些队伍有过哪些较量,比如他们最讨厌和哪支球队打比赛等等。”罗斯补充说道。然而,两周之后,这位史上最年轻的MVP获得者再度遭遇伤病袭扰,被迫离开球队重新审核他的竞技状态。“这对我们来说太糟糕了。”克劳德说道,“我们都很失落。”科沃尔说,“所以我们这会儿真的不想聊起这件事。”
  在挨过了糟糕的开局阶段后,骑士低开高走,目前已经赢下了创造队史纪录的十三连胜。这支球队正在向他们的连续第四次总决赛之旅、詹姆斯个人的连续第八次东部分区冠军的征程上铿锵前行。“在赛季结束后,你有可能会成为又一届冠军,或者你做不到。事情就是那么简单。”弗莱说道。一月份的补强应该已经在着手实行了,届时另一位前对手小托马斯将会如期地从他的臀部伤势中复出。所以,最终,克利夫兰能在本赛季站上总冠军的领奖台吗?这将会成为詹姆斯职业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段时光。而他们在东决上的最大对手极有可能会是那支强硬的、恼人的凯尔特人队,那支由欧文——如此的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只有他这一名东部球星,没有选择加入到詹姆斯的阵营中,反而离开了后者的羽翼,逃离了小皇帝的边境线,改换门庭,另立门户——领衔的青年劲旅。
  当然,这没有任何不对,反倒应该尊敬。因为詹姆斯不仅仅需要化敌为友,还需要化友为敌,这样彼此挑战创造出的友谊,才更加历久弥新。
  对手最终成为帮手这件事可能和詹姆斯特别有缘,另外就是与波士顿为敌这件事,在凑齐了一套敌对阵容后,勒布朗又迎来了新的老对手,他和绿衫军的新一轮挑战又开始了。

目录

目录排序

当代体育·扣篮(2018年1期)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当代体育·扣篮(2018年1期)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