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八章 刀的想法

  无数攻击朝怒尘刀落下,守卫们再次围住怒尘刀,使得风尘看不见怒尘刀的身影,但却从心底产生出一股情绪来,像是悲愤,又像是遗憾,似乎正是此刻怒尘刀的感受。
  “怎么会,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么?”风尘看着阵法顶端,数百名守卫人头涌动,挤在一块,面对这样的攻击,怒尘刀能够抵挡住么?似乎是抵挡不住的,不然为何怒尘刀会表现的如此悲愤遗憾,连这份不甘之情,都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了自己的主人?
  无论风尘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守卫将怒尘刀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不留一丝缝隙。
  而位于最靠近怒尘刀的位置,一些守卫甚至已经举起手中的屠刀,只待这一刀落下,怒尘刀就可能被彻底的摧毁。
  “要是我能够拥有力量,就不会这样了。”风尘死死攥着拳头,指甲甚至都已经陷入肉里,鲜血流了出来,却浑然不觉。
  虽然怒尘刀是自己的东西,风尘甚至可以感受到怒尘刀的情绪,却依旧无法就这样让怒尘刀代表风尘,风尘至始至终,还是什么也没有干,甚至可以说拖了很大的后腿。
  当然,这不是说风尘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至少眼前糟老头能够出来,就是拜风尘所赐,风尘完成了所有事情的基础。
  可放在此刻,风尘绝对不会去想这些,过去已经过去,哪怕只是一天,昨天也成了过去,风尘在乎的,只有现在,他什么也没有做到,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时间就在风尘不断地懊悔中过去了,虽然很短,却也足够让守卫们发起一段完整的攻击。
  刀无情的落下,不会因为风尘个人意愿就停留,落下的目标,也同样不会发生改变,笔直的朝着怒尘刀斩去。
  就算风尘看不见怒尘刀的样子,也能够看到守卫落刀的一幕,通过这些守卫的动作,在脑海中呈现出怒尘刀在守卫的攻击下,变成无数块碎片的模样。
  这一次,风尘闭上了眼睛,不敢不甘也不愿意去看这一幕。
  而就在风尘闭上眼这一刹那,忽然间,一股莫名的喜悦感袭来,让他吃了一惊。
  有了先前的经验,风尘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是怒尘刀的情绪,只是他无法理解,为何怒尘刀会感到喜悦?风尘不是很能形容出来,怒尘刀此刻所传递过来的喜悦之情,但却知道,那是那种劫后余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喜悦感,可现在,似乎并不太合适。
  “等等!”风尘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开眼睛看向阵法顶端。
  漫天的守卫并没有消失,依旧包围着怒尘刀,一眼望去,风尘还是看不见怒尘刀。而且,和之前相比,此时此刻想要看见怒尘刀,变得更加困难了。先前只是数百名守卫挡在风尘眼前,可现在,藤蔓,雷电,火舌,水龙,玄武小幻象,火球,以及各种射线乱飞,杂乱不堪。
  将军像一刀砍去,将包围着怒尘刀的守卫狠狠砍出一个缺口,雷兽的雷电应声而落,对准那缺口轰去。
  水缸粗细的雷电轰在缺口上,将碰触到的守卫直接轰碎开来,将缺口撕得更大。
  若说糟老头这些攻击力,哪样攻击最适合现在这种情况,当之无愧是藤蔓。
  继将军像和雷电之后,第三位便是藤蔓的攻击,附着熊熊火焰,上百根藤蔓挤了进来,将缺口彻底堵死。藤蔓凭靠着蛮力,死命往里钻,附着的火焰虽然不能对守卫造成实质性伤害,却能够起到干扰作用,使之不至于过早被守卫斩断。
  藤蔓带来不小麻烦,守卫们也开始采取行动,要将藤蔓尽数斩断,努力将这个缺口补上,可还没等守卫们开始对藤蔓进行攻击,其他干扰攻击也纷纷出现在守卫们面前。
  水龙火球毫不留情的冲撞着这些守卫,不让他们有余力对藤蔓进行攻击,而灵柱及黑白光柱,则对着守卫的右手扫射,为的就是让这些守卫吃痛,从而使武器脱离手中。
  至于那无数的小幻象,则在器灵玄武的帮助下,被送到了守卫们的手上,虽然没有办法造成伤害,却能够在守卫身上爬来爬去,卡在关节点上,缩成一个龟壳状,从而干扰守卫的行动。
  就算有那么些落网之鱼,甚至于刀已经落下,即将砍中藤蔓,也会被无形的弓箭命中刀身,强行使之偏离攻击轨道,随后立刻被其他攻击或是小幻象淹没,无法再有作为。
  “老家伙,你,”风尘看着这一切,虽然他仍然看不到怒尘刀现在的样子,而且包围并没有被完全突破,现在只是暂时占了上风,究竟怒尘刀会不会有事,谁也不知道,可风尘就是确信了一点:怒尘刀已经没事了。
  这是怒尘刀告诉风尘的,也是风尘心底的愿望,两者结合在一起爆发出的,是强烈的信念。苦战中的怒尘刀,感受到主人心中这股强烈的信念,虽然不可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力量,却在精神上给予了最好的补助。加上糟老头的援护,原本战意低落的怒尘刀,面对头顶上近在咫尺的大刀,在这一刻做出的抉择是:将所有火焰聚于一点,正面冲开巨型守卫的阻挡。
  这无疑是一步险棋,光是已经减弱的火焰,都不足以抵挡其他守卫的攻击,若是把所有火焰都集中在一点上,的确可以冲开巨型守卫的阻拦,可这样做的代价就是,除了这一点外,怒尘刀刀身其他所有地方,都将失去这唯一的防御手段,暴露在周围守卫面前。
  这个时候,只要有一名守卫被糟老头漏掉,攻击到怒尘刀,怒尘刀必毁无疑。
  为什么要走这样一步险棋,一方面是对糟老头的信任,相信他能够为自己争取足够时间,另一方面,怒尘刀毕竟只是一把刀,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只是有这样一种冲动,有那样一种情绪,而这冲动和情绪的来源,不是别惹,正是怒尘刀的主人,风尘。
  或许正是主人这殷切的希望,给予了怒尘刀冒这一次险的胆量。
  作为一头记忆里,一直都生长在这座山林的狼,与风尘的相遇,是火狼第一次见到人类。火狼在山林里,从未见过人类,见过的东西,大致分为两种类型:能吃的,不能吃的。
  遇到风尘时,火狼正好有些饥饿,想要吃顿夜宵。
  因为在南峰山上从未遇上敌手,火狼见到食物时,从来都是闲庭信步的靠近,完全不担心猎物会发现,因为就算是发现了,火狼也有信心能够追赶上猎物,将其杀死。
  和风尘战斗的结果,是惨烈的,火狼从未想过,这世上居然还有那种东西,自己吃下后,会那般痛苦,几乎瘫软在地,无法动弹一分。
  因为高傲,火狼不想让自己死于风尘手下,虽然一开始还能够动,却伪装,等到风尘靠近自己,才奋起反击,给风尘狠狠一口。
  但这样做的结果却是,火狼失去了一只眼睛。失去眼睛的愤怒和痛苦,让火狼暂时忘记了腹中的器物存在,扑到风尘身上,做最后的挣扎。
  也正是因为这最后的挣扎,火狼沾上了风尘的血,在最后,火狼失去所有力量时,这些溅洒上的血,却唤醒了来自火狼内心深处,不明的记忆:关于血炼的记忆。
  想要活下去,就只有这个办法,没有别的选择,火狼最终踏上了血炼的路。
  成为风尘的血炼武器,现在应该称之为主人,风尘都没有发觉,火狼,也就是怒尘刀,可以感觉到风尘内心深处某些情感,也接受了很多主人的记忆残片。
  用简单的说法来说,就是火狼开启了灵智,能够理解主人风尘的想法,只是可惜,风尘还没有踏上修行之路,还不能和怒尘刀进行沟通,只能够略微感受到对方的情绪。
  成为主人风尘的血炼武器,火狼发现自己突然多了很多能力,而最基本的,就是释放火焰。想破脑袋,火狼也不知道这种能力是怎么来的,最后把原因归结到主人风尘身上,这是风尘带来的能力。
  因为被血炼过,火狼的思想逐渐潜移默化,一切都遵从风尘的想法,以主人风尘为第一位。
  所以,当风尘想要尽自己的能力破阵时,火狼第一个跳了出来,用它最新的能力,释放火焰来和敌人战斗。
  对于糟老头,火狼并不认识,只是从主人风尘的记忆残片里,大概清楚了两人间的关系,理解不理解是另一码事,但至少是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为了回应主人风尘的期待,火狼选择相信糟老头,做出这样一个疯狂的决定。
  并不是多么麻烦的举动,只是将原本分散的注意力集中于一点之上,将那些用于保护自己的火焰全部收回,让自己彻底的暴露在守卫面前。这一幕,只有阵法和守卫能够看见,糟老头和风尘是看不见的,也不知道,如果糟老头没有挡下所有守卫的攻击,怒尘刀就会败亡。
  “这些守卫,好像有些着急?”感觉到守卫尽全力想要靠近怒尘刀,也不管空间够不够,就这样拥进去,糟老头疑惑道。
  风尘也是一头雾水,在他心里,出现的就只有一种决绝情感。
  “别让这些守卫靠近,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还是不要让他们靠近比较好。”风尘想了想,心中总是有些放不下,远远地冲糟老头说道。
  糟老头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这本来就是他要做的事情,毕竟他不敢确信,怒尘刀能够保护好自己,所以最好的选择,还是不让任何攻击伤害到怒尘刀。而糟老头从一开始,也是去这样努力的,虽然守卫的状态,有些让糟老头看不懂,该做的事情却不会改变。
  缺口在藤蔓的努力下,已经逐渐扩大,只要将两侧的守卫清理干净,便能够对怒尘刀进行全方位保护,而怒尘刀与巨型守卫对峙的一面,无论是守卫,还是糟老头,都不敢踏足,因为任何攻击或者生灵,一旦踏入,结果都只有死路一条,所需要防守的,只有三面。
  虽然被藤蔓窜了进去,甚至已经将怒尘刀周围围了起来,守卫也没有将其当成一回事,毕竟是一击便可以轻松斩断的东西,不需要过于关注。守卫们分成两波,一波抵挡糟老头来自外围的攻击,为另一波守卫争取时间,斩开藤蔓攻击怒尘刀。
  糟老头却不会让守卫轻易得逞。蓄积已久的雷兽轰出一道道雷电,每一道都有着水桶粗细,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这一点,单从雷兽轰出这些雷电后,差点没直接倒在法阵上,就能看出。
  每一道雷电,都不是普通守卫能够抵挡的,何况还是数道连续雷电?
  重重地轰击在守卫的盾牌之上,将盾牌连着守卫本人,一同纳入攻击范围。连续的电闪雷鸣后,上百名守卫连盾带人被直接轰成渣滓,空气里,除却跳跃的电流外,就只有一些飘散着的残渣。
  上百名守卫被雷兽轻易轰碎,顿时让空间变得充裕了起来,而另一波守卫,也在这一刻,暴露在糟老头视线内。对于这一波守卫,糟老头就没那么客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凝聚出一尊巨型守卫守卫,耗费阵法太多力量,很长一段时间,守卫的数量都没有再增加过,眼下这百来名守卫,已经是最后的守卫部队。
  所有能够发出的攻击,都在这一刻,朝着这波守卫轰去,整个天空再次色彩斑斓起来,看上去极为壮观。
  而这些坚持到最后的守卫们,也在糟老头不计后果的攻击中,被一个一个的斩杀,化为空气里的一份子。
  同一时间,怒尘刀的准备终于做完,体内充斥着雄浑的力量,因为难以抑制,而略微颤抖起来的怒尘刀看着眼前,那已经露出败势,不断被火焰顶起的大刀,将体内所有的力量都集中于一点上,朝着这把挡在自己面前的刀全力释放。
  这一刻,火焰灌入全新的力量,爆发出的威力,也远超怒尘刀自己的想象。
  就好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怒尘刀最后补上的这些力量,直接成为了冲开巨型守卫的关键。
  和一开始一样,犹如一根火焰箭矢,聚集于一点的火焰从大刀刀锋开始,一路碾碎过去,彻底穿透了整把刀。
  将这把看上去是自己体积数千倍的刀,从刀锋开始,整个切断。
  当怒尘刀从刀里出来,下一个目标已经决定,刀尖直指着巨型守卫的心脏。
  犹如一道火红的流星,怒尘刀撞上了巨型守卫的心脏,聚集于一点的火焰连刀锋都能够碾碎,何况是守卫的身体?生生的穿透过去,将巨型守卫的心脏整个刺穿,粉碎了这尊巨型守卫的全部生机。
  这一刻,怒尘刀终于跨越了所有的障碍,冲向了最初的目标,阵法顶端。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