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冥王

猫眼看夸克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二十章 同舟共济,得妖兽血

  他这一动,马上无数的修者也纷纷行动了起来,一大团人影快速地靠近冰葵,那A级修者大声喝止,却毫无效果,最后没办法,A级修者也加入了争抢的阵营。而那地蜡王相当聪明,意识到这是可乘之机,那长长的脖颈突出池面,不断地猎取落在后面的修士。而前面的修士为了争夺冰葵,纷纷祭出法宝,使出神通,一时间鲜血四溅,残肢狂飞,就这一会儿时间,不知道陨落了多少修者。
  B级修者已经产生了可以出窍的元神,元神是指比较强大的灵魂体,可是就算再强大,也还是灵魂体。而C级以上修者的攻击,不管是法宝攻击还是神通攻击,都具有毁灭性的的力量,除非是提前离体,才能得以保存元神,得以不死,还有就是一旦受重伤,元神便不能离体了,只能被彻底杀掉。C级以上修者的攻击,如果将对方的身体毁掉,那么对方修炼的硬件就没有了,那么软件灵魂也就会一同被毁掉。在肉体毁掉的一瞬间,灵魂离体,接着被法术的强大灵压毁掉。
  所以,我们冥修就相当于是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并比死前拥有更高的寿命。这意味着我们和普通人一样,也会死掉。
  地球上人死了以后会被送到冥界,而冥界的人如果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地球上的人修炼到飞升,才会摆脱这种规律。
  我曾奇怪为何法术可以杀死人的肉体和灵魂,而普通人杀不死。大哥曾经给我解释过,他说法术神通是灵气契合精神力然后沟通天地元素形成的,而灵魂体的本质也是灵气,天地元气的一种,所以法术神通既可以毁灭身体,也可以毁灭精神。他还举了个例子,就是修者不用神通,直接将一个人拿普通的刀杀死或者用手掐死,他的灵魂还是会完好无损的。其实地球上并不是所有死掉的人都会到冥界的,比如被修者用神通杀死的人,再比如被大火烧死灵魂不能逃脱的人,还有就是被雷劈死的人也不能轮回,还有就是死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上的人,这样的人灵魂根本来不及逃脱或者传送走,就会被惊人的元素热量烧成虚无。也就是说,那些病死、出一般事故死(不是火灾)或者是被普通杀死的人轮回的机会更大。
  我正考虑要不要趟这趟浑水,若离却有气无力地对我说道:“大哥哥,世人只知道冰葵可以加快修炼速度,却不知道那地蜡的血效果更好,你要是能趁乱取点地蜡的血的话,也不枉此行了。”
  我见若离有些虚弱的样子,便问道:“若离,你怎么样?怎么一副虚弱的样子?”
  若离说:“大哥哥,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说完竟然睡去。
  富贵险中求,我明白这个道理。我仔细观察那地蜡王,发现它的皮那可不是一般厚,想要给他留下道伤口,谈何容易?
  眼下,我应该怎么做?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远处突然掠过一道黑影,那道黑影又折返回来,落在我的旁边。我一看,正是那漂亮的黑衣修士。
  黑衣修士皱了皱眉,祭出自己的宝剑上去就和地蜡王站到了一起,那剑砍在地蜡的身上,就像是砍在金刚石上一般,发出沉闷的声响,而那地蜡只是被击飞了一点点的灵气。
  那地蜡王见有人类修士居然敢攻击它,更是残暴起来,那巨大的蛇头更是紧咬着黑衣修士不放,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可是那黑衣修士却很是灵活,每次都是轻松躲过。
  地蜡王更加暴躁了,它张开腥盆大口,一道冰箭爆射而出。其实这妖兽是水灵根,只是这里的环境太过冰冷,所以水箭便被冻成了冰箭。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眨眼间黑衣修士便险象环生。他觑得一个机会,朝地蜡那独眼刺了过去,地蜡有些慌乱,急忙偏开自己的头,躲过这刺向它眼睛的一击。
  那黑衣修士头也不回说道:“他的要害在眼睛上,兄台请助我一臂之力,它的血我们两个人平分!”
  我左右并没有人,他很显然是说给我听的。
  到底帮不帮他?他的实力可是可以和九级妖兽抗衡的存在,就算不是A级修者,也是惊才艳艳的B级后期修者。要是我帮了他,他要全部的战利品该怎么办?
  这个黑衣修士的声音很清脆,不过绝不是娘娘腔的那种清脆,听着很好听,像是个姑娘的声音。这也让我对他很有好感。
  他奶奶的熊,老子不管了!说完我变一个水球击出,并直向地蜡王冲去。
  我们两人在这里联手对抗地蜡王,而众多的修士根本没有注意我们这边,他们正在那里你争我抢,越是靠近冰葵凶险程度越高,那镰刀男居然还没有死,他挥舞着大镰刀,并发射出一道道的雷剑,已经有十数低级修者死在了他的雷剑之下。
  那地蜡王见我们联手攻击它,更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喷出的水箭更加密集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吼的蛇。那黑衣修士估计是豁出去了,一剑比一剑凶狠,得地蜡王不得不停止对我的攻击,转而应付黑衣修者的攻击。
  “机会就是现在!你必须一击必中,不然让他逃了我们就亏了!”他提醒我道。
  根本就不用他提醒,我也知道如何做。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诡异动作跳上了地蜡王的头顶,它的头顶光滑无比,我脚下又全是冰渣雪沫,这一下站立不住,就要掉下去。
  在掉下去之前,我从戒指中拿出驭冰剑,在它的独眼上那么一划,便形成了一道深达数厘米的伤口。
  “吼”那地蜡王吃痛,居然在池面无规则地扭动了起来。整个池面的冰层都被它打碎,一时间冰屑充斥了整个空间。
  看着那在空中飘散的血花,我心急之下,急忙从戒指中拿出一个小瓶,装起了血液,一滴,两滴
  所谓一心不可二用,还有就是做人不可太贪,我这两条全占了,结果当然好不了。我被发狂的地蜡王身子抽了一下,像炮弹一样直飞出池面。
  那黑衣修士急速将我接住,只可惜力量太大,我面对着那黑衣修士直接趴在了冰面上。
  我感觉到喉咙里有一股腥甜,可是吐又吐不出,实在是难受极了。
  只是,这是什么感觉呢?我的左手放到了黑衣修士的胸膛上,怎么软绵绵的?不好,束胸带
  那黑衣修士满面潮红,分离将我推起,然后,“啪”的一下给我一个耳光。
  咕隆一声,我这下算是把这股腥甜压下去了,同时惊讶地看着黑衣修士,想不到人家居然是女儿身。
  正当我看着她时,天上飞起了漫天的冰点,有几个冰点落在了我们这里。
  “冰葵花子!”黑衣修士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将落在我们周围的冰葵花子全部捡了起来。
  黑衣修士说道:“把地蜡王的血分分。”
  那地蜡王在眼睛受伤之后,早就躲起来了,蛰伏在冰池下面一动也不敢动。
  我看了看右手握住的小瓶,刚才那险恶的情况下,我只收集了10毫升的血液。
  我说一人五毫升,她说没问题,然后就是我们的“分赃”时刻,她又给了我三颗冰葵花子,我没敢问她到底得到几颗。
  然后她就跟没事人似的,一句话也不说,转头就走。
  我还是忍不住问道:“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她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朱墨。”然后也不问我叫什么,就飞走了。
  我就卧了一个槽,这是什么意思?她居然不问我叫什么名字?难道我长得太丑?
  这妹子,哎,真是个怪人。
  我收拾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那些得到冰葵花子的修者都纷纷离开了,地上留下了无数的残肢断臂,鲜血已经将这附近的雪都给融化掉,露出了冰层,那冰层表面也是鲜红鲜红的。
  还有两名修者缠斗在一起,居然是那镰刀男和最开始说话的A级修者。镰刀男已经浑身伤痕了,而那A级修者却只是受了点小伤。
  A级修者说:“想不到你一个B级圆满修士,竟然能坚持这么久,我也不为难你,将你得到的冰葵花种子分一半给我,我放你走!”
  那镰刀男惨笑了几声:“凭什么?老子的宝贝是老子真刀真枪抢来的,为啥要送给你?奶奶的,要不是你这个搅屎棍子,我能一镰刀将那冰葵给劈开了吗?丢了那么多的宝贝,我何九天何曾吃过这种亏?”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A级修者要和他抢冰葵,最后这叫何九天的镰刀男不小心打碎了冰葵,造成人人有份。而实力强悍的何九天和这名A级修者就吃大亏了。
  我注意到,还有不少空间戒指散落在地上。据我猜测,应该是那些得到冰葵花子的人,唯恐自己的宝贝被别人抢走,所以赶紧溜了。
  这岂不是正好便宜了我吗?
  那A级修者一时半会儿还拿不下何九天,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发一笔。
  于是,在残肢断臂中,我开始搜寻无主的空间戒指。正当我捡的正欢时,那镰刀男猛然大吼一声,手执镰刀一下就落在我的面前,二话不说举起镰刀就给我一下。
  我就卧了一个槽,这是什么情况?为啥他要针对我?那A级修者却也追了上来,不过她的目标不是我,仍然是镰刀男何九天。
  我只好拔腿就逃,那何九天一边追一边骂骂咧咧:“狗日的,净坐渔翁了,我让你捡便宜!”
  看来这家伙有精神崩溃的前兆了,我也不答话,赶紧逃命。
  何九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终于被A级修者一脚踩在地上。我赶紧趁着这个机会逃得远远的。我不敢停,自己找了一条自认为最难走的方向一路狂奔,直逃了一天一夜才停下来,因为我不敢确定那A级冥修是不是也想要我的东西。
  我找了一处天然洞穴,决定先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再出去试试运气。按照若离的提示,我将地蜡王的血撒在地上,坐下修炼。

目录

目录排序

九界冥王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九界冥王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