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3期)

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手机扫描阅读

勇壮之心

  


  凯文·杜兰特,他曾经是俄城球迷的最爱,更是所有NBA媒体记者眼中的乖乖仔。可自从披上勇士战袍以后,KD不仅成为全俄克拉荷马的公敌,对待记者们态度也变得冷若冰霜。面对这个奇怪的现象,ESPN资深篮球专家克里斯·海恩斯终于忍不住,他请KD面对面坐下来,一敞心扉……
  “在金州,我绝不会任由臭狗屎就这样泼在我身上!”
  海恩斯:凯文,到底是什么促使你改变对媒体态度的?
  杜兰特:嗯……我只是想忠于自己了。从某种角度说,我改变对媒体的态度,其实和来到奥克兰原因是一样的,不想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举个例子,如果我有话想说,就会毫无保留、掏心掏肺讲给你们听;但如果有什么争议事件,或一些不实的故事在流传,就只想澄清事实。舆论中总会有很多错误的狗屎,就那样任由它们泼在我身上?我可不答应。对,有时候你还不得不跟这些东西一起生存,但至少现在我明白了,根本不需要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好,不需要讨所有人欢心,更不需要让他们都认为我是完美的。
  海恩斯:所以,这就是你现在的选择?
  杜兰特:是的,我要努力做最真的自己,让孩子们看到我真实的样子,这才是最有意义的。我不是超人,更不是什么无坚不摧的硬汉,人生中也会犯很多错误。而我愿意让大家看到这些,知道我也会无助、没有安全感,一切都只为做最真的自己。
  海恩斯:那又怎么描述过去你跟媒体之间的关系?
  杜兰特:我想,应该是很棒吧,绝妙的、不可思议的、棒极了的,总之一切好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
  海恩斯:你是认真的?
  杜兰特:当然!毕竟,我进联盟也快十年了,过去一直跟记者们关系不错,还得过一次最受媒体欢迎球员奖。你可以去回看以前那些录像,听我说过的话,跟媒体,我们也有过很多意见不同的时刻,但只是意见不同而已。
  海恩斯:可……不记得具体是哪年了,反正一次全明星周末期间,你好像又跟记者们说过:他们屁都不懂。
  杜兰特:是啊!他们是不懂,远没有我了解篮球,了解NBA。这些家伙,他们真不应该跑到我跟前,来跟我说我的教练应该被炒鱿鱼这类的话。这就像,我现在对你讲,伊桑·斯特劳斯(另一位ESPN资深篮球专家)他不够好,应该被炒掉,是一样的道理。你听了这话,一定会挺伊桑的,对吧?
  海恩斯:(笑)我不否认,但伊桑确实是个靠谱的家伙,并不是每名记者都像他一样靠谱。
  杜兰特:所以啊,我肯定也会捍卫我身边的人。难道我不该挺自己的教练么?不该支持我的队友么?我觉得你们以后甚至都不必再问这样的问题。
  海恩斯:好吧。你还说过,记者不应该在季后赛期间,颁奖时有太大的权利。
  杜兰特:是的,我说过,你们也确实不该。
  海恩斯:等一下,可不久前你又说,我们应该有全明星投票权,因为长时间就围绕在联盟周围,看得见球员的一切。
  杜兰特:这不矛盾吧?现在全明星投票权被分化了,是好事,它没必要由某一部分人完全主宰。就球员来说,你们观察的距离、接触到的机会,比球迷是近多了、多多了,所以理应拥有投票权。只不过,在我们看来,你们了解的还是不够多。
  海恩斯:但至少今年季后赛期间,我们依然占据着100%的奖项投票比,你能不能拿MVP,还是我们说了算。
  杜兰特:(摊手)好吧……
  “在俄城,因为太年轻,所以不得不小心说话。”
  海恩斯:很显然,过去你在俄城,我们接触不像现在这样频繁。可能正因如此,每次去到那里的时候,都感觉你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杜兰特:你所说的“不太好相处”……指的是什么?
  海恩斯:走进内心。
  杜兰特: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海恩斯:以前确实不行啊,我们根本没法像现在这样谈话,面对面坐着,周围毫无压力,畅所欲言。
  杜兰特:那是俄城制定的接受采访规范,作为球队一员,我必须遵守。这么做的目的,显而易见,是希望能控制出产故事、减少争议话题,营造好的球队周边氛围。这个世界上,如臭狗屎一般的东西太多了,它围绕在一支年轻队伍周围,产生的负面影响比起一支成熟队伍肯定也更大。再举个例子吧,我并不是说这件事真实发生过,但如果你坐下来和杰里米·兰姆说:“嘿,兄弟,最近你都没什么球可打,这感觉如何?”然后他回答:“我希望能多一些有效出场时间。”要知道,除杰里米外,球队还有很多年轻人,都迫切需要上场时间,他们也会表达相同的意愿,这时你该怎样说?展现一样的态度,杰里米就会认为你在跟他对着干;展现不同的态度,其他人又会不悦。所以,一切还是要根据情况而定。效力俄城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都是支年轻的球队,队里很多20岁出头年轻人,你必须小心跟他们说话,否则结局很可能天差地别。
  海恩斯:但实际上,如果可以选择,你是愿意多说一点的,对么?
  杜兰特:是的,有些时候,我确实感觉肚子里憋了一大堆话。一开始我并不理解(这种做法),但渐渐地,知道很多分散注意力的事,它其实并不是真的,而年轻人就是容易被这些事情带偏。假如你所在的是一支身边有很多老将的球队,真的,就像我现在这样,便不必在意这些,想说什么就可以说,想做什么就可以做。可在俄城,这办不到。雷霆一直是支年轻的球队,加上处在更小的市场,管理层势必会更加小心翼翼控制和引导球队。
  海恩斯:你的意思,就是说那时不是不想和我们聊,也不是故意摆出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只是遵守球队规定,努力做个好球员、好领袖?
  杜兰特:算是吧,我也只是名球员而已,不能控制所有。
  “现如今,如愿以偿开诚布公,不过神秘还是要有点。”
  海恩斯:知道么凯文?很多同行都向我反映,来奥克兰后,虽然态度忽冷忽热,你却更愿意接受一对一专访,说更多话了。此前九年雷霆生涯,可以说这样的经历并不多,这也算是调整的一部分么?
  杜兰特:肯定算呀!现在,对我来说最轻松的就是,再不用过分在乎那些言论了,也不必担心它们会对身边人产生影响。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大家能更多看到我的内心,而不光是那些统计数据、赛场表现。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这样做,所以有时看上去我确实像个话痨。
  海恩斯:话痨?比德雷蒙德·格林的喋喋不休还要“痨”么?
  杜兰特:哈哈,德雷蒙德他只是爱讲话,这没毛病。对我来说,从14岁起就立志要进入NBA,我的教练早早便告诉我,作为职业球员,必须善于倾听,倾听其他球员的想法和意见。所以从被选中那天起,我就经常在网上点击各类球员名字,听他们发布会,看他们接受采访的视频。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传授经验,给那些还在高中和大学,同样立志将来要进入NBA的孩子们听。
  海恩斯:这是最原始的动机么?
  杜兰特:没错,我想要展现一名NBA球员的真实生活,而不是让大家以为我无所不能,是最刻苦的那个人,或是爱篮球爱到每天必须五点起、晚上八点才走,等等。当然,我知道这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意义,有些年轻人他们就是喜欢受到激励,可我还是要这样做。
  海恩斯:还有一条,在勇士队,无论球员教练也好,工作人员也罢,都一直跟媒体相处得非常愉快,雷蒙德·里德(副总经理)是我见过对待记者最友善的人之一,斯蒂芬·库里收到的采访请求更是络绎不绝。如今你也来到这个团队,在了解队友及管理层的行事风格后,想过要怎样更好处理与媒体之间关系么?
  杜兰特:从未想过。有些采访者他们总是居心叵测,听我讲话,目的只是为了编故事、制造纷争,我左右不了他人,能控制的只有自己。我会一直开诚布公,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就怎么说。尤其经历了上个休赛期后,我更加忠于自己内心了。
  海恩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现在的你,越来越注重一些实际的东西,过去几年我曾经追踪报道勒布朗,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杜兰特:这应该就是一种成长吧,其实我们都一直在成长。经历的事情多了,遇到的坎坷多了,自然就学会把事情集中在某些领域思考,通常都会得到最好的答案。
  海恩斯:最后一个问题,接受采访越来越多,敞开心扉也越来越多这段日子里,究竟感觉如何?未来,会让我们再见到个更加不一样的KD么?
  杜兰特:(耸耸肩),最后一个问题,我也再最后说一遍,无论感觉怎样,我都已经立志要做最真实的自己了。我渴望讲述真我,与此同时,又要把握好一个度,知道想留下的是什么,想放弃的又是什么。未来,我认为还是要保留一些神秘部分,不能把所有生活都展现出来,要留些空间给我自己、家人还有朋友。你说,这算更加不一样的KD么?

目录

目录排序

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3期)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当代体育·扣篮(2017年3期)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