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九章 真相

  当阵法最后的防御,巨型守卫也被怒尘刀一刀捅穿,崩毁开来后,就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住怒尘刀的步伐
  庞然的身躯,在糟老头的攻击下,被轰碎成为无数的碎屑,飘散在空中,在五光十色的攻击倒映下,成为怒尘刀身后,那最美妙的,犹如钻石星辰一般的绚烂背景。
  怒尘刀注意不到这么多,眼前只有一个目标,那便是阵法的顶端,它所需要毁灭的地方。
  已经不会再有任何悬念,仿佛一架火箭升空,笔直且迅猛地射向天空。
  只是怒尘刀这架火箭,是注定无法前往到天空尽头的。
  一方面,如果不是风尘的主动命令,怒尘刀是绝对没有办法距离风尘太远的,这是血炼的必然结果。
  而另一方面,到不了天空尽头,也是因为在中途就有着阵法的阻拦,而怒尘刀本来的目的,也不过是打破这层障碍。
  阵法屏障并不会像守卫那般脆弱,就算是怒尘刀聚集于一点尖端的攻击,也不过能做到勉强的穿透过去,却无法全部通过,怒尘刀就这样尴尬的插在阵法屏障上,半把刀都已经探出,却有着半截刀身堵在阵里。
  尽管没有彻底捅穿阵法,就这样插在阵法上,也引得阵法剧烈扭曲。以怒尘刀为中心,阵法开始不规则的晃动。
  觉察到阵法的反应,为了让阵法崩溃得更加迅速,怒尘刀更是释放出大量火焰,向四周扩散,全面灼烧阵法。
  远远望去,已经彻底现出原形的阵法顶端,大块区域被火焰包裹着,而阵法整个都在呈剧烈的晃动,看起来,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有了先例,保险起见,糟老头先彻底检验了一遍,这是不是幻觉,当发现,睁开眼睛再次看到的画面没有任何改变时,糟老头松了一口气:这次总算是没有被阵法耍了。
  若这一次还是幻觉,糟老头真的是再也没有办法和斗志。
  本来就是被怒尘刀死死克制着,阵法在怒尘刀火焰炙烤下,并没有坚持多久。
  很快,火焰下的屏障,便被层层烧灼开,一道清晰的巨大裂口,随着屏障的逐渐崩溃,不断扩大蔓延着,仿佛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一刻,阵法终于被破开了。
  虽然开出这样一个口子,已经足以让糟老头和风尘离开这里了,但没有被阵法限制住的怒尘刀,却依旧没有放过整座阵法的意思。
  火焰继续扩散,由已经被灼烧干净的区域,逐渐蔓延到整个阵法。
  最终,整个阵法都曝露在怒尘刀火焰下,不断地炙烤,裂纹演变为崩溃。
  这样的一个过程,其实没有什么好注意的,因为阵法已经失去抵抗能力,怒尘刀所做的事情,更像是在鞭尸。
  糟老头不会去做类似的事情,却也不会去阻止,只是默然看着,内心有着些许感慨。
  虽然曾经困住他数年,但也正是因为这阵法困住他数年之久,心中才更有许多的感触。若不是他借助风尘的力量,甚至在最后关头,完全依靠了一把突如其来的刀,怕是这一辈子,都无法从这里离开。
  对于这样一座能束缚自己一生的阵法,糟老头在心中,还是十分尊崇的,或者说,对布下这座阵法的人,有着尊崇之情。
  相对于糟老头的感触,风尘更多的感慨,来自于一种家乡情怀。
  虽然明知道这里只是一座阵法,但也确实是风尘生活至今的地方。
  事实上,阵法除了迷惑了风尘外,并没有做出任何对风尘不利的事情来。
  只是,为了能出去,为了去寻找,风尘也只有毁灭这座阵法。
  最终,整座阵法便这样,在糟老头和风尘两人眼前,被怒尘刀的熊熊火焰,彻底灼烧干净,不留一丝痕迹,更没有丝毫的留恋。而眼前的环境,也变回最初风尘所见那样,没有阵法的景象,只是八座山的变化,却没有恢复原样,毕竟这是真实的,糟老头做出的改变。
  “不对,怎么会还是这样的景象?”阵法已经被破解,按照糟老头所想,应该是和村庄一样,恢复到正常模样,可现在,一点改变也没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怎么不对劲?”风尘却不明白个中缘由,一脸疑惑的看着糟老头。
  “这个阵法,似乎还没有被完全破除。”糟老头凝重道,却更让风尘迷惑。
  他知道,糟老头所说的阵法,就是那层屏障,可是已经被怒尘刀彻底摧毁,为何糟老头现在又这样说?
  “难道这也是,”风尘想说这也是幻觉吗,却被糟老头否定:“不是幻觉,应该是这阵法还有些东西残存,在影响着这一片的环境,没有彻底还原。”糟老头猜测道。
  忽然,感觉到一股陌生的气息靠近,糟老头斥道:“什么东西!”同时向来源看去,小心戒备对方。
  “周,周妈?!”看清楚来人后,风尘不由惊呼道。来者不是他人,正是本应该随着当初村民幻影,一同消失的周妈。
  糟老头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立刻就判断出对方的真实身份。
  “你是什么人留下的意识残念吧?”糟老头一语道出周妈的真实身份。
  “周妈,你不是幻象么?”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意识残念,但从糟老头的表情来看,周妈,似乎和那些所谓的幻象,不太一样。想到过去周妈对自己的关照,风尘心中有些触动,问道。
  “傻孩子。”只是慈爱的看着风尘,周妈没有回答风尘的问题。
  认识到这一点,风尘细细想来,过去的某些相处,其实也有些不对劲。
  整个阵法,如果都是阵法制造的幻象,按糟老头所说的,这些幻象会遵从风尘的意愿,从而达到迷惑风尘的目的。
  因此,那些过于亲密的接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而且幻象终究是幻象,还是根据风尘脑中想法,塑造的幻象,怎么也不可能,能够做到像周妈这样,哪怕风尘已经表现出很明显的不情愿,却依旧要主动接近风尘,各方面帮助照顾风尘的起居。
  这种明显违背幻象本职的存在,怎么也不可能是一尊幻象。
  而现在,一道意识残念,虽然风尘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想来应该是不同于幻象的存在。风尘因为不清楚意识是指得什么,还没有反应过来,糟老头却已经猜到了某些可能。
  “你是这小子的什么人?”糟老头直截了当的问道。在他的猜想中,阵法的布置者,多半就是风尘的亲人,那么能够在这座阵法中留下意识残念的,多半,也就是风尘的亲人。
  “我只是一道意识残念而已,算不上是小尘什么人。”周妈含糊其辞,似乎并不想说出来。糟老头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开来:“你就这样不告诉他,你不觉得对他来说,很不公平吗?”“很多事情,他不知道更好,知道的越多,就越难像现在这样了。”周妈看了一眼风尘,眼神中依旧是那样的慈爱,隐藏着丝丝不舍,回答的语气,却异常的坚定,不容置喙。
  风尘一阵无语,周妈和糟老头像是在打哑谜,虽然风尘全都听见了,却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那个,我说,你们能不能讲明白一点,我听得不是很懂。”风尘弱弱的发声了,回应风尘的,却是糟老头周妈的异口同声:“不行。”让风尘只能乖乖闭上嘴,继续听两人打哑谜。
  从头到尾听下来,风尘也只能领会到一个重点:周妈和糟老头在瞒着自己一件事情,糟老头想要告诉自己,周妈不愿意告诉自己。
  “周妈和我有什么关系么?”本来就有些怀疑对方身份的风尘,开始做出了猜想:倘若周妈不是幻象,而是意识残念什么的,是不是就代表,周妈几乎等同于是一个人,而且是知道自己来历的人,所以才会对自己那样照顾,甚至于在自己走出那一步时,也在身后推了自己一把。
  这一刻,风尘想起踏出村子时的那一幕。
  这样一想,好像就能够理解,糟老头和周妈那莫名其妙的对话:糟老头似乎已经猜出了周妈身份,想要告诉风尘,可是周妈却不愿意告诉风尘,想要隐瞒下去,理由却不清楚。
  “那她,是我什么人呢?”风尘继续思索,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人。
  “等下,我是不是忘了最重要的一个人?!”风尘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把某个最重要的存在,给遗忘了。
  “可是,从长相年龄来看,一点也不像啊?”顿时心烦意乱,又有点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几眼周妈,风尘又将这个想法否定了。
  如果真是他所猜想的那样,单从相貌来看,应该不会和自己相差这么大。
  这并不是美和丑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像,两个人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关系。
  更何况,自己虽然称呼周妈为周妈,可对方的年龄,光看上去,至少已经接近五十岁,算起来,也不太可能和自己是那种关系。
  正当风尘要全面否定这个猜想,准备朝别的方向思索时,糟老头的一句话,却让风尘彻底醒悟过来:“要不是你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形象,恐怕他早就该起疑心了吧?”虽然不知道糟老头这句话是怎么出现的,上下文又是什么,有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风尘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居然忘了,既然周妈和这个阵法有关系,那么改变自己的外貌,又会有多难?又怎么可以从长相和年龄来判断?
  风尘不会去怀疑糟老头说的话,毕竟糟老头没有理由骗自己。
  这也就意味着,周妈改变外貌这件事,就很有可能是事实。
  而要改变相貌的理由,风尘就只能想到一个:为了隐藏某些真相。
  “周妈,你,是我娘吧?”顾不上之前两人的呵斥,也不在乎是不是会被责骂,这一刻,风尘什么也不想管,糟老头的反应,周妈脸上的表情,包括将阵法破开后,悄然回到自己腰间的怒尘刀。
  只是一步一步地走到周妈面前,用清澈的眼眸,注视着周妈的眼睛,认真问道。
  “孩子,我,我。。。”面对糟老头的质问,周妈可以对答如流,可以稳如泰山,可以将一切矢口否认。
  但是,在面对风尘这样一个,极好掩饰的直球问题时,周妈却只有语无伦次。
  “周妈,哦,不对,娘,你是我娘吧?”眼睛突然有些泛酸,明明只是问个问题,甚至还是带着一些被欺骗的气愤,可是等到真正将话说出口时,风尘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仍旧没有回答风尘,但从周妈脸上的表情便可看出,在她心里,究竟是在怎样一种天人交战。
  风尘却不愿意给周妈更多时间,一步一步向周妈走进,一边走,一边问道:“娘,你能告诉我么,为什么你不愿意承认你是我娘?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长大,为什么你明明在我身边,却不愿意告诉我,你是我娘?”一连串的问题,更像是一种对心灵的攻击,或许风尘的问,只是一些宣泄,一种迷惑,却让已经无语伦次的周妈,内心受到了无尽的谴责。
  “好吧,我在这里长大的原因,我大概也知道,可是娘,这和你不和我相认,好像没有什么任何关系吧?还是说,你觉得这样看着我一个人,傻乎乎的长大,很好玩么?”情绪终于失控,甚至于风尘都有些不太理解自己,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
  多年的独居生活,本应让他的性格,变得较为沉稳,处变不惊,为何在这一刻,全都变成了泡沫,没有用?
  风尘不知道,他也根本无法控制住这一刻的自己,以至于,当最后一个问题问出来时,他根本无法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有多么的任性,又从多么深痛的角度,刺痛了周妈的心。
  是的,他并不知道,只是以几乎是在质问周妈的态度,类似于咆哮一般,发出了自己的疑问,却又像是怒吼。
  当问出这最后一个问题时,风尘,也已经走到周妈面前,似乎只要再轻轻的向前一步,就能够撞到周妈。
  可风尘却没有踏出这一步,停在原地,走在了言语的背后。
  泪水从眼眶中盈出,在风尘脸上划过两道水迹,滴落到地上,衣服上,消失不见。
  当风尘最后的问题,犹如赌气一般的问出时,按照正常人反应,本应该愤怒的周妈,却做出了非正常人,而是某个特殊角色的态度:将近在咫尺的风尘拥入怀中,就像是抱住一样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紧紧不肯放开。
  倘若周妈不是一道意识,此时此刻的风尘,一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肩头,正有一滴两滴的眼泪滴落,随着那颤抖的声音,触碰着自己稚嫩的肌肤:“孩子,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都是娘对不起你。”周妈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两个不是,一句对不起,一个拥抱,两行风尘看不见,感受不到的眼泪。
  “这种情形,我在这里好像有些不太合适啊。”看着拥抱在一起,哭成泪人的两位,糟老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背过身去,作为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老人,这种人世间的情感,虽然感人,却也很难引得糟老头落泪,只是多少有些感触,就这么一直看着,也觉得别扭。
  “孩子,你听娘的话,出去以后,想去哪就去哪,不要来找你爹和我,你不来,我们一家三口都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只是不能见面而已,可是你来了,就不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了,知道么?”一阵舐犊后,周妈的情绪也逐渐恢复正常,抚摸着犹如孩童一般,靠在自己怀里,似乎想要永远沉睡在这里,不愿醒来的风尘,止住了眼中的泪水,认真说道。
  风尘想要拒绝周妈,心头一动,却说道:“我知道了,娘。”
  看到风尘答应下来,周妈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乖孩子,这样就好,你不用知道太多,这天下这么大,能去的地方数之不尽,你多走走,多看看,总会找到你的归宿,娘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好好的活下去,这样就够了。”一边说着,一边将风尘揽得更紧了。
  只是周妈没有料到,就在这一刻,在风尘的心中,一颗小小的种子,已经悄然种下。
  过了一会,风尘和周妈总算是分开了,或许还有着浓浓的不舍,却也不可能永远的长久下去。
  周妈看向一旁的糟老头,此时依旧背对着两人,让出了一个温暖的空间。
  周妈开口道:“这位老前辈。”
  糟老头听到周妈叫他,转过身来,看向周妈:“什么事,这么客气,别告诉我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吧?”之前和周妈对话时,对方可没那么客气。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周妈要拜托自己的事情是什么:“你也不用这么客气,我说过,这小子是我的恩人,既然我把他从这里带出去,自然不会亏待他。”
  看到糟老头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周妈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用充满谢意的眼神,看向对方。只有风尘一脸疑惑着:两人这又是在打什么哑谜?猜不透糟老头和周妈在商量什么。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