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蛮神

更俗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3章 认蛮为亲

  这叫陈寻心里更加欣喜:绝非凡种!
  仅此一头异兽,就抵得上寻常野兽千头万头!
  不过,陈寻瞅着巨大的乌鳞兽发愁。
  他抓起来乌鳞兽的前蹄往肩上扛,乌鳞兽在草滩上纹丝不动,用尽吃奶的力气,才在草滩上也拖出十来米远。
  天啊,他要怎么将这头乌鳞兽拖回去?
  野马溪沿岸已经出了乌蟒部的狩猎区,北岸聚族而居的黑山部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现在暴雨刚过,野马溪水势甚急、洪水漫灌,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黑山部的族人很快就会想办法渡过野马溪,到南岸来寻找那些从蟒牙岭深处,被洪水冲出来的好东西。
  西荒生存的诸多蛮荒部族,对暴雨山洪,从来都是又爱又恨。
  陈寻寻思片晌,当即就将狍羊塞药篓里背在身上,又拿出绳索扎住乌鳞兽的四蹄,推到水里,逆水往山口方向拖。
  陈寻想着将巨兽拖过山口,藏在那个隐蔽的石沟子里,然后回去再领乌蟒部的族人过来悄悄的抬走。
  陈寻身子像虾一样弓起来,手脚都扒实在地上,抓住山石,似乎每走出一步,都要将全身的力气榨干。
  心脏也像巨鼓擂动,几乎要从胸口跳出去。
  他就这么咬紧牙,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步子。
  待翻过洪水从山口泄下的石梁子,陈寻已经累得满嘴血腥,不仅浑身的力气都被榨干净,体内的器脏似乎也要给绞成碎片。
  陈寻将乌鳞兽往岸边拖,卡在石缝里不让洪水冲下去,吐一口唾沫,红艳艳都是鲜血。
  他勉强挣扎着,将药蒌子里的那块兽肉翻出来,囫囵吞枣的往肚子里吞食起来。
  陈寻倒不担心如此压榨自己的身体,事后会留下什么损伤。
  那滴魔血渗入体内后,他的身体就需要这种种接近崩溃的极限压榨,也因此才能开发出更大的潜能。
  这也是他三年琢磨出来,唯一能开发自己身体潜能的办法。
  身体在被压榨到极限之后,要想潜能得到开发、身体得到淬练,就一定要有足够的食物或者丹药来补充消耗,不然,身体会虚弱好几天才能慢慢的恢复。
  这是陈寻这三年来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这一次,四五斤重的烤兽肉吃下肚,还是不能弥补刚才的巨量消耗,身体深处传来的饥饿感没有得到半点缓解。
  陈寻将药篓子放下来,翻出清晨幸运采到的两株鱼阳草,折断半株衔在嘴里慢慢的嚼。
  草液苦涩,然而入喉就有药力化作丝丝暖流,直接从喉管往四骸血脉渗透,陈寻隐隐约约的都感觉到,周身气血在这一刻得到强化。
  陈寻心里想,难怪一株鱼阳草,能从那些大部族下来的行商手里换一件铁器,药力还真是够足啊。
  过了好一会儿,陈寻睁开眼睛,浑身上下在这一刻充满着澎湃汹涌的气力,暮色将至的四方山岭在眼前却变得更通透明亮,这说明他的视力也得到明显增加。
  陈寻沿着山洪汹涌的沟谷,往山里走了六七里,沟谷也转了两折,他的身体再一次被压榨到极限。
  这时候,天也完全黑了下来。
  乌云密布,看着又像是要下暴雨的样子。
  将异兽尸体拖到岸滩上,陈寻累趴在地,感觉骨架子都要散掉,满嘴血腥。
  随身携带的兽肉早就吃完,除了早先服下的鱼阳草,陈寻清晨采摘的其他药草都是寻常药物,大口吐到嘴里嚼食,也只能稍解饥渴。
  也管不着狍羊皮脂珍贵了,陈寻将药篓子里的那头狍羊翻出来,直接用石刀割下一小片肉塞嘴里。
  狍羊肉入口,除了鲜嫩异常之外,忍住血腥细嚼,血肉入喉竟然也有丝丝暖流产生,散入百骸。
  难怪这种温良的异兽,也被列为蛮荒异种之列。
  狍羊血肉中所含的生命精元,甚至不如鱼阳草差多少。
  天色漆黑一片,都看不到四五步外的石树,也不知道夜里会不会再下暴雨,拖着乌鳞兽沿山涧前行,会有太多不知的凶险。
  防止夜里山洪水势突然增加,将岸滩上的异兽冲走,陈寻将绳子的一头绑在一颗有两抱粗细的崖树上。
  临了,他自己也爬到树上,拿根绳子将自己绑在树桠上,想着就在这里过夜……
  这里离黑山部不远,是黑山部与乌蟒部中间的狩猎区,一般说来不会有特别强横的凶兽猛禽出现。
  也许最危险的,就是随时有可能借月色进山的黑山部族人。
  见天晴月现,陈寻不敢再停留,解开绳子就翻身下树,将乌鳞兽推入山涧,继续前行。
  山涧里的水势并没有稍减,但陈寻这次在深谷里走出十五六里,身体竟然还没有给压榨到极限。
  天色欲晓时,山谷间散着青滢莹的微光,陈寻拖着异兽巨尸,沿涧逆水前行,浑身筋肉像拉满弦的弓弦一般,绷得结结实实。
  乌鳞兽太沉重,陈寻经魔血淬练过的身体,即使有初阶蛮武的实力,每踏出一步也要榨尽身体里每一点滴的气力。
  故而他在每踏出一步,身体都本能调整身体的姿式。
  即使是最简单不过的拖行动作,也由陈寻不断的压榨身体的极限,也达到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
  这时候离黑石部的势力范围已远,再往前走十数里,就是乌蟒部的狩猎区,想到很快就能见到进山狩猎的乌蟒部族人,陈寻也是心生猎喜。
  却不想他心神一放松,入微境界不再,肩膀上就好像是陡然增加了好几百斤的重物,差点被拉一个踉跄。
  这会儿,山涧前方就有脚步声传来。
  过了片晌,见乌蟒部族人从丛林后走出来,陈寻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陈寻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等乌蟒部族人七手八脚的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解开来,他就四脚八叉的倒在岸滩上,像老牛一样喘着气,连脚趾头都无力再动弹一下。
  “你这一夜都跑哪里去了。”宗崖将黑色大弓搁在大腿,蹲下来看着遍体鳞伤的陈寻,“你怎么伤成这样子,是遇到黑山部的人了?”
  现在的陈寻连句话都没有力气说,亏得宗崖他们寻过来,不然都不知道有没有力气赶回寨子报信;现在看宗崖这张稚气未露、粗毛糙皮的大脸,尤其的亲切。
  他心里想:宗崖这张脸,怎么这么大啊?
  “是累的。”
  领头的黑脸巨汉走过来,看得出陈寻身上没有什么刀创箭伤,但能累成这样,也真是够可以的。他拿蒲扇大的老茧巴掌,轻轻的拍了拍陈寻的肩膀,瓮着声音说道,
  “你一人拖这么重的东西,走一夜没累死真算你命大。”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乌黑的药丸子,塞到陈寻的嘴里,叫他咽下去。
  乌黑药丸入口满嘴苦腥,但随即就是在口腔里化为津液,入喉药力化为滚滚热流散入百骸,血液都几乎要沸腾起来……
  药力比鱼阳草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陈寻能感觉到周身气力在迅速的恢复,暗感乌蟒丹真是好东西,没想到宗桑能对他这么慷慨,看来这一夜的辛苦值了。
  宗崖也诧异阿叔宗桑的慷慨,要知道当初阿公决定收留陈寻,阿叔是强烈反对的,即使现在不再坚持将陈寻从乌蟒部赶走,但对陈寻也没有太多的好脸色,没想到他这时竟然舍得拿乌蟒丹给陈寻治伤。
  寨子里像陈叔这样的上阶蛮武,一个月都未必能有一枚乌蟒丹分下来。
  乌鳞兽极沉,两人乌蟒部族人合力,才将异兽巨尸拖上岸滩。

目录

目录排序

大荒蛮神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大荒蛮神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