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时代

家博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四章:极限训练3

  第四章:极限训练3
  微风拂过,吹得那泉水产生了阵阵涟漪,随即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
  又过了良久,程琼又让魏炎练了一番马步,与俯卧撑。
  日至头顶,程琼双目微合地说道:“去吃饭吧。”
  魏炎点了点头,便迈着疲惫的步伐奔了去。
  这一上午,魏炎好像第一次尝到了战胜自己那种刺激的感觉,那种打破极限的感觉,让小小的魏炎第一次学到了来自心灵深处的快感。他甚至有些期待这种感觉。
  无情给魏炎准备的午餐很是丰盛。鸡鸭鱼肉,皆是大补之品,对于魏炎此时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待匆忙吃完午饭,程琼又把魏炎叫到了温泉旁的训练场。
  一高一矮,两人就那么的站着。魏炎的双目中透射中丝丝疑惑之色,心里已然开始了活动“师父这是干什么,他怎么双目微合,这跟大哥修炼的场景有些相似啊,难道师父要教我如何修炼吗?可我这身子是修炼不得了……”想着想着,小魏炎不禁再次抬头瞧了眼程琼。
  良久,程琼才沉声说道:“炎儿,刚才你感觉到了什么?“
  这几个字程琼虽说的简单明了,可炎儿哪里有一丝感觉。要说有的话话,那只有疑惑。
  “炎儿没,没有什么感觉。“魏炎小脸通红吞吞吐吐地回道。
  程琼眼开双眼深吸了口气,瞅着炎儿沉声问道:“炎儿知道《易经》吗?“
  魏炎摇头示意。
  “《易经》中云,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极是指道理之极致,总天地万物之理。两仪指阴与阳。四象指少阳,太阳,少阴,太阴。八卦指干,坤,震,坎,艮(gen),巽(xun),离,兑。这八卦又可可生出六十四卦。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待程琼说完,魏炎双目如铜铃般地盯着他,显然是没有听懂。程琼并无责备之意,低声问道:“是不是没听懂啊?”
  魏炎听后点了点头。
  “没事,以后为师还会跟你慢慢讲解的。现在你把我这番话记下: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闾尾中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
  重复几遍之后,魏炎便将这几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一连几天下来,魏炎除了练习马步与俯卧撑外,还学习起了易经,渐渐地他似乎对《易经》里的世界也清淅了。
  在灵界大陆,有身份的人均是修真者,而那些地位低下,身份卑微之人只能从基本功练起,他们倾其一生也未必能像那些修真者一样,但当其一旦成为特级武士,便可凭借手上兵刃也可跟那些处于灵智期的修真者较量一番,如程琼。
  而兵刃又可分为上品,中品,下品之分,如果一个一级武士拥有了一件上品兵器便可与灵智期,神动期一拼上下!
  这一天午后,程琼,魏炎两人站在谷峰之下。
  程琼抬头望了望了那通向谷峰的石阶,这石阶数量至少得有五六千,常人就是走到顶峰也会累得大喘不止,更何况……
  “一会我在峰顶等你,记住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程琼冷冷地说道,根本没有给魏炎反驳的机会。
  魏炎抬头瞧了瞧那峰顶,这峰顶他独自并未上去过,每次上去都是父王命人送他上去,可今日程琼竟然让他独自上去,而且还只给了他一柱香的时间,这对于魏炎来说有若晴天霹雳一般。他先是一怔随即便把头低了下来,再然后便弯腰将鞋带重新系了一番。
  “准备好了吗?”程琼问道。
  魏炎抬头瞧了瞧远方,咬着牙齿低声回道:“好了。”
  “那开始吧”程琼冷声道,随即他便如履平地般飞速地向峰顶奔去。
  “一”
  “二”
  “三”
  “……”
  魏炎咬着牙向上艰难地迈进着,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住了般。魏炎大口地喘着气,汗珠如雨水般地向下流淌着。
  “怎么这石阶还不见头”想到这,魏炎再次抬起了那重如磐石的左脚。
  此时的他已经忘记这是第几阶了。
  天空平静如水,甚至在这一刻连微风都不再移动,魏炎感觉四周的空气仿佛被刹那抽干般,这种窒息的感觉让他不禁咳了几声。
  “不,我不能放弃。为了父王,我得坚持,再坚持。”蓦然地他身体之中又产生了一股无形的力气,这股力气从哪里而来,魏炎他自己也不知晓。
  魏炎双目一闪,光芒中带有几丝兴奋,这丝丝兴奋便是战胜自己极限之后产生的。
  “打败自己,超越极限……”
  离峰顶越来越近了,可魏炎那双腿好像僵硬了一般,再也不听他的使唤了,酸痛,发麻种种不适的感觉向他的心头刺去。
  终于这个在离谷峰还有一百多阶石阶时,他倒了下去。
  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刹那,程琼出现了。
  原来程琼生怕魏炎扛不住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才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当他瞧见魏炎一次次地打破极限时,不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么小的年纪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爬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师父炎儿让您失望了。”魏炎哽咽道。
  程琼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瞧着怀里这个孩子。
  ……
  转眼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魏炎的身体也壮实了许多。此时他扎马步的功夫已然有了大大的进步。做俯卧撑也可以用单臂了。那沙袋里的黄沙也在渐渐的在增加着,其间魏炎的抗打击力也一点一点地增强了。攀爬石阶的速度也在不断的提高着。
  半年中,魏炎不仅将易经的精髓学会了,另外还跟着程琼学了些兵法。
  半年时间,魏炎的个头也比先前高了许多。
  ^^^^^^^^^
  温泉旁的训练场上。
  程琼的语气依然冷若冰霜,“我教你的心法还记得吗?”
  “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闾尾中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魏炎应声回到,其熟练程度宛若拿着课本在读一般。
  “拳似流星眼似电,其关键便是快,准;要有一击打倒对方的爆发力,天下武功惟快不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此外拳还可变幻为爪,为掌,为刀……你明白吗?”程琼双目如冰一般地盯着炎儿冰道。
  “炎儿明白。”
  “腰如蛇形脚如钻,其关键是柔韧性与脚上的爆发力。脚可成刀,成棍,成鞭,成斧,成……”程琼一一地说道。
  “……”
  最后程琼总结性地说道:“所以以后你的任务更重了,今后那沙袋的数量还得增加,同时黄沙还需再多加些。”说着他把目光放到了东北方。
  魏炎顺着程琼的目光瞧去,只见那里放着一个圆球,魏炎眸光一闪,心里已然开始了琢磨。
  “去把它拿来。”程琼命令道。说着魏炎便大步奔了过去。拿到手中一瞧,魏炎才瞧见这是一个做工极巧的圆形球,至于是何材料做成他一时还无法判断。
  “给您师父。”魏炎双手将那球给递了去。
  程琼接过那球,随即向上一抛,大喝道:“炎儿你瞧好了。”
  只见他此时仿佛一个舞者,时而弯腰,时而后仰。那球从他的左手到右手,再用脚尖轻轻一踢便飞了上去,随即程琼向上一跃竟用头顶将那球给生生地接住了。随之那球便从头到背再到脚,有若游龙般在程琼的全身缭绕。
  此刻这球仿佛有磁性般紧紧地贴在程琼的衣衫之上,这一切均归源于身体的柔韧性与身材各部位的协调能力,另外还需以巧力击之,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于上青天。
  魏炎不禁被师父这舞姿给惊呆了,这场面简直太吸引他的眼神了。
  一番舞罢,程琼便将向球抛给了魏炎。
  魏炎瞧了眼程琼那目光便照着刚才他那姿势做了起来。
  抛球太简单了,接球似乎也是小菜一碟。可要想让这球在自己身上滚动自如,魏炎哪里能做到。
  呯的一声那球便脱离了魏炎的控制,落到了地上。
  “你要将这球与你的身子融为一体,那样它便不会掉下了。”程琼一字一字地说道。
  这几个字说得简单,魏炎也明白其意,可要把它转化成实际行动必须得下一番苦功不可。程琼之所以要这么做,那就是训练魏炎身子的柔韧性,同时也可提高其反应能力。
  第二天程琼又给魏炎做了个不倒翁,只不过这不倒翁的个头比魏炎还要高,远远地望去跟真人没什么两样。
  “这是干什么的?”魏炎的瞳孔里露出几分欣喜之情。
  “你给为师把它打倒在地。”程琼低声说道。
  魏炎一听不禁笑了,虽然这个怪东西个子比自己高一大截,可要想把它击倒在地那简直是小菜一碟。
  魏炎握紧了拳手,随即便用足了劲,随即便传来一声闷响,那不倒翁随即便平躺下去。
  “这一拳,必倒!”魏炎信心十足的瞧着,可随即他的脸色便变了,如若不是他躲闪得快,估计那一个反弹便击到了他的额头上。
  “这怎么可能?”魏炎惊呼道,随即他又是一番踢打,可那怪物还是毅然地再次站了起来。
  “师父,它,它”魏炎跑到程琼跟前讶然道。
  “此物名为不倒翁,其底部有半个实心球,无论你如何击打它,他都不会倒下。”听到这魏炎眼色中的不解顿时消散了许多,频频地点起了头。
  程琼来到那不倒翁前,道:“炎儿,你过来。”随即魏炎便跑了过去,程琼脸色一怔说道:“你用力击打它的同时,它也会给你同样的一个反力。”说着他便用手轻轻击了一下,只见那不倒翁倒下之后随之便又反弹起来。
  “炎儿,你瞧好了”程琼一声喝道。
  顿时程琼整个身子便向那不倒翁贴去。不,准备地说那已经与那不倒翁融为了一体了。
  程琼的身子顺着那不倒翁的倒下的方向来回地起伏着,渐渐地这节奏也加快了。
  当程琼再次站在魏炎身前时,魏炎不禁张大了嘴巴,目光之中充满了崇拜之情。
  如此这样又过了半年,此时魏炎已经十岁了。其间他各项都进步很快,似乎有着过人的天赋。身上的肌肉也凸出有致,呈现几乎完美的流线型,
  “炎儿,你过来。”
  “是,师父。”
  “为师能都教你的只有这么多了,剩下就靠你自己了。”
  “难道师父要”魏炎刚说到这要字,程琼便打断了他的话,道:“不错,为师要回军营了。炎儿你的毅力超乎常人,但你要记住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所以你一定要不断挑战,不断超越自己,只能这样方能能为一代武师。”
  “师父你放心,炎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这一刻魏炎的心情很是沉重,一年来虽然他过的生活很是疲劳,甚至有时候还怨恨过他,尽管每一次的训练他都是流着泪水坚持到最后,可一年下来他也学到了许多,明白了许多。
  程琼再次瞧了眼魏炎,道:“炎儿,为师把自己毕生所学的精华都写到了书上,那本书就放在你的枕头下。”说完程琼脸上露出了微笑。随即便猛然转身,大步流星地奔了出去。
  紧接着,魏炎便听到那尤兽的长啸之声。
  “原来师父也会笑。”魏炎自言道,随即双眼便模糊了起来。他明白,从这一刻起他将独自一人进行自我训练了。
  这才是一个刚开始,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
  魏王书房内
  “王爷”程琼在门外躬着身子低声说道。
  “程琼,你进来吧。”魏英没有抬头,坐在桌旁手里依然拿着本薄薄的古书。
  程琼站在一侧静静地等候着,依稀瞧见桌底下燃成灰烬的书信。
  良久,程琼眉宇间露出丝丝笑意,喃喃地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放下手中的古书,魏英抬头望向程琼,微微一笑道:“程琼,炎儿这一年来可有什么进步?”
  “王爷,三殿下他聪明过人,毅力更是让人惊叹。”程琼如实回道。
  魏英听后点了点头,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道:“炎儿如果成为特级武士,那得花多少年?”
  程琼略一迟疑,魏英便瞧了出来,遂命令般地说道:“但说无妨”
  “至少得十几年,并且这十几年当中还不能间断。这练武跟修真一个道理,必须持之以恒。”
  “十几年”魏英喃喃地重复了遍。
  “好了,你先下去吧。”魏英对着程琼说道。
  “属下告退。”程琼躬身道。
  房间内,只剩下魏英一人“十几年,本王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随即房内便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叹息声。

目录

目录排序

修仙时代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修仙时代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