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二十章 起点

  见到糟老头应承下来,周妈看向风尘:“小尘,你过来。”风尘应声走了过去。
  等到风尘走到自己面前,周妈探过头来,贴在风尘耳边,悄声说道:“孩子,娘以前给你织的衣服都别丢了,里面有些东西你拿好,对你出去以后,会有帮助的。”
  不提衣服的事情,风尘也就忘了,这一提起来,风尘才想起过去几年里,作为周妈角色的母亲,给自己编织的衣物,却被自己束之高阁,不由一阵羞愧,却没有表现出来。
  “有什么东西啊,娘?”风尘问道。周妈却不肯告诉风尘:“你自己看过就知道,也不是现在就能和你讲清楚的事情。”周妈不肯说,风尘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好吧,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别的事情么?”风尘确认道。却没想,周妈再次将风尘拥入怀中,轻声说道:“没有了,孩子,以后一个人生活,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么?”光是从抱着自己的力度,风尘就能够看出,在周妈,不,在自己娘心中,有多么不舍自己的离开。
  “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这里面,当然也包括了风尘从未见过的父亲,虽然母亲已经告诫过自己,不能够去寻找他们,可是风尘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又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呢?
  如果母亲是不愿意见到自己,那另当别论,风尘也没有兴趣热脸贴冷屁股。
  可是现在,从自己母亲的反应,风尘怎么也不认为,母亲心中其实不愿意和自己相见,只是因为某些深层次的原因,才这样做,而这也与自己从梦境里得到的信息吻合。
  周妈没有看出风尘心中想法,但糟老头却从风尘表情中,捕获到一些蛛丝马迹。
  糟老头不是多嘴的人,不会去揭穿风尘。单从个人角度来看,糟老头也是支持风尘的。周妈有苦衷,可糟老头并不觉得,苦衷这种东西,就能成为放弃的理由,这不公平。
  风尘和周妈继续聊了一会,直到周妈身体逐渐开始变淡,两人这才意识到,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孩子,时间不够了,再过一会,我的身体就会完全溃散,还有什么想说的话,想问的事情,就问吧,别等到以后。”想要掩盖自己的悲伤,可是言语间,却弥漫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忧伤,甚至连风尘都能够看到,那隐藏在周妈眼角深处的一抹不舍。
  最后做了一个决定,风尘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抱紧周妈,抱紧自己的母亲。
  似乎只要一松开手,母亲就会消失不见,可真正残酷的却是:就算手死死抱住,人却是一定会消失的。
  纵然万般不舍,风尘也只能感觉着手上的触感越来越轻,直到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
  当风尘的手中,只余空荡时,却依旧不肯放手。
  周妈消失前,最后一眼自然是看着风尘的,那么之前一眼呢?周妈看向了糟老头,没有用言语交流,只是用这种方法,拜托糟老头,在她离去后,能够代替她好好照顾风尘。
  糟老头默默的点了头,虽然之前已经这样做过一次,糟老头也不嫌麻烦,认真的回应了周妈。
  等到周妈彻底消失后,糟老头看着愣在原地的风尘,走了过去:“已经走了,就别在这里傻着了。”丝毫不顾及风尘心中的失落与难过。
  “你!”风尘刚要开口说话,却被糟老头打断:“看看周围吧,已经不再是你原来看到的那个模样了。”
  听到糟老头这样说,风尘一边在心中骂着糟老头,一边抬起了头。
  眼泪尚且没有拭去,风尘看着眼前完全不一样的场景,亦是生平第一次所见之景,久久不能平静。
  八座山已经消失不见,代替八座山出现的,却是连绵不断的树林,只是,这树林却与以前在八座山上那种树林不一样。
  或者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这连绵的树林,每一棵,都有着山一样的高度,几乎每一棵,都有着母树一半大小,由这样的树木组成,这样一片连绵的树林,单单这么看着,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触。
  “这些树,怎么会这么巨大?”风尘呆立许久,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个呆头呆脑的问题。
  “这种树算什么,这样的树,在这片森林里,只能算是小树而已,在这片区域,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它不存在的东西。”糟老头默默说出一句装逼的话来,叫风尘一阵无语。
  “得得,我没见识行了吧?”风尘在心中骂道,将视线收回,看向糟老头。
  无独有偶,糟老头也在这一刻看向了风尘,似乎预料到了某些可能性,单纯的想要看看,这个给他带来过不少惊喜的小子,接下来会做什么。
  但是结果却大大出乎了糟老头意料:几乎是转过身来没有迟疑一秒,风尘就这样跪在了糟老头面前,将头死死贴在地上。
  “哎,小子,你这是做什么?”糟老头没有反应过来,才让风尘跪了下去,连忙将风尘托起,惊奇道。
  无法抗拒这股无形的力量,风尘就这样被托了起来。
  看到自己被糟老头如此摆布,却没有丝毫反抗之力,风尘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请收我为徒。”
  简单明了的说法,让糟老头一阵好笑:这小子,也未免太现实了。
  本来,他就打算收风尘作为他的徒弟,作为救了他的报答,何况周妈也确确实实的拜托过自己了,收风尘为徒,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是风尘却因为不知情,搞出现在这一幕来,怎能让糟老头觉得不好笑呢?
  好笑归好笑,既然风尘自己主动要求,糟老头也乐于接受,要是风尘没有拜自己为师的想法,自己还得求着风尘,到时候姿态可就没有现在这样高了。
  既然这样,糟老头干脆刁难起风尘来:“收你为徒?”糟老头声调上扬了起来,颇有些尖酸和刻薄,让人印象很不好。
  听到糟老头这样回答,还是用这样的语气声调,风尘心下一沉,想要抬起头看糟老头的表情,却被糟老头用无形的力量死死压住:“既然有求于我,你不觉得你的姿态,应该放低点吗?想要抬头又是想怎样?”
  “该死,这个老家伙,不行不行,我得忍着。”风尘几乎要破口大骂,但是想到糟老头那神鬼莫测的能力,又想到自己的母亲,还是忍耐了下来。
  “请您收我为徒,做牛做马无以为报。”这种话风尘说的很少,因为没有人会和风尘详细讲这种东西,风尘也不会听得那么在意,只是知道,拜师一事,是需要向对方跪拜的,所以风尘一开始就很干脆的跪了下来。
  “做牛做马无以为报,哼!”糟老头内心早就笑成一团,表面上却依旧装的十分严肃,冷哼了一声,对风尘的说法表示不屑:“你就算做牛做马,又能做到什么?小子,不是我损你,你以为凭你,能为现在的我做什么,端茶送水么?”
  “这个老东西,过河拆桥倒是干得挺彻底的。”风尘强忍住抽出怒尘刀,将对方大卸八块的冲动,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现在可能不行,但只要您,”风尘还没说完,就被糟老头打断:“你是想说,只要我收你为徒,等你将来成长起来,就有能力报答我了?”
  风尘连连点头,表示这就是自己的意思。
  糟老头却破口大骂道:“荒谬,你说你成长起来,就能够成长起来?你知道你是不是修炼的料?你知道要到什么样的层次,才能有能力帮助我?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说什么?”
  一连串的质问,将风尘彻底问懵,被糟老头这样赤裸裸的瞧不起,风尘却可悲的发现,自己真如糟老头所说,对刚才糟老头提到的那些东西,一无所知。
  实力,不是光有一股拼劲,就可以的,最起码得有天赋,要是没有天赋,努力再多,也只是南辕北辙,走错路。
  风尘想就这样离开,被人如此羞辱,却还要死皮赖脸的贴着别人,从来就不是风尘会做的事情。
  可是眼下,为了那个目标,风尘就算是舍弃尊严,也绝对不能离开。
  “请您收我为徒!”这一次风尘没有再说其他的,只是一句话,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郑重。
  “也差不多了,再逼下去,这小子心里恐怕真的要恨死我了。”糟老头也不敢再继续玩下去,风尘的情绪已经被逼到一个极点,若是再给一点刺激,很有可能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那就不是糟老头想要看到的。
  “方才的问题,你不知道答案是不是?”糟老头问道,这一次语气是正常的,不再是那种听着,就让人想抽他一顿的讽刺语气。
  “这老家伙,怎么突然转性了?”风尘有些不适应糟老头突然转变的语调,却没有表现出来,连忙回答道:“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答案吧,”糟老头回答道:“你是不是修炼的料,虽然没有仔细看过,但是可以肯定,你的天赋适合修炼,而且至少是中上之姿,所以你是块修炼的料,而且还是相当不错的料。”
  还没等风尘从惊喜中反应过来,糟老头继续说了下去:“至于你要修炼到什么层次,才能帮到我,嗯,做个比喻吧,你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认识,这个世界的玄妙之处,就多少能够起到一点作用。”
  认识世界的玄妙,风尘不清楚这是怎样一个概念,但是怎么看,也应该很难。
  糟老头没等风尘反应,继续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能不能成长起来?这个我恐怕给不了你准确的答案,因为这完全得靠你自己努力,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知道,你明白了么?”
  回答完了三个问题,风尘也算是反应过来,恰巧这时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也消失不见,风尘抬起头来看向糟老头,却发现,这个在刚刚还贱得让自己想要砍了他的老家伙,此时竟然在笑,而且是小人得志的那种笑。
  风尘哪里还反应不过来,糟老头之前根本就是在玩自己,从他肯一字一句解释给自己听开始,风尘就几乎可以确定,糟老头是肯收自己为徒的,只是因为好玩,才故意整出这么多事情。
  想明白这一点,风尘心中顿时涌出了一股欲望和怒火,几乎想狠狠抽糟老头一顿,只是一开始那种怨恨与讨厌,却彻底消失了。
  “嗯,综上所述,我觉得收你为徒不算吃亏,所以从今天开始,你风尘,便算是老夫的徒弟了。”糟老头最后总结道。
  看到风尘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焰般,糟老头岔开话题道:“好了,你也别怪我刚才那样耍你,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你师父,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点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恩,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徒弟,老夫的名讳也该告诉你了。”
  为了堵住风尘的嘴,糟老头像连珠炮似的说了起来:“老夫姓陈,名字什么的早就已经忘记,反正你只要管我叫师父就好了,名字什么也不重要。”陈老头想要告诉风尘自己的名讳,却发现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只好打了个哈哈,蒙混过去了事。
  看到陈老头连自己的名字都给忘了,风尘在心中鄙视,却没有表现出来,问道:“师父,那我们现在应该去哪里?”
  比起陈老头的名字,风尘更关心接下来的行程。
  第一次走出村子,到外面的世界里去,风尘心中既有期待,也有着对未知的迷茫。
  “去哪里?你还想现在就离开这里么?”陈老头没有回答风尘,反问道。
  “不是现在就离开么?”风尘楞道,他还以为现在就要离开这里,正准备回自己那间孤零零的小屋子,将那些被刻意提到的衣物带上。
  “现在就出去,去哪找这么好的修炼场所?”陈老头解释道。
  “这里,就可以修炼么?”风尘对修炼一无所知,只能向陈老头询问道。
  “唉,算了,你也别管这么多了,听我的就是了。”似乎觉得和风尘解释会是一件十分伤神的事情,陈老头想了想还是算了,这般回答道。
  他当然不会告诉风尘,他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将从这里风尘带出去,因为破阵已经用去了他所有的力量,若是不好好休养几个月,是很难恢复过来的。
  故此,陈老头不得不选择在这里停留几个月,一来好好休养生息,恢复实力,二来也是给风尘打下修炼的基础。
  至于未来的事情,那还远着呢,无论将来风尘做出怎样的决定,作为师父的陈老头,都只会默默看着,绝对不会插手。
  而现在的风尘,并不知道,未来等着他的,究竟会是什么。
  他会在外面的世界遇上哪些人,发生哪些事,都只能让未来的他,来一一确认。
  至于现在,还是投身到修炼中,为将来打好基础吧。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