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七章 刀与火

  几十名守卫同时攻击一处,是什么概念?就算是一座高山,也会被瞬间荡平。
  而怒尘刀需要抵挡的,便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尽管在场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守卫的攻击落下,时间却总是这样公平,不会去在意任何人的想法,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落下的刀,不会停下,更不会后退,全都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怒尘刀。
  怒尘刀的身影被守卫们彻底淹没,就算风尘想窥探,也根本看不见怒尘刀此时此刻的模样,究竟有没有在这些守卫的围殴下,被彻底摧毁。当风尘还在思考,怒尘刀是否安然无恙这样一个问题时,现实中发生的变化,却将风尘从这个似乎很是深奥的问题中,拉了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风尘的确看到,在那被守卫围住的空间里,一缕火焰的影子漏了出来。
  “哪里来的火焰,难道这些东西还会使用火焰来攻击么?”风尘第一反应是担心怒尘刀,虽然这把刀跟自己不过几个时辰时间,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风尘并不知道这种亲切感,其实是血炼带来的,心中却已经无法轻易割舍这把刀。
  “不对,不是那些东西搞得鬼。”莫名其妙的直觉,告诉风尘,眼前这火焰绝对没有伤害怒尘刀。
  “这是它自己放出来的?”直觉继续告诉风尘,告诉风尘这些火焰,其实是怒尘刀的产物。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产生这种感觉,风尘还是选择在这一刻,相信自己的直觉。
  很快,现实就告诉了风尘答案,原本只是偶尔一瞥,才能够看到的火焰,逐渐扩散开来,就连守卫庞大的身躯,都不能够完全掩盖住这些火焰张扬着的身影。
  火焰扩散出来后,迅速将守卫还没收回的刀全部覆盖住,不等守卫反应过来,火焰猛然迸发,便将覆盖住的部分,整个吞噬干净。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守卫连忙将手抽出,怎料还是晚了一步,当守卫将整只手从火焰里抽出时,刀以及握刀的手,早已消失不见,被那贪婪且灼热的火焰,燃成了灰烬。
  “好强的火焰。”风尘发自内心的惊叹起来,哪怕风尘是个对修行一无所知的凡人,在这一刻,也能领略到几分这火焰的强悍之处。
  守卫的强悍自不必多说,从糟老头精心准备的大多数攻击,都无法对守卫奏效来看,足以证明这一点。可就是这样强大的守卫,却在怒尘刀放出的火焰下,不堪一击,那这火焰又该有多么强大?风尘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
  “果然如此!”同一时间,看到这一幕的糟老头也同风尘一样,喜悦并惊叹着。
  和风尘有一些不同,糟老头对于怒尘刀能够克制阵法,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如此压倒性的克制。
  “这把刀,不会就这样直接破开阵法吧?”怒尘刀如此强势,糟老头心中甚至都有些期待,这把刀能够就这样直接击破阵法,让他重获自由。
  怒尘刀不知道糟老头对自己抱着这样的期望,它关心的只是主人风尘。
  感受到主人风尘的惊叹,得到一丝满足的怒尘刀,放出的火焰更盛了。
  铺天盖地的火焰朝四周喷涌,吞噬着来不及逃脱的守卫们。包围怒尘刀的几十名守卫因为距离太近,根本就来不及逃脱,纷纷被怒尘刀扩散的火焰追上,然后整个包裹缠绕住,没有丝毫悬念的,成为了火焰的饵食。
  几十名守卫最后都没有逃过这样的命运,无论他们是从哪个方向逃跑的,逃跑的速度有多么快,最终还是被全方位扩散的火焰捕捉,一阵灼烧后,伴随着一阵噼啪声,守卫们被火焰灼烧干净,留下的,只有火焰离开后残存的渣滓,从半空中落下,被风随意的吹散。
  怒尘刀并没有继续和守卫纠缠的意思,只是将围住自己的几十名守卫斩杀后,便收敛了火焰,再次朝阵法顶端冲去,而原本挡在怒尘刀面前的守卫,也如同见到天敌一般,开始四处逃窜,完全没有了之前抵挡糟老头攻击时,那般的威风凛凛。
  怒尘刀前方的守卫越来越少,甚至几百名守卫都为其让开了路,这样的举动却引得糟老头怀疑。
  “怎么会这样?”糟老头有些接受不了眼前这一幕,就算怒尘刀能够轻易斩杀这些守卫,可是作为阵法自身演变而来的守卫,怎么可能弃阵法不顾?
  而且看这些守卫逃离的方向,虽然东奔西走的,却乱中有序,绝不是单纯的逃跑。
  还没等糟老头想出一个答案来,阵法顶端又出现了新问题。当最后一名守卫从怒尘刀面前撤走时,出现在怒尘刀面前的,并不是阵法本身,也不是蔚蓝色的天空,而是一尊,有一些不一样的守卫。
  为何要用一尊,而不是一名来形容这守卫呢?一方面是方便区分两者之间的差别,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挡在怒尘刀面前的守卫,体型大到只能用尊来形容。
  “这阵法,居然还有这么一招!”糟老头顿时没脾气了,如果说之前没有破开阵法,糟老头还能把原因归结到是中了幻觉,现在看到这尊足足有几百号守卫大小的巨型守卫,糟老头明白,就算自己没有被幻觉迷惑,光凭他做下的准备,绝对没有办法击败这尊守卫。
  “这种东西,还真是,”看到这样一尊巨型守卫,风尘要说不惊讶,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怒尘刀之前战绩显赫,可这尊守卫的威势却已经让风尘震颤。
  相比之下,怒尘刀那个小个头,实在是显得太微不足道,甚至就连先前怒尘刀大放异彩时,所迸发的火焰,也不过只有这尊守卫半个身子大小,覆盖其全身都做不到,想要战胜对方,似乎不太可能。
  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似乎不能成为放弃的理由,即使结果一样,拼过了,和没拼过,终究是差的太远了。
  “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都不能停下来。”风尘主动朝怒尘刀传达自己的想法,虽然他也不知道能不能传达到,只是当成一种期望,一种心愿寄托过去,心底也没有抱多大期望怒尘刀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但却在这种无意之下,成为了怒尘刀爆发的基础。
  作为风尘的血炼武器,若是不能感受到主人的心情想法,对于怒尘刀来说,那可真是失职的表现。风尘的想法完好地传达给了怒尘刀,感受到主人殷切的希望,怒尘刀火红的刀身上,再次涌出大量火焰,包裹住每一个角落,朝阵法最后一层守护,眼前那巨大守卫冲去。
  不再像之前守卫那样,敢小视怒尘刀的威力,就算是这样一尊巨大的守卫,面对怒尘刀的攻击,也只是稳扎稳打的举起了左手盾牌,要用这面巨型盾牌抵挡怒尘刀的冲击。
  而右手的巨型长刀,也没有空闲着,高高举起,等待怒尘刀到来,似乎只要盾牌挡住怒尘刀一瞬,巨型护卫便会手起刀落,在那一刹那间,用这把恐怖的长刀,将怒尘刀彻底击毁。
  怒尘刀究竟能不能挡住守卫的攻击,其实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因为到目前为止,守卫攻击到怒尘刀的次数,依旧是零,缺乏相关的信息,无论是谁,都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至少在阵法本身看来,怒尘刀是无法抵挡守卫攻击的,要不然阵法也不会如此不依不饶,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破坏怒尘刀。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阵法只有一种反击方式,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就只能说是怒尘刀走运了。
  不论是哪种情况,怒尘刀所选择的攻击方式都不会发生改变,尽管守卫已经摆好了防御姿态,等着怒尘刀上钩,怒尘刀却表现出对自身强大的空前自信,除了释放出更为强大的火焰包裹自身外,怒尘刀没有任何变化,不躲避,也不退缩,笔直朝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巨盾撞去。
  裹着巨量火焰的怒尘刀,犹如一颗火焰流星般,重重地轰击在那巨盾之上,瞬间造成的强大冲击力,随着火焰的完美爆炸,将那巨型守卫震得连连后退,但却并没有像最初那样,直接穿透盾牌而过。
  尽管在那巨盾上,赫然轰出了一个硕大的坑洞,但遗憾的是,这面巨盾实在是太厚了,就算是怒尘刀轰出的坑洞,足足有数米深,也没能够打穿整面盾牌。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当然不会,就算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盾牌轰开,也不代表怒尘刀就这样被挡住。虽然没有办法穿透过去,怒尘刀的火焰却在不断灼烧着巨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巨型盾牌。而怒尘刀本身,也在这些火焰的帮助下,逐步向前推进。
  如果说只有这样一面盾牌,绝对挡不住怒尘刀多久,可守卫准备的,却不仅仅只是这一面盾牌,重头戏还在后边:早已经准备就绪的大刀,也在这一刻,迫不及待朝怒尘刀落下。
  守卫的落刀速度极快,只是眨眼瞬间,整把刀就已经送到怒尘刀面前,只要再往下一点,就能直接砍中怒尘刀。
  到时候,怒尘刀能不能顶住守卫的攻击,自然也有了答案。
  只要落下,就能有答案,那么,刀如果没有落下呢?
  在刀即将砍中自己的一瞬间,怒尘刀猛然放出大量火焰,竟然挡住了刀的攻击。
  一瞬间爆发出的火焰甚至让守卫都有些抵挡不住,被盾牌上传来的力量震退,至于攻击怒尘刀的刀,也被这火焰制衡住,停在怒尘刀面前,再无寸进。
  巨型盾牌被火焰冲开,怒尘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席卷大量的火焰,恍如一支被火焰包裹的箭矢,射向巨型守卫的心脏,似是要来个一箭穿心。
  巨型守卫没能遏制住怒尘刀的攻势,甚至还被怒尘刀以磅礴的火焰爆发反冲开,完全超乎阵法的想象,但却及时的反应了过来:光凭巨型守卫自己,是绝对没有办法挡住怒尘刀这一击的,可阵法能够调动的力量,并不是只有巨型守卫。
  原本四散开的守卫们,为了给巨型守卫争取时间,顾不上怒尘刀火焰有多么致命,纷纷扑将上来,挡在了怒尘刀面前,仅仅只是为了给身后的巨型守卫,争取站稳身体的时间。
  然而,几十名守卫扑了上来,却连怒尘刀身体都没有触碰到,便被盘旋在怒尘刀身周的火焰吞噬,化成一堆渣滓。
  虽然怒尘刀斩杀守卫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个照面,便能将这些守卫屠杀干净,可终归还是被影响到了速度。
  几十名守卫便能够换来短暂的瞬间,这里有着数百守卫,前赴后继的涌上去,多少也能争取到一些时间,只要有时间,巨型守卫就能够稳定自身,与怒尘刀再战。
  巨型守卫终于站稳,为此,阵法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上百名守卫在怒尘刀火焰下被燃烧殆尽,几乎连灰都找不到,当然,比起巨型守卫的败亡,这些可就太微不足道了。
  巨型守卫恢复过来后,守卫们也不用再这样送死下去,纷纷退开,再次将舞台让给了怒尘刀和巨型守卫。
  而恢复过来的巨型守卫,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怒尘刀来上那狠狠一刀,哪怕这一刀可能没有任何作用。
  如果是别的时候,怒尘刀可以很轻松地躲开这一刀,可是现在,纠缠自己的守卫们刚刚撤离,怒尘刀方向没有改变,正准备继续冲下去,向阵法发起致命攻击,一把大刀却从天而降,挡住了怒尘刀眼前的一切。
  避无可避,怒尘刀这一刻能做的,只有放出大量火焰,包裹着被攻击的部位,正面抵挡巨型守卫这一击。
  一刀狠狠劈在怒尘刀身上,或者说怒尘刀防御的火焰上,瞬间将这高密度的火焰轰碎,强劲的力道渗透整个火焰防护层,使之彻底崩溃的同时,也几乎蔓延到怒尘刀的刀身上,将之一同震碎,可终究还是没有跨出这一步,被火焰完全抵挡住了。
  犹如在湍急的瀑布下,哪怕是锋利的刀尖,也无法再逼近怒尘刀半步。
  守卫无法更进一步,怒尘刀也一样无法将守卫冲开,双方竟然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能奈何谁。
  难道,就要这样走向平局么?
  当然不会,刹那间的交锋,火焰飞涌的瞬间,也掩盖住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真相,比如怒尘刀刹那间的颤抖,以及火焰的层层崩溃,以及在怒尘刀火焰的爆破下,那把巨型屠刀完美无缺的刀身上,却在这一刻,触目惊心的,浮现出一丝裂痕。
  僵持下去,先坚持不住的肯定会是巨型守卫,但前提是没有任何干扰,并且怒尘刀也能一直保持这等强度的火焰。
  且不管怒尘刀是不是能一直释放出这样强势的火焰,没有别人干扰这一点,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在巨型守卫和怒尘刀身周,尚且还有着几百名守卫守在一边,随时都可以行动,而现在,也正是它们最好的行动时机。
  为了抵挡巨型刀的攻击,怒尘刀将大多数火焰都聚集起来,其他部位的火焰因此减弱了许多,也为其他守卫攻击怒尘刀,带来了可能。
  阵法作为最清楚怒尘刀情况的一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几百名守卫争先恐后的扑向了怒尘刀,被巨型守卫牵制住的怒尘刀,此刻根本没有余力,去放出更多火焰,斩杀这些守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数百把武器,朝自己落下,而这一次,怒尘刀将再无可能进行反击。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