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妖女

精豆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011 大少江涵秋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至深冬,年前接了两趟不大重的镖,分别交给了江涵雁与江涵初了,倒是江涵影,因为二月初六就要成亲了,一直在家中准备婚事。江涵飞依旧四处闲逛,安心当他的败家子。
  这天已是正月初六了,江涵影一整天没见江涵飞,派人去了他常去的赌坊茶馆遍寻不着,还当他是去寻了大哥,便来了江涵秋的院子找他。
  大雪已下了一天一夜,今早天终于放晴了,小院中积满了雪,足有四指深,像是给小院铺上了一条洁白的毯子,雪面极平整,连一个脚印都没有。朝阳初升,放射出柔柔的光芒,照着这平整的雪毯,也照着屋子前的一棵梅树。
  梅树上结满了红红的花苞,只是大多给白雪覆盖住了,也不知开了没有。
  廊檐下,白衣青年坐在一张铺着羊毛毯子的椅子上,痴痴地望着那一树红梅。从他那个角度看去,正能看到白雪下露出的点点花苞。
  青年长得很是英俊,两道浓浓的剑眉斜飞入鬓,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悬胆鼻下,两片略薄的唇微微抿着,衬着一身白衣,更显得潇洒犹如临风玉树,看来似乎有些出离凡尘的飘渺之感,脸上带着平静的笑,目中却显出一片痛苦之色,在一片超然于十丈软红之外的谪仙气质中多了几分令人心碎的忧郁。
  许久许久,屋里出来一个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小姑娘,柔柔说道:“大少,天冷,回屋吧。”
  青年沉默不语,半晌,轻声说道:“剑眉,去将我的琴拿来。”
  “大少,回房弹吧,廊下风紧,小心身子。”剑眉的确长着两道浓浓的剑眉,此刻这两道剑眉微微皱了起来,这几年大少越来越沉默了,不但搬出了”五少园”,还总是一个人愣愣地出神,痴痴地望着院子里那棵梅树,一坐就是一整天,就连平素最疼爱的五少来了他也没心思与之笑闹了。
  “去吧,不妨事。”白衣人淡漠的语声如同他身上那一袭白衣一般清冷。
  剑眉撇撇嘴,眼中浮现出深深的担忧,终是柔顺地转身进屋捧出那架焦尾古琴。
  柔和的琴声流散开来,在小院中飘飘荡荡,琴声清冷,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颓然之意,似又隐含着无限郁结苦闷,让人忍不住伤感起来。剑眉眼中担忧之色更浓,六年了,自从六年前莫名其妙双膝以下没了知觉,双腿就此废了,素来沉稳的大少便日渐消沉起来。
  今日已是正月初六,刚刚过完新年,再有一个月,家中就要发生一件大事了。一件大喜事。
  江二少与舒家姑娘的婚礼定在了二月初六。这本该在三年前就举行的婚礼,因着祖父离世而被推迟了三年。
  该高兴的,江涵秋苦笑,二弟已二十六岁,早该完婚了。再说二弟英挺俊朗,舒家姑娘温柔美丽,二人实在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只是心中却是抑制不住的苦涩……
  江涵秋低声道:“剑眉,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剑眉担忧地看着他,看着这个原本英俊、而今憔悴,原本洒脱、而今消沉、原本明朗、而今忧郁的青年,这本是江家最有希望最有灵气的年轻人,却因为双腿残废而沧桑颓然。剑眉一双圆圆的眼睛中担忧之色像是要溢出来一般,终于垂首退了开去。
  江涵秋从怀中摸出一条帕子,一条绣着一枝红梅的洁白的帕子,面前浮现出一张美丽的脸庞。只是,这美丽的脸庞不属于他,这是他二弟即将过门的妻,他的二弟妹。
  江涵秋转动着椅子上的两个大木轮,”吱吱呀呀”的顺着斜坡下去,在雪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印痕。江涵秋用手臂撑在椅子扶手上,慢慢将身子撑起来,将自己放在梅树下坐着,然后在树下挖了一个坑,将那帕子埋了进去,盖上土,再用雪掩起来,慢慢地爬上椅子,转动木轮,在一阵”吱呀”声中进了房间。
  他已是残废之人,便是舒姑娘未许给二弟,他也不能误了人家大好青春。
  “三少四少不在家中,二少近日忙着筹备婚事,五少一定闲得发闷了吧,剑眉,去请五少来说说话。”江涵秋淡淡吩咐,目中痛苦之色已敛去不少,那个娴静美好的女子应该幸福,他既然给不起,又何苦自苦?能亲眼见到她平安喜乐便已足够,他不该再有别的想望了。
  “五少又淘气了,叫二少给禁足了。”剑眉看他主动请五少来玩耍,心中十分高兴,掩着小嘴”咯咯”娇笑道,”这次是因为同二少吵了几句嘴,一怒之下,将二少收藏的米芾真迹拿去卖钱还赌债了。”
  “这孩子啊!真不愧是咱江家的小霸王!”江涵秋轻笑,这个五少啊,最是让人头疼,都不知道被二弟关进了柴房多少次,硬是死性不改,屡屡去招惹他。
  “大少不知道,背地里二少三少都称五少作螃蟹呢!”
  “螃蟹?”江涵秋淡淡笑道,”倒也贴切。”
  “三少都恼得要将五少给蒸了下酒呢!”
  “哦?为何?三少不是去了汾州吗?五少哪里惹得着他?”江涵秋挑眉看着剑眉,颇觉有趣,五少恶行累累,他早已见怪不怪了,只是不知道五少又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能让三少说此气话。
  剑眉笑道:“上次五少将三少的蛐蛐喂了斗鸡,又将斗鸡宰了下酒,还请了四少一同吃,吃完了才告诉三少,气得三少一晚上没睡着觉哪!”
  “这孩子,真难为三少那么暴躁的性子能忍住没动手。”江涵秋摇头苦笑,从前五少小时,他可也没少受折腾。
  “还有四少呢,四少被整得更惨!”剑眉笑得很是欢快,”四少去蜀地前几日,五少将他灌醉了,把四少的头发结了百来条小辫子,东挽西扭,还插了一头菊花。”
  “这……这可真是‘菊花须插满头归’了。”江涵秋笑着摇摇头,江家小霸王果然不是叫着玩的,看来五少对他是特别照顾了。
  “五少也是这么说的,还给四少画了像,将画像藏起来要挟他呢!”
  “看来五少对我还是手下留情了,没将我怎样。”江涵秋笑叹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大少,有一件事,剑眉一直没敢跟你说。”剑眉低头犹豫半晌,终于小声说道:“你梅树下那坛埋了八年的竹叶青,叫五少给偷了去请四少吃斗鸡了。”
  “这家伙!我还说呢,怎么就我那么好运气,他们三个都遭了秧,就我一个人太平无事!”江涵秋哭笑不得,摇头笑骂道,”这只螃蟹果然六亲不认!真是该蒸了下酒!”

目录

目录排序

窈窕妖女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窈窕妖女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