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蛮神

更俗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9章 兽筵开席

  宗崖性子太梗直了,年少肚子里藏不住事,阿公宗崖才特地吩咐,帛书等事绝不能说给他听;更何况宗崖身后还有八九个跟班,他们肚子里更藏不住秘密。
  “就是,就是,你这几天都躲到哪里去了,宗崖说是你将狡兽拖回来。这么重的狡兽,我们五六个人才扛得动,你到底是怎么拖回来的?”跟在宗崖身后的少年们,都有好几天没见到陈寻了,这会儿都七嘴八舌的围过来问。
  回到寨子后,陈寻先是躺在窝棚里养伤,随后就从阿公宗图那里拿到帛书修练,确有三天没有跟寨子里的人怎么接触。
  他这会儿叫宗崖拽住,只要笑着诓他:“我的伤还没好,整天都还躺在床上睡觉啊,阿公大概是怕你拖着我到处乱窜吧……”
  宗崖打量了陈寻两眼,见他活蹦乱跳的,除了满身还需要一些日子才能消去的疤痕外,已经看不出他哪里还有受伤的样子。
  “你虽然没有修练蛮武,但身子比宗凌他们还要结实。宗凌胡吹他现在修练蛮武找到那一点感觉了,寨子前的石墩子也能抡开老远,满寨子就要找你掰腕子,想将上回输你的那把铁木弓赢回来——倒是找不到你的人。”
  宗凌是宗桑之子,与宗崖算堂兄弟——只是,乌蟒部族里没有这种说法——他二人与南獠之子南溪,算是乌蟒最杰出的三名少年。
  南溪此时则颇为冷淡,远远的站着一旁,抱臂看来,似乎对宗崖说宗凌修练蛮武“找到那一点感觉”,有所不屑。
  陈寻倒是惊奇。
  对蛮武来说,前期能不能将蛮魂战武练到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至关重要。
  唯有练到身与意合,才能开悟蛮魂,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像宗凌只有十二岁,就找到“那一点感觉”,也就意味着他离真正踏入蛮魂修练的门槛就差半步之遥,其天资不比宗崖还有略差半分。
  “怎么样,敢不敢比?”宗凌身材要略瘦小一些,睁着乌黑的眼珠子盯着不作声的陈寻,就怕他说个“不”字。
  陈寻苦笑:“我上回进山,不小心把那把铁木弓掉下山崖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除非你想将那把断成两截的铁木弓赢回去,不然我可找不到什么东西跟你赌!”
  “你可以拿长牙跟我赌!”宗凌年纪小,还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一两句话就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
  “长牙?”陈寻疑惑的看向宗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宗崖神秘兮兮的从随身兽皮囊里掏出两根长牙,正是狡兽那两根雪白透亮的獠牙,说道:“大家都说这两根长牙,是你应得之物,阿公叫我拿过来给你……”嘴里说着要给,但手抓住那两根獠牙甚是舍不得。
  狡兽在涂山之中,不知道逍遥快活了几百年,将要结成妖丹之际,遭雷击而死,周身却无一不是宝。
  这两根獠牙,敲之有金石之声,从深山里冲出来,不知道跟山沟深涧里的石木撞了多少回,竟然都没有一丝断纹,坚韧锋锐,不下绝世刀兵。
  蟒牙岭不产铜铁,好的精铁刀矛都是两三千里外的沧澜城传来。
  乌蟒部就算是中阶蛮武,都不能人手一把精铁刀矛,普通人更多的还是用石刃、木矛参加狩猎。
  宗崖手里有一柄青铜短剑,就叫寨中诸多蛮武少年眼馋不已。
  现在有两根比精铁刀矛倍加坚固、锋锐的狡兽长牙,也就难怪他们满寨子找他比掰手腕,满心想将这两根狡兽长牙赢回去了。
  见宗崖也恋物不舍,陈寻指着他腰间的青铜剑,说道:“你拿青铜剑,换我一根长牙。”
  听陈寻这么说,宗崖顿时就眉飞色舞,忙将扎在草绳腰带里的青铜短剑拔给陈寻,生怕陈寻下一刻反悔:“给你,阿公要问,你一定要说是你主动跟我换的。”
  陈寻将青铜短剑插在腰间,又将另一根狡兽长牙递给宗凌:“上回进山,我走得远些,才要你那把铁木弓防身,本想用过就还给你,不想掉下山崖断成两截。我现在掰手腕,比不过你,这根长牙算我赔给你的……”
  “真的?”宗凌又惊又喜,不那么肯定的看着陈寻。
  他心里又想,铁木弓是他输给陈寻的,男子汉就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将这根长牙赢过来,但是他又没有赢陈寻的十足把握……
  见宗凌满脸的纠结,陈寻哈哈一笑,转身不去理他。
  宗凌见陈寻这么轻易就将长牙给他,心里自然是喜不自禁,也慷慨的将系在腰间的兽皮囊解开,将他收罗的来“奇珍异宝”摊开陈寻看:“你有什么满意的,都拿走,算我换你的长牙。”
  “恁罗嗦,好像我是小气人。”陈寻故作不满的说道。
  宗崖也嘲笑宗凌:“就你一袋子破烂,真要换,阿寻能将长牙换给你?”
  宗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里待陈寻更觉亲近。
  这会儿南獠领人扛着一副巨大的骨骸从石殿里走出来,立马将众少年的心思吸引过去。
  雪白的蛇形骨骸盘成一团,就像块巨大的石磨,两个中阶蛮武拿木杠子抬着,看着都像颇为吃力的样子。
  “啊,阿公要将这副乌蟒骨骸与狡兽一起熬炼兽筵!”宗崖也吃惊着看着族人将这副乌蟒骸骨抬上土台,丢到铜鼎里。
  乌蟒部以蟒为圣物图腾,实则是石寨以西百里外有座蛇谷,黑蛇乌蟒是蛇中王者,剧毒无比。
  炼制乌蟒丹最重要的一味药,就是取自蛇谷的乌蟒蛇涎。
  陈寻在蛇谷见过十一二米长的乌蟒,就已经是硕大无朋,但看这副蛇骸要是展开来,怕是有二三十米长,暗想,这条乌蟒在死前,已经生长了多少年?
  陈寻心里乌蟒部这次怕要将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跟狡兽一起熬煮吧?
  这时候,巫公宗图换了一身灰白的粗麻衣衫,与寨中几名老人,从石殿里走出来登上祭台……
  随后,有十数族人将一盆盆鲜血淋漓的肉块,用大陶罐装着抬上火坛,倒到铜鼎中。
  陈寻也不清楚这是不是狡兽被肢解之后的肉跟筋骨。
  换了一身粗麻衣衫的巫公宗图,拿着那黢黑的骨杖,站在祭台前整理过衣冠,目光炯炯有神的扫过渐聚到广场上的乌蟒族人,哑着嗓子高声呼喝:“魂祭先蛮!”
  巫公宗图举步登上祭坛,南獠领着一队蛮武,或牵、或扛、或擒,带着各种各样的野兽猛禽,从人群外走过来。
  陈寻还没有见识过魂祭兽筵的情形,平时也没有跟他说这种事,但见这些野兽猛禽,有山猪、有青狼、有山狸、有豹獾、有虎雀、有山鹰、有赤顶鹳,南獠还亲自将一头四肢叫绳索绑得结结实实的蛮牛扛在肩上……
  陈寻心里想,不会宰杀后都要放到铜鼎里一起煮吧?
  铜鼎虽然巨大,但放入巨蟒骨骸,放入狡兽肉块,又放入无数的灵药异草,哪里还有多余的地方,将这些多的野兽猛禽都放进去熬煮?
  这些野兽猛禽,体形有大有小,但光一头蛮牛就有三四千斤重。
  蛮牛是种相对温顺的荒兽,但不意味着力大无穷的蛮牛就会任人宰害,只是四蹄拿绳索绑着,又叫南獠一手摁住硕大无朋的头颅,只能凄凉而无助的嘶吼。陈寻正猜测南獠他们会怎么处置这些野兽猛禽时,就见南獠领着诸蛮武,绕着祭坛,将肩背上的野兽猛禽放下来,围出一个巨大的祭祀兽圈。

目录

目录排序

大荒蛮神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大荒蛮神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