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六章 再生变化

  照这个势头,要不了多久,糟老头便能彻底击破阵法,逃出这困了他近十年的囚笼。
  可就是这样一个大好局面,糟老头注视着阵法中心发生的一切,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多么开心,甚至隐隐有几许忧色,弥漫在眉宇间,难以舒展。
  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愿意离开么?自然不是,之所以眉头紧皱,是因为从刚才开始,便感觉到某种不祥的预感。
  作为修者,那无比灵验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一切并不可信。为什么不可信,糟老头自己不清楚,但是他却无条件选择相信自己座位修行者的直觉。
  毕竟,在过去那无数次的生死之战中,他都是靠着这份直觉,才存活下来的。
  “到底是哪里不对?”糟老头思索着,不再只关注着阵法顶端,而是环顾起阵法四周,乃至每个角落,想要从中获取一些有用情报。
  “那老家伙,在干什么呢?”看到糟老头东张西望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风尘心下嘀咕道,想要开口询问,又考虑到糟老头可能在做什么正事,要是突然打扰,可能又会和之前一样,招致糟老头不满,风尘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倒不是说风尘怕了他,只是不愿意再添麻烦。
  但糟老头并不会读心术,自然也不可能知道风尘心里想什么,没有人打扰,糟老头也得以全神贯注在寻找端倪的工作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阵法每个角落,探寻可疑之处。
  最终,还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心中的不祥预感,依旧是一团雾水,弥漫在心头。
  “难道只是我多心?”糟老头不禁想到,很快就被否定:直觉不会出错,必然存在着问题,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由此,糟老头没有放弃怀疑,但也没有继续搜寻,因为时间不允许。
  将视线转回阵法顶端,如果是阵法在暗中搞鬼,那么说到底,只要将阵法全盘击破,一切就都不重要,真相自会明了。
  然而糟老头这一看过来,本来已经放弃找寻的疑点,却在这一刻,陡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直接迎上了他的目光:阵法顶端,在一连串井然有序的配合攻击下,蜘蛛网一般的裂纹,已经覆盖大半个阵法,就连那犹如深涧般的巨大裂缝,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数道,使得那不可计数的藤蔓和小幻象,争先恐后的扎了进去,转眼间便将那宽广的裂缝彻底填满,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留下来。
  小幻象们不断啃食阵法,藤蔓则在不断地扭曲挣扎,以此来一点一点挤压,直至撑开整个裂缝,使得破裂的痕迹,变得越来越恐怖。而那些原本还显得十分强势的守卫,也因为这井井有条的攻击,再无任何作为,出来便是死,死了继续出来,白白消耗阵法自身的力量。
  就是这样一片大好的形势,此刻的糟老头脸上,可以说是面如土色,不是因为心理变态,而是因为他终于在这一刻发现,眼前这所谓大好局势,不过是一场幻觉罢。没错,幻觉,从阵法开始加强自身时起,幻觉就悄然出现了,没有任何防范的糟老头从一开始就被其迷惑,而这样大好的形势,也不过是阵法引导出的画面,真相如何,糟老头不用看也能预料到。
  有些不敢面对,糟老头却还是艰难的做出了选择。既然已经看出自己被幻觉迷惑,到了糟老头这等修为,想要摆脱幻觉控制,也不过一念之间。
  再次睁开眼睛,锐利的眼眸中,射出一道清明的神采,糟老头的眼前,终于浮现出了真相本应该有的模样。
  正如糟老头所预料的那样,真相总是那么残酷,尽管糟老头早有心里准备,也还是在看见真相之后,忍不住心中哀叹。
  解除幻觉时,顺带也帮风尘解除了幻觉,后者只感觉眼前一闪,整个世界都为之改变。“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阵法顶端,风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可是再次抬起头来,世界却没有任何改变,还是方才一样的场景和物事。
  覆盖大半个阵法的裂痕,就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样,阵法屏障也消失不见,或者说,因为没有足够的攻击,阵法并没有显化出来。那么攻击呢?连绵不断的攻击呢?都去哪了?每一次的攻击都成功发出来了,却没有一道攻击击中了阵法,这些攻击都去哪了?不是被守卫的盾牌挡住,就是被阵法有意的引导,造成了互相伤害,随之,被全部抵消。
  在阵法顶端处,只有一大片守卫存在,没错,是一大片,不是一二十个,而是数百上千个。
  密密麻麻分布在阵法顶端,光是这么看着,都不觉心底一片冰凉。
  看到这一幕,风尘心中涌过一股冲动,想要抓着糟老头,质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事情会变成这个模样,但是风尘最后还是没有冲出去,忍住了冲动。
  因为,他自己也隐隐约约猜到,这是因为什么。
  “幻觉,又是该死的幻觉,骗了我十几年,到现在,还要继续骗么?”风尘喃喃道。
  知道了真相,风尘又怎么去质问糟老头?可若是不去,风尘心中这口怨气,又该往何处发泄。最后的最后,风尘只能选择最窝囊的一个方式,对着天,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大声吼了出来,以此来发泄心中不满。
  “啊,啊。。。”声音很大,大到声音几乎覆盖整个阵法空间,却无法转变为最有利的攻击手段,对这束缚他的阵法,造成一丝一毫实质性的伤害。
  糟老头听见了风尘的吼叫声,很清楚,也很理解后者心情的他,却没有任何的表示。
  就算是听见了,糟老头又能怎么样?数百守卫,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就算雷兽和将军像能够对其造成伤害,可是一次也最多击杀十名守卫,其他攻击,完全被守卫挡住,根本就没有办法对阵法造成伤害,就连每次击杀掉的,那二十名不到的守卫,也会很快就被阵法补充进来,几乎等同于无伤。
  此情此景下,糟老头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打破僵局的办法。
  难道说就要这样放弃么?糟老头默然了,放弃的念头再次出现,距离上一次出现不过是小半时辰,两者间隔的距离,短暂的让糟老头想笑,却又笑不出。
  风尘不知道糟老头心里是怎么想的,但看到先前那种让他不舒服的表情再次出现,不知道也就大概知道了。
  “这一次是真的没办法了么?”风尘不愿意去相信,可怎么看都是这样了。
  “只能认命了么?”风尘问自己,虽然不甘心,可是好像的确没有什么办法。
  本来,从一开始,所有的宝都是压在了糟老头身上,风尘能够做到的,仅仅只是帮糟老头布置器物,现在就连糟老头都要放弃了,风尘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又能做到什么,去撕裂整个阵法?
  “可恶啊!要是我也能做到什么,哪怕只有一点,哪怕根本没有用,也比在这里站着看戏要好!”风尘有些厌倦了只是这样看着,看着自己的命运被糟老头抓在手中,那种只要糟老头失败,自己也会跟着失败的无力感,那种被波及的,没有一点努力却要被挫败的感觉。
  不甘的意念变得越来越强烈,甚至连糟老头都没有注意到,在他准备放弃的这一刻,另一个已经被他完全忽视的小人物,却在无意间,愤怒至斯,仿佛那个直接接受失败的人是他一样。
  糟老头没能注意到的事情很多,这也没有办法,他的心烦意乱,并不比风尘少。
  风尘再次出现在糟老头面前时,糟老头已经全身心投入到破阵工作上。因此糟老头没有注意到风尘有何变化,更没有注意到,风尘原本空空落落的腰间,不知何时别上了一把刀。
  而现在,这把叫做怒尘,被糟老头同样忽视了的火红色长刀,在感觉到来自主人,来自风尘心中,那股澎湃的愤怒与不甘后,沉静的刀,在这一刻有了反应。
  剧烈颤动起来,闪烁着红光,十分诡异。感觉到腰间的异常,风尘向下看去,正看见怒尘刀不住晃动,从腰间挣脱出来,然后,便在他目瞪口呆下,飞向那阵法顶端,飞向那数百守卫的所在地。
  “怎么回事,怒尘怎么会突然?”一头雾水,对修行一问三不知的风尘,根本就不知道怒尘刀为什么会自己跑出去,如果不是因为接受了糟老头带来的一切未知,怕是这一刻,看到怒尘刀自己飞了出去,风尘恐怕不是疑惑怒尘刀飞出去的理由,而是疑惑这现象本身。
  风尘不清楚,糟老头却知道是为什么。感觉到一股陌生的力量出现,糟老头朝力量源头看去,却只看见怒尘刀飞向阵法顶端这一幕,包括风尘一脸的不解,也都被糟老头尽收眼底。
  “那小子,从哪里弄来这样一件武器?”只是匆匆一瞥,糟老头便可以百分百确定,怒尘刀是最纯正的血炼武器,同时也排除掉风尘自己制作的这种可能性。
  考虑到血炼武器的特殊性,加上从怒尘刀身上感觉到的,那股连他都有些震动,却并不十分强大的力量,糟老头在这一刻的推测,这把刀应该是风尘的亲人为风尘炼制,用于保护风尘的。
  “如果是那小子的亲人为他炼制,该不会就和破开这阵法有关吧?”糟老头想到一种可能性,脸上浮现几许期冀之色。
  阵法布置者并不是想要伤害风尘,风尘这样一个没有修为的孩子,何必用这样的阵法困住?考虑到这些情况,糟老头猜想布置阵法的人,极有可能是风尘的亲人,为了让风尘能够在这里安然长大,而刻意布置这样一个阵法。
  能布置出这种阵法的修者,糟老头不敢小视,既然风尘背后有这样的背景,真的让风尘永远生活在这阵法里,也不太现实,由此,暗中为风尘留下一道可以离开这里的钥匙,待时机成熟,风尘便可找到钥匙,自己离开这里。
  想是这么想,糟老头毕竟也不是神算,只能推断出这么多来,而且很多地方,糟老头也觉得不太合理,不够严密,只是眼下也在乎不了那么多。
  破不了阵,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意义,这把刀是不是真能够成为破开阵法的钥匙,才是这一刻唯一的关键。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寄托着两人的期望,怒尘刀终于逼近了阵法顶端。
  守卫很快便发现了这位侵入者,尽管怒尘刀在所有侵入者中,无论从体积,还是威势上来看,都是微不足道的,但作为敬业的守卫,还是派出了两名成员,来拦截并且摧毁怒尘刀。
  两尊守卫对付一把刀,无论怎么看,都是割鸡用牛刀,小题大做的表现。
  就连对怒尘刀怀抱期望的糟老头,看到这样悬殊的对决时,心中也难免有一丝动摇:万一怒尘刀不是他想的那样,是破开阵法的关键,只是单纯受到风尘情绪影响,一时冲动冲了出去的血炼武器,其实根本就对阵法产生不了任何威胁,那一切就完了。
  风尘却对怒尘刀抱着期待,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如果不能起到一点作用,那也就意味着风尘的彻底失败,尽管这次失败是他可以接受的。
  不论两人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怒尘刀终于还是和守卫相遇了。
  虽然来了两名守卫,正式拦截时,也只有一名守卫顶上来,用盾拦住怒尘刀的去路,同时另一只手高举起手中之刀,只待盾牌挡下怒尘刀后,对着怒尘刀一刀劈下,便将其彻底击毁:看来就连守卫也不认为,击毁怒尘刀需要两人的力量。
  刀砍中水是什么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有砍中,又好像砍中了什么。
  不论答案是那种,结果就是刀扎进了水里,这是不会错的。而现在正发生的一幕,也是如此:就好像砍中了水一样,怒尘刀砍中了守卫的盾牌,而这面挡住了大多数器灵攻击,可以扛住火烧,可以抵住水压,可以耐住冲击,几乎无所不能的盾牌,却被怒尘刀,犹如斩水般穿透而过,只留下并不宽广,也不狭长,甚至有些短小的裂缝,那是怒尘刀留下的痕迹。
  而盾牌身后的守卫,也同盾牌一样,被怒尘刀一刀穿心,穿透而过。至于那高举着的手,也再没有落下来。
  就是这样的始料不及,出乎所有人预料,怒尘刀没有受到一点阻力般,穿透了一名守卫的盾牌和身体,继续朝阵法顶端飞去,只是这一次,再没有人敢小视这把刀。
  为了表示对这把刀的重视,阵法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号令数十名守卫同时汇聚在怒尘刀身周,包围着怒尘刀,不约而同的,冲怒尘刀发起了猛烈攻势。
  怒尘刀的攻击性很强,但却不是无敌,只要避开锋芒就好了。
  阵法的应对思路很简单,趁着怒尘刀还没有发挥出它的攻击性,将其彻底摧毁。
  这个方法看起来确实不错,就连已经对怒尘刀满怀期望的糟老头也不禁有些担忧,怒尘刀能不能在这几十名守卫的攻击幸存。而一直相信怒尘刀的风尘,此刻也不可避免的有些紧张。
  几十把可以轻松撕裂藤蔓,斩断火焰的刀,从各个角度向怒尘刀同时落下,让怒尘刀几乎找不到可以逃脱的空隙。避开是不可能的,怒尘刀只能选择硬接这所有的攻击。可是,这样做真的好么?要知道,这可是能够一刀切开水缸般粗细的藤蔓,具有这等威力的刀啊。
  原本以为怒尘刀会避开这些攻击的风尘,看到怒尘刀没有闪避的意思,不禁动摇了起来:该不会真的被摧毁吧?糟老头低下头去,他对怒尘刀能够抵挡住这些守卫的攻击完全不抱期望,甚至都不愿去看,这属于他和风尘,那最后一点希望的彻底破灭。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