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24期)

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手机扫描阅读

我的纪元

  








  尽管在面对老东家雷霆时遭遇失利,同时又加重了自己的伤势,但凯文·杜兰特在最近一段时间也遇到不少好事,比如他被著名时尚杂志《GQ》评为“年度冠军”。无论去年加盟勇士的决定遭遇多少非议,但最重要的是,杜兰特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殊荣。
  NO.1
  去年夏天,刚刚来到湾区的凯文·杜兰特在谈到全新的环境时表示,这是不同生活之间的一次转变,每天迎来都需要适应这种新环境和生活,这需要一个过程。
  “这是不同生活之间的一次转变,每天我醒来,我仍然在适应湾区的生活。”杜兰特说,“湾区的很多人,他们的想法有一些不一样,他们简化了自己的生活。当你的目标非常清晰,你就可以看清楚事物的本质了。有些东西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重要,或者环境可能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重要。电影制片人布莱恩·格雷泽教会了我这些。”
  哪怕在勇士打了一段时间,杜兰特对于这种前所未有的关注度还不适应。
  上赛季总决赛第一场,著名歌星蕾哈娜出现在场边,为勒布朗·詹姆斯加油助威,还对杜兰特喷了垃圾话。事实上,KD根本不敢相信蕾哈娜会到现场,对他来说,那一切太不真实。
  “蕾哈娜之前没有来看过我的主场比赛,除非我们去洛杉矶打球,Jay-Z还有其他人也会来。你看过电影《全民超人汉考克》吗?你记得当他走进事件发生的现场然后所有的摄像机都朝着他,他都不知道怎么微笑了,有些时候这就是我的写照。这样的关注度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我可以回想起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对这个的幻想。现在几百万的人都在看我比赛?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啊。”杜兰特说。
  杜兰特回顾他在上赛季总决赛第三场比赛最后一分钟内,在詹姆斯面前投中了一记关键三分,他说:“那是我职业生涯所经历过的最棒的瞬间,我在总决赛面对我的偶像投中了制胜球。詹姆斯是我从9年级开始就一直追随的偶像,我感觉他把火炬传给了我。”
  如果你能在NBA这个可能最大的舞台上,投进一记你努力了毕生、决定比赛命运的一球,而且是面对自己的偶像时,你可能也会感觉到一种释放。所以,杜兰特之后度过一个丰富的休赛期,他去了拉斯维加斯庆祝,去夏威夷冲浪,去了意大利西西里岛,和英国王室哈里王子还有商业巨头大卫·格芬参加了谷歌营地活动。他说:“我见到了我从没想过会见到的人。以前我整个休赛期都住在洛杉矶,美国国庆日的时候在加州马里布闲逛。”
  如果没有杜兰特在总决赛上的完美表现,勇士能否在三年里第二次得到总冠军会被打上问号。KD还加冕了总决赛MVP,但那并非意味着他想要打上勇士特权的标签。相反,四次得分王得主表示,不必成为NBA最具统治地位球队的头牌,他宁愿以身作则而不是让队友站在身后。
  “库里才是勇士的门面,他帮助我解脱出来。”杜兰特说,“我不想非要成为球队领袖。我也不太会说像是‘我们一起团结努力。我不介意与你搭档进攻,但是来吧,一起努力。’这种话,我的领导方式不是语言,而是用行动说话。”
  当然,杜兰特这个休赛期也令人尴尬的推特批评老东家事件。当有人说他离开雷霆只是为了赢得冠军戒指,杜兰特用小号回应是他不喜欢这支球队,不认为能在俄城夺冠,也不喜欢为比利·多诺万教练打球。杜兰特并不否认这些,只是说自己的行为幼稚而愚蠢。
  在休赛期结束的时候,杜兰特本以为他每提升的一个台阶,生活中关于篮球的内容就会越来越多。事实上,反而篮球的内容越来越少了。对他这样的篮球运动员来说,这是猛然的觉醒。
  “我还在学习,这是最棒的地方。97%的时间我不会去看那些无聊的推特,一旦我回复事情就会发酵。大家会以为我整天没事做,就在推特上和网友争吵。这点我还要学,不要理会网上那些无聊的东西,生活会更加顺畅和美好。”杜兰特说。
  如今,杜兰特和勇士正在为卫冕而战,他们的任务在日趋激烈的竞争局势下也更加艰难。不过,杜兰特不喜欢外界拿是否有冠军来评价一个人。“我一直都是冠军,冠军就是每天提高自己的技术,每天都想变得更好,这就是冠军该做的事情。”杜兰特说,“不是说你举起冠军奖杯,你就是冠军。对我来说,这不是冠军。”
  NO.2
  今年2月,杜兰特第一次以勇士球员的身份客场挑战雷霆时,整个俄克拉荷马城几乎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球迷们高举着具有讽刺意味的牌子,来表达对他离队的不满。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后,当勇士再次客场迎战雷霆时,俄城球迷对于杜兰特的仇恨情绪已经有所减弱。
  勇士的包机抵达俄城时,机场外有很多当地球迷在等待杜兰特的到来,握手、签名,KD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一位女球迷在严寒中抱着自己的孩子,杜兰特看到后伸手过去和这个小家伙进行了互动,并抱在自己的怀里。当他将孩子还给那位母亲时,小宝宝突然哭了起来,KD开玩笑道:“看来他并不想离开我。”
  在杜兰特签名的过程中,一位球迷向他问道,是否会选择回到雷霆退役,他这样说:“我甚至都不知道明天干什么。”
  机场外的场面非常温馨,训练场和比赛场上的嘘声和标语也不多了,这是和上赛季截然不同的待遇。总之杜兰特本赛季再回俄城,无论是球迷,还是现场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都有所缓和。
  “现在这对我来说只是一场常规赛比赛,我懂得了如何去不理会现场观众的反应,懂得了不理会外界的杂音,就是上场打球而已。”杜兰特说。
  经历过这么多,让杜兰特发现过程比冠军本身更有价值。不过,他和前队友拉塞尔·威斯布鲁克至今没有真正言和。更让杜兰特不爽的是,雷霆管理层在本赛季把他曾穿过的35号给了一个签下“双向合同”的球员P.J.多切尔,不过他说自己已经没有不好的感觉了,他相信雷霆阵营的人都会这么做。
  “当初我回俄克拉荷马打比赛时不会这么想,我想的是‘打爆他们’,他们把我号码给别人时,我也这么想。”杜兰特说,“然后我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明白那不再是我的号码了,他们想怎么着是他们的自由。但你把那个号码给一个签下双向合同的球员?毕竟那个号码给那里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啊。不过迟早有天,那个号码会出现在球馆上空。在我临终前,我保证萨姆·普雷斯蒂(雷霆总经理)和拉塞尔·威斯布鲁克都会来看我,所以我现在会这么看。”
  杜兰特明白公开谈论前东家会引来更多的争议,他不再担心那些因为他加盟勇士而心生失望的想法。
  “如果我对自己说,‘是你太敏感了,你就该承受这些。’你知道迈克尔·乔丹的经历吗?他会在报纸上读到‘哦,迈克尔昨天33投7中,他会如何反弹呢?’这是批评,批评没问题,朝前看就好。但他们说你是懦夫,这就是不是批评了。批评是叫我‘不靠谱先生’,第二天我就反弹了。”
  杜兰特指的是2014年季后赛首轮第五场,灰熊在加时赛上取得胜利,拿下系列赛赛点。在比赛最后28秒,杜兰特投丢了扳平比分的罚球和绝杀三分。两天后系列赛第六场移师孟菲斯,俄城的报纸《俄克拉荷马人》的体育版的头条上登了一张杜兰特的照片,大标题写着:“不靠谱先生”。
  结果杜兰特用一场得到36分和10个篮板的比赛回击了质疑,雷霆也连胜两场比赛,赢下了那轮系列赛。
  那些认为杜兰特是因为觉得打不过勇士,才选择加入勇士的想法也让他很不爽。其实在成为自由球员之前,杜兰特从未认真考虑离开,这是多年积累的结果。
  2010年,杜兰特率领美国男篮夺得世锦赛的冠军,斯蒂芬·库里和安德烈·伊戈达拉就在那支国家队里。他说:“种子在那时已经种下。”
  杜兰特早期的一位队友则认为种子要埋得更早,在库里、克莱·汤普森和德雷蒙德·格林加盟勇士之前,甚至在雷霆2008年从西雅图搬到俄克拉荷马城之前。
  厄尔·沃特森,前太阳主帅(本赛季初下课),他是杜兰特生涯前两个赛季的队友,在西雅图和俄城各一个赛季。他很早就看出杜兰特为何如此适应住在太平洋边的西海岸城市。“他过去愿意和邻居的孩子打游戏,他是社区的一分子。我总是想为什么没人从这个角度写他为什么会去湾区,在我看来这里是他能找到的最接近西雅图的城市。”沃特森说。
  卢克·里德诺也曾在西雅图跟杜兰特当过队友,2008年8月的一笔三队交易,他被送到雄鹿,所以他没机会和杜兰特一起来到俄城。他也看到了杜兰特和西雅图球迷的互生好感,认为湾区跟西雅图相似这点也是杜兰特考虑的因素之一——他见过球队对当地球迷说一套,转眼去了别的城市。
  “刚打完菜鸟赛季,杜兰特就碰到了这样的事(球队搬迁),而这座城市(西雅图)刚刚用热情拥抱了他。最糟糕的部分是,球队老板跟球迷保证过超音速会留在西雅图,但在更衣室里大家都知道我们要走。坦白说,当时队里没有球员想去俄城,哪怕哪里有很棒的球迷,但是拜托,这可远比不上西雅图。”
  NO.3
  在新秀赛季效力超音速时,凯文·杜兰特要从他位于墨瑟岛的家里开车到球队的训练馆;现在他去要从奥克兰山到甲骨文球馆。不过,勇士很快就要搬新球馆,杜兰特已经开始规划新的出行方案了。
  说的西雅图的交通时,杜兰特说:“不堵车需要开15分钟,从我家看不到什么漂亮风景。不过上桥后,你就能看到漂亮的河水。要是天气好,你还能看到瑞尼尔山。春天你能发现西雅图最美的一面,湾区很接近了。”
  最初杜兰特只是很兴奋能进入NBA联盟打球,没考虑球队搬家这些事。“我没想到会有这些事,没人问过我。当时我想只要有球打,就很好了。当时我才19岁,不知道球队搬家对城市和球迷的影响。随着年纪渐长,我开始意识到球队搬家的巨大影响,那会对球迷造成多大的伤害。即使来到勇士,我们还能看到球馆里有身穿超音速球衣的球迷,你会意识到人们至今还没有忘记那支球队。”杜兰特这样说。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颠覆着杜兰特的认知:NBA里并不存在忠诚。詹姆斯·哈登被交易到火箭,斯科特·布鲁克斯教练被球队解雇。杜兰特并未抱怨这些,这些事没发生在他身上,但他都记住了。
  “联盟里没有忠诚这回事,他能看到很多所谓的不忠诚,这是这项运动中最被低估的事。人们呼唤球员忠诚,但他们不指望从老板那里获得忠诚,因为他们是给球队发工资的。我年轻的时候还挺认同这个观点,现在想想非常可笑。”
  作为联盟里最有亲和力的明星之一,在俄城的八年经历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杜兰特。在勇士训练馆看到熟脸,他会停下来打招呼,要是陌生人上前,他会先自我介绍一番。在被问到在勇士冠军之旅中最值得铭记的回忆时,他举出了在丹佛的季前赛第一次跟新队友吃饭,大家坐下来互相了解。以及在他们锁定冠军的前夜,他们在库里家里研读圣经。
  “整个赛季我们有研读过几次圣经,不过在那个特别的时刻,我本来并没有想去那里。”杜兰特说,“我只是觉得不管是作为队友还是朋友,都能让我们更亲近。能跟斯蒂芬一起经历这全部的旅程,感觉非常棒。”
  杜兰特对篮球之外的东西没太讲究,他准备比赛的行头基本就是T恤、帽衫、运动裤和球鞋。库里曾劝杜兰特为比赛好好打扮自己一下,得到的回应是:“为什么?我就是去打球啊。”
  在杜兰特离开前,他在俄城比威斯布鲁克更受欢迎——后者已经跟雷霆以五年2.05亿美元续约,签下NBA历史上金额最大的合同。
  威少身上有很多让人尊敬的地方,但是他咄咄逼人的态度和时尚达人的风格并不像和俄城相符。而且,他在社交媒体上也并不活跃。杜兰特的外在举止更融入当地,他彬彬有礼,谦逊而勤奋,在推特上积极有粉丝互动,告诉他们防守勒布朗是怎样的体验,怎么防挡拆效果最好。他说:“我还想给球迷分享这些,因为篮球本该就是这样。我想教那些可能只有10或11岁的孩子打篮球,我不介意跟他们分享‘在总决赛中投中制胜一球是怎样的体验’。这是身处这样的平台之上的好处,你能够让所有人热爱比赛。”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杜兰特的离开让俄城球迷如此失望的原因,哪怕八年来他留在那里的回忆有些事鲜为人知的,比如他帮助雷霆的装备经理准备向他的女友求婚,总喜欢和球队的球员发展部经理唐尼·斯塔克聊天,成为球队前助教布莱恩·基夫女儿的教父。
  “这些记忆将永远存在,这些比一个冠军更重要。我和我的家人不会抹去在在俄城这八年的回忆,华盛顿(家乡)和俄城是我呆过最长时间的地方。我过去是俄城人,现在还是,蓝色将永远融入我的血液里。这个地方养育了我,这里有永远支持你的人。”杜兰特说。
  不过就像年轻人的人生轨迹一样,他们看能要去上别的城市读大学,或者去别的城市找工作,他要为自己做决定。杜兰特也做出了他觉得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哪怕人们觉得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冠军。
  “从小到大,我从未想过当冠军。”杜兰特说,“抱歉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只想成为最好的球员。但进入联盟我就开始有拿冠军的念头了,‘冠军应该是我下一个目标了吗?好,让我们为此而战吧’。我违背了自己打球的初衷,就是因为我一直在听这些外界的声音。2012年打进总决赛后,总冠军归属成为惟一的话题。赛季第一周,你就要考虑这些,失败几乎是注定的,因为你根本顾不了那么远。在这种环境里,我只能放松、深呼吸,我得专注于每天磨炼技术,来度过每一天。”
  即使已经捧起奥布莱恩杯,杜兰特也不认为他会改变自己一贯的看法。
  “我也是人,我不担心在公众面前表露自己的心声。”杜兰特说,“我是个很实诚的人,我不是超人也不想当超人,我知道在一些事情上我很情绪化,但我能做得就是和队友、教练之间敞开心扉,我不会把事情私人化。”
  杜兰特现在感觉过得很舒服,不管你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他都处在自己职业生涯中最好的阶段。

目录

目录排序

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24期)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24期)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