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外集拾遗补编

鲁迅

0阅点/本

已 购 买

手机扫描阅读

第16部分

  鲁迅启事
  《民众文艺》稿件,有一部份经我看过,已在第十四期声明。现因自己事繁,无暇细读,并将一部份的“校阅”,亦已停止,自第十七期起,即不负任何责任。
  四月十四日。
  莽原出版预告
  本报原有之《图画周刊》(第五种),现在团体解散,不能继续出版,故另刊一种,是为《莽原》。闻其内容大概是思想及文艺之类,文字则或撰述,或翻译,或稗贩,或窃取,来日之事,无从预知。但总期率性而言,凭心立论,忠于现世,望彼将来云。由鲁迅先生编辑,于本星期五出版。以后每星期五随《京报》附送一张,即为《京报》第五种周刊。
  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
  溯本校不安之状,盖已半载有余,时有隐显,以至现在,其间亦未见学校当局有所反省,竭诚处理,使之消弭,迨五月七日校内讲演时,学生劝校长杨荫榆先生退席后,杨先生乃于饭馆召集教员若干燕饮,继即以评议部名义,将学生自治会职员六人(文预科四人理预科一人国文系一人)揭示开除,由是全校然,有坚拒杨先生长校之事变,而杨先生亦遂遍送感言,又驰书学生家属,其文甚繁,第观其已经公表者,则大概谆谆以品学二字立言,使不谙此事始末者见之,一若此次风潮,为校长整饬风纪之所致,然品性学业,皆有可征,六人学业,俱非不良,至于品性一端,平素尤绝无惩戒记过之迹,以此与开除并论,而又若离若合,殊有混淆黑白之嫌,况六人俱为自治会职员,倘非长才,众人何由公举,不满于校长者倘非公意,则开除之后,全校何至然?所罚果当其罪,则本系之两主任何至事前并不与闻,继遂相率引退,可知公论尚在人心,曲直早经显见,偏私谬戾之举,究非空言曲说所能掩饰也,同人忝为教员,因知大概,义难默尔,敢布区区,惟关心教育者察焉。
  马裕藻,沈尹默,周树人,李泰,钱玄同,沈兼士,周作人。
  编者附白
  《莽原》所要讨论的,其实并不重在这一类问题。前回登那两篇文章的缘故,倒在无处可登,所以偏要给他登出。但因此又不得不登了相关的陈先生的信,作一个结束。这回的两篇,是作者见了《现代评论》的答复,而未见《莽原》的短信的时候所做的,从上海寄到北京,却又在陈先生的信已经发表之后了,但其实还是未结束前的话。因此,我要请章周二先生原谅:我便于词句间换了几字,并且将《附白》除去了。大概二位看到短信之后,便不至于以我为太专断的罢。
  六月一日。
  敏捷的译者附记
  鲁迅附记:微吉罗就是Virgilius,诃累错是Horatius。“吾家”彦弟从Esperanto译出,所以煞尾的音和原文两样,特为声明,以备查字典者的参考。
  正误
  第十期《莽原》上错字颇多,实在对不起读者。现在择较为重要的作一点正误,将错的写在前面,改正的放在括弧内,以省纸面。不过稿子都已不在手头,所以所改正的也许与原稿偶有不合;这又是对不起作者的。至于可以意会的错字和标点符号只好省略了。第十一期上也有一点,就顺便附在后面。七月三日,编辑者。
  第十期
  《弦上》:
  诗了(诗人了)
  为聪明人将要(为聪明人,聪明人将要)
  基旁(道旁)
  《铁栅之外》:
  生观(人生观)
  像是(就是)
  刺刃(刺刀)
  什么?感化(什么感化?)
  窥了了(窥见了)
  完得(觉得)
  即将(即时)
  集!(集合)
  《长夜》:
  猪蓄(潴蓄)
  《死女人的秘密》:
  那过(那边)
  奶干草(干草)
  狂飚过是(狂飚过去)
  那么爱道(那么爱过)
  那些住(那些信)
  正老家庭的书棹单,出的(正如老家庭的书棹里拿出的)
  如带一封(如一封)
  术儒(木偶)
  《去年六月的闲话》:
  六日,日记(六月的日记)
  《补白》:
  早怯(卑怯)
  有战(有箭)
  很牙(狼牙)
  打人脑袋(打人脑袋的)
  不觉事(不觉得)
  第十一期
  《内幕之一部》:
  中人的(中国人的)
  枪死鬼(抢死鬼)
  《短信》:
  近于流(近于硫)
  下为(为)
  为崇(尊崇)
  本刊小信
  古兑先生:来稿对于陈光尧先生《简字举例》的唯一的响应《关于简字举例所改大学经文中文字的讨论》,本来极想登载,但因为文中许多字体,为铅字所无,现刻又刻不好,所以只得割爱了。抱歉之至。
  勉之先生:来稿《牛歌》本来拟即登载,但因为所附《春牛图》是红纸底子,不能照相制版。想用日光褪色法,贴在记者玻璃窗上,连晒七天,毫无效果。现已决心用水一洗,看如何。万一连纸洗烂,那就不能登了。倘有白纸印的,请寄给一张。但怕未必有罢。
  三月二十一日。旅沪一记者谨启。
  附白:本刊前一本中的插图四种,题字全都错误,对于和本篇有关的诸位,实为抱歉。现在改正重印,附在卷端,请读者仍照前一本图目上所指定的页数,自行抽换为幸。
  编者。
  谨启
  诸位读者先生:
  《北新》第三卷第二号的插图,还是《美术史潮论》上的插图,那“罗兰珊:《女》”及“莱什:《朝餐》”,画和题目互错了,请自行改正,或心照。
  顺便还要附告几位先生们:著作“落伍”,翻译错误,是我的责任。其余如书籍缺页,定刊物后改换地址,邮购刊物回件和原单不符,某某殊为可恶之类,我都管不着的,希径与书店直接交涉为感。
  一月二十八日,鲁迅。
  开给许世瑛的书单
  顷见十月十八日《申报》上,有现代书局印行鲁迅等译《果树园》广告,末云:“鲁迅先生他从许多近代世界名作中,特地选出这样地六篇,印成第一辑,将来再印第二辑”云云。
  《果树园》系往年郁达夫先生编辑《大众文艺》时,译出揭载之作,又另有《农夫》一篇。此外我与现代书局毫无关系,更未曾为之选辑小说,而且也没有看过这“许多世界名作”。这一部书是别人选的。特此声明,以免掠美。
  毁灭和铁流的出版预告
  毁灭为法捷耶夫所作之名著,鲁迅译,除本文外,并有作者自传,藏原惟人和弗理契序文,译者跋语,及插图六幅,三色版作者画像一幅。售价一元二角,准于十一月卅日出版。
  铁流为绥拉菲摩维支所作之名著,批评家称为“史诗”,曹靖华译,除本文外,并有极详确之序文,注释,地图,及作者照相和三色版画像各一幅,笔迹一幅,书中主角照相两幅,三色版《铁流图》一幅。售价一元四角,准于十二月十日出版。
  无法汇款者,得以邮票代价,并不打扣,但请寄一角以下的邮票来。
  特价券以上二书曾各特印“特价券”四百枚,系为没有
  钱的读者起见,并无营业的推销作用在内,因此希望此种券尽为没有钱的读者所得。《毁灭》特价六角,《铁流》八角,外埠每种外加邮寄挂号费各一角,同时购二种者共一角五分。
  代售处上海北四川路底内山书店
  上海四马路五一二号文艺新闻社代理部(此二代售处,特价券均发生效力。)
  上海三闲书屋谨启
  《毁灭》和《铁流》原是鲁迅为上海神州国光社编辑的《现代文艺丛书》的两种,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压迫,书店不再承印。后来《毁灭》由大江书铺出版,但避用“鲁迅”这个名字,改署隋洛文,并删去了原有的序跋;因而鲁迅决定另行出版,用大江书铺的纸版,恢复原来署名,补入序跋,和《铁流》同以“三闲书屋”名义自费印行。
  三闲书屋校印书籍
  现在只有三种,但因为本书屋以一千现洋,三个有闲,虚心绍介诚实译作,重金礼聘校对老手,宁可折本关门,决不偷工减料,所以对于读者,虽无什么奖金,但也决不欺骗的。
  除《铁流》外,那二种是:
  毁灭作者法捷耶夫,是早有定评的小说作家,本书曾经鲁迅从日文本译出,登载月刊,读者赞为佳作。可惜月刊中途停印,书亦不完。现又参照德英两种译本,译成全书,并将上半改正,添译藏原惟人,茀理契序文,附以原书插画六幅,三色版印作者画像一张,亦可由此略窥新的艺术。不但所写的农民矿工以及知识阶级,皆栩栩如生,且多格言,汲之不尽,实在是新文学中的一个大炬火。全书三百十余页,实价大洋一元二角。
  士敏土之图这《士敏土》是革拉特珂夫的大作,中国早有译本;德国有名的青年木刻家凯尔·梅斐尔德曾作图画十幅,气象雄伟,旧艺术家无人可以比方。现据输入中国之唯一的原版印本,复制玻璃版,用中国夹层宣纸,影印二百五十部,大至尺余,神彩不爽。出版以后,已仅存百部,而几乎尽是德日两国人所购,中国读者只二十余人。出版者极希望中国也从速购置,售完后决不再版,而定价低廉,较原版画便宜至一百倍也。图十幅,序目两页,中国式装,实价大洋一元五角。
  代售处:内山书店
  (上海,北四川路底,施高塔路口。)
  三闲书屋印行文艺书籍
  敝书屋因为对于现在出版界的堕落和滑头,有些不满足,所以仗了三个有闲,一千资本,来认真绍介诚实的译作,有益卖主拿出钱来,拿了书去,没有意外的奖品,没有特别的花头,然而也不至于归根结蒂的上当。编辑并无名人挂名,校印却请老手动手。因为敝书屋是讲实在,不讲耍玩意儿的。现在已出的是:
  毁灭A.法捷耶夫作。是一部罗曼小说,叙述一百五十个袭击队员,其中有农民,有牧人,有矿工,有智识阶级,在西伯利亚和科尔却克军及日本军战斗,终至于只剩了十九人。
  描写战争的壮烈,大森林的风景,得未曾有。鲁迅曾从日文本译出,登载月刊,只有一半,而读者已称赞为佳作。今更据德英两种译本校改,并译成全文,上加作者自传,序文,末附后记,且有插画六幅,三色版作者画像一幅。道林纸精印,页数约三百页。实价大洋一元二角。
  铁流A.绥拉菲摩维支作。内叙一支像铁的奔流一般的民军,通过高山峻岭,和主力军相联合。路上所遇到的是强敌,是饥饿,是大风雨,是死。然而通过去了。意识分明,笔力坚锐,是一部纪念碑的作品,批评家多称之为“史诗”。现由曹靖华从原文译出,前后附有作者自传,论文,涅拉陀夫的长序和详注,作者特为中国译本而作的注解。卷首有三色版作者画像一幅,卷中有作者照相及笔迹各一幅,书中主角的照相两幅,地图一幅,三色版印法棱支画“铁流图”一幅。
  道林纸精印,页数三百四十页。实价大洋一元四角。
  士敏土之图革拉特珂夫的小说《士敏土》,中国早有译本,可以无须多说了。德国的青年艺术家梅斐尔德,就取这故事做了材料,刻成木版画十大幅,黑白相映,栩栩如生,而且简朴雄劲,决非描头画角的美术家所能望其项背。现从全中国只有一组之原版印本,用玻璃版复制二百五十部,版心大至一英尺余,用夹层宣纸印刷,中国式装。出版以来,在日本及德国,皆得佳评,今已仅存叁十本。每本实价大洋贰元。
  代售处:内山书店
  (上海北四川路底施高塔路口)
  〈铁流〉图特价告白
  当本书刚已装成的时候,才得译者来信并木刻《铁流》图像的原版印本,是终于找到这位版画大家Piskarev了。并承作者好意,不收画价,仅欲得中国纸张,以作印刷木刻之用。
  惜得到迟了一点,不及印入书中,现拟用锌版复制单片,计四小幅(其一已见于书面,但仍另印)为一套,于明年正月底出版,对于购读本书者,只收制印及纸费大洋一角。倘欲并看插图的读者,可届时持特价券至代售处购取。无券者每份售价二角二分,又将专为研究美术者印玻璃版本二百五十部。价未定。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八日,三闲书屋谨启。
  。
  更正
  编辑先生:
  二十一日《自由谈》的《批评家的批评家》第三段末行,“他没有一定的圈子”是“他须有一定的圈子”之误,乞予更正为幸。
  倪朔尔启。
  引玉集广告
  敝书屋搜集现代版画,已历数年,西欧重价名作,所得有限,而新俄单幅及插画木刻,则有一百余幅之多,皆用中国白纸换来,所费无几。且全系作者从原版手拓,与印入书中及锌版翻印者,有霄壤之别。今为答作者之盛情,供中国青年艺术家之参考起见,特选出五十九幅,嘱制版名手,用玻璃版精印,神采奕奕,殆可乱真,并加序跋,装成一册,定价低廉,近乎赔本,盖近来中国出版界之创举也。但册数无多,且不再版,购宜从速,庶免空回。上海北四川路底施高塔路十一号内山书店代售,函购须加邮费一角四分。
  三闲书屋谨白。
  木刻纪程告白
  一、本集为不定期刊,一年两本,或数年一本,或只有这一本。
  二、本集全仗国内木刻家协助,以作品印本见寄,拟选印者即由本社通知,借用原版。画之大小,以纸幅能容者为限。彩色及已照原样在他处发表者不收。
  三、本集入选之作,并无报酬,只每一幅各赠本集一册。
  四、本集因限于资力,只印一百二十本,除赠送作者及选印关系人外,以八十本发售,每本实价大洋一元正。
  五、代售及代收信件处,为:上海北四川路底内山书店。
  铁木艺术社谨告。
  给戏周刊编者的订正信
  编辑先生:
  《阿Q正传图》的木刻者,名铁耕,今天看见《戏》周刊上误印作“钱耕”,下次希给他改正为感。专此布达,即请
  撰安
  鲁迅上。
  十竹斋笺谱翻印说明
  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十二月,版画丛刊会假通县王孝慈先生藏本翻印。编者鲁迅,西谛;画者王荣麟;雕者左万川;印者崔毓生,岳海亭;经理其事者,北平荣宝斋也。纸墨良好,镌印精工,近时少见,明鉴者知之矣。
  俄罗斯的童话
  高尔基所做的大抵是小说和戏剧,谁也决不说他是童话作家,然而他偏偏要做童话。他所做的童话里,再三再四的教人不要忘记这是童话,然而又偏偏不大像童话。说是做给成人看的童话罢,那自然倒也可以的,然而又可恨做的太出色,太恶辣了。
  作者在地窖子里看了一批人,又伸出头来在地面上看了一批人,又伸进头去在沙龙里看了一批人,看得熟透了,都收在历来的创作里。这种童话里所写的却全不像真的人,所以也不像事实,然而这是呼吸,是痱子,是疮疽,都是人所必有的,或者是会有的。
  短短的十六篇,用漫画的笔法,写出了老俄国人的生态和病情,但又不只写出了老俄国人,所以这作品是世界的;就是我们中国人看起来,也往往会觉得他好像讲着周围的人物,或者简直自己的顶门上给扎了一大针。
  但是,要全愈的病人不辞热痛的针灸,要上进的读者也决不怕恶辣的书!
  给译文编者订正的信
  编辑先生:
  有一点关于误译和误排的,请给我订正一下:
  一、《译文》第二卷第一期的《表》里,我把Gannove译作“怪物”,后来觉得不妥,在单行本里,便据日本译本改作“头儿”。现在才知道都不对的,有一个朋友给我查出,说这是源出犹太的话,意思就是“偷儿”,或者译为上海通用话:
  贼骨头。
  二、第六期的《恋歌》里,“虽是我的宝贝”的“虽”字,是“谁”字之误。
  三、同篇的一切“檞”字,都是“槲”字之误;也有人译作“橡”,我因为发音易与制胶皮的“橡皮树”相混,所以避而不用,却不料又因形近。
  鲁迅。九月八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五年九月十六日《译文》月刊终刊号(总第十三号),原题《订正》。
  “三十年集”编目二种
  人海杂言
  1.坟300野草100呐喊250二六,〇〇〇〇
  2.彷徨250故事新编130朝华夕拾140热风120二五,五〇〇〇
  3.华盖集190华盖集续编263而已集215二五,〇〇〇〇荆天丛笔
  4.三闲集210二心集304南腔北调集251二八,〇〇〇〇
  5.伪自由书218准风月谈265集外集160二四,〇〇〇〇
  6.花边文学且介居杂文二集说林偶得
  7.中国小说史略372古小说钩沉上
  8.古小说钩沉下
  9.唐宋传奇集400小说旧闻钞160二二,〇〇〇〇
  10.两地书
  二
  一坟300呐喊250
  二彷徨250野草100朝华夕拾140故事新编130
  三热风120华盖集190华盖集续编260
  四而已集215三闲集210二心集304
  五南腔北调集250伪自由书218准风月谈265
  六花边文学且介居杂文且介居杂文二集
  七两地书集外集集外集拾遗
  八中国小说史略400小说旧闻钞160
  九古小说钩沉
  十起信三书唐宋传奇集
  死魂灵百图广告
  果戈理的《死魂灵》一书,早已成为世界文学的典型作品,各国均有译本。汉译本出,读书界因之受一震动,顿时风行,其魅力之大可见。此书原有插图三种,以阿庚所作的《死魂灵百图》为最有名,因其不尚夸张,一味写实,故为批评家所赞赏。惜久已绝版,虽由俄国收藏家视之,亦已为不易入手的珍籍。三闲书屋曾于去年获得一部,不欲自秘,商请文化生活出版社协助,全部用平面复写版精印,纸墨皆良。并收梭诃罗夫所作插画十二幅附于卷末,以集《死魂灵》画象之大成。读者于读译本时,并翻此册,则果戈理时代的俄国中流社会情状,历历如在目前,介绍名作兼及如此多数的插图,在中国实为空前之举。但只印一千本,且难再版,主意非在贸利,定价竭力从廉。精装本所用纸张极佳,故贵歪一倍,且只有一百五十本发售,是特供图书馆和佳本爱好者藏庋的,订购似乎尤应从速也。
  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出版说明
  一九三五年九月,三闲书屋据原拓本及艺术护卫社印本画帖,选中国宣纸,在北平用珂罗版印造版画各一百零三幅,一九三六年五月,在上海补印文字,装订成书。内四十本为赠送本,不发卖;三十本在外国,三十三本在中国出售,每本实价通用纸币三元二角正。
  第本。
  有人翻印功德无量
  海上述林上卷插图正误
  本书上卷插画正误——
  58页后“普列哈诺夫”系“拉法格”之误;96页后“我们的路”系“普列哈诺夫”之误;134页后“拉法格”系“我们的路”之误:
  特此订正,并表歉忱。
  戛剑生杂记
  行人于斜日将堕之时,暝色逼人,四顾满目非故乡之人,细聆满耳皆异乡之语,一念及家乡万里,老亲弱弟必时时相语,谓今当至某处矣,此时真觉柔肠欲断,涕不可仰。故予有句云:日暮客愁集,烟深人语喧。皆所身历,非托诸空言也。
  生鲈鱼与新粳米炊熟,鱼须砍小方块,去骨,加秋油,谓之鲈鱼饭。味甚鲜美,名极雅饬,可入林洪《山家清供》。
  夷人呼茶为梯,闽语也。闽人始贩茶至夷,故夷人效其语也。
  试烧酒法,以缸一只猛注酒于中,视其上面浮花,顷刻迸散净尽者为活酒,味佳,花浮水面不动者为死酒,味减。
  莳花杂志
  晚香玉本名土螺斯,出塞外,叶阔似吉祥草,花生穗间,每穗四五球,每球四五朵,色白,至夜尤香,形如喇叭,长寸余,瓣五六七不等,都中最盛。昔圣祖仁皇帝因其名俗,改赐今名。
  里低母斯,苔类也,取其汁为水,可染蓝色纸,遇酸水则变为红,遇硷水又复为蓝。其色变换不定,西人每以之试验化学。
  别诸弟三首庚子二月
  谋生无奈日奔驰,有弟偏教各别离。
  最是令人凄绝处,孤檠长夜雨来时。
  还家未久又离家,日暮新愁分外加。
  夹道万株杨柳树,望中都化断肠花。
  从来一别又经年,万里长风送客船。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莲蓬人
  芰裳荇带处仙乡,风定犹闻碧玉香。
  鹭影不来秋瑟瑟,苇花伴宿露瀼瀼。
  扫除腻粉呈风骨,褪却红衣学淡妆。
  好向濂溪称净植,莫随残叶堕寒塘!
  庚子送灶即事
  只鸡胶牙糖,典衣供瓣香。
  家中无长物,岂独少黄羊!
  祭书神文
  上章困敦之岁,贾子祭诗之夕,会稽戛剑生等谨以寒泉冷华,祀书神长恩,而缀之以俚词曰:
  今之夕兮除夕,香焰絪缊兮烛焰赤。钱神醉兮钱奴忙,君独何为兮守残籍?华筵开兮腊酒香,更点点兮夜长。人喧呼兮入醉乡,谁荐君兮一觞。绝交阿堵兮尚剩残书,把酒大呼兮君临我居。缃旗兮芸舆,挈脉望兮驾蠹鱼。寒泉兮菊菹,狂诵《离骚》分为君娱,君之来兮毋徐徐。君友漆妃兮管城侯,向笔海而啸傲兮,倚文冢以淹留。不妨导脉望而登仙兮,引蠹鱼之来游。俗丁伧父兮为君仇,勿使履阈兮增君羞。
  若弗听兮止以吴钩示之《丘》《索》兮棘其喉。令管城脱颖以出兮,使彼惙惙以心忧。宁召书癖兮来诗囚,君为我守兮乐未休。他年芹茂而樨香兮,购异籍以相酬。
  喻秋闱中式。
  别诸弟三首辛丑二月并跋
  梦魂常向故乡驰,始信人间苦别离。
  夜半倚床忆诸弟,残灯如豆月明时。
  日暮舟停老圃家,棘篱绕屋树交加。
  怅然回忆家乡乐,抱瓮何时共养花?
  春风容易送韶年,一棹烟波夜驶船。
  何事脊令偏傲我,时随帆顶过长天!
  仲弟次予去春留别元韵三章,即以送别,并索和。予每把笔,辄黯然而止。越十余日,客窗偶暇;潦草成句,即邮寄之。嗟乎!登楼陨涕,英雄未必忘家;执手消魂,兄弟竟居异地!深秋明月,照游子而更明;寒夜怨笳,遇羁人而增怨。此情此景,盖未有不悄然以悲者矣。
  惜花四律步湘州藏春园主人元韵
  鸟啼铃语梦常萦,闲立花阴盼嫩晴。
  怵目飞红随蝶舞,关心茸碧绕阶生。
  天于绝代偏多妒,时至将离倍有情。
  最是令人愁不解,四檐疏雨送秋声。
  剧怜常逐柳绵飘,金屋何时贮阿娇?
  微雨欲来勤插棘,熏风有意不鸣条。
  莫教夕照催长笛,且踏春阳过板桥。
  祗恐新秋归塞雁,兰艭载酒桨轻摇。
  细雨轻寒二月时,不缘红豆始相思。
  堕裀印屐增惆怅,插竹编篱好护持。
  慰我素心香袭袖,撩人蓝尾酒盈卮。
  奈何无赖春风至,深院荼蘼已满枝。
  繁英绕甸竞呈妍,叶底闲看蛱蝶眠。
  室外独留滋卉地,年来幸得养花天。
  文禽共惜春将去,秀野欣逢红欲然。
  戏仿唐宫护佳种,金铃轻绾赤阑边。
  题照赠仲弟
  会稽山下之平民,日出国中之游子,弘文学院之制服,铃木真一之摄影,二十余龄之青年,四月中旬之吉日,走五千余里之邮筒,达星杓仲弟之英盼。兄树人顿首。

目录

目录排序

集外集拾遗补编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集外集拾遗补编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