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五章 与阵战

  东峰山上,器灵看着只差一分就能凝聚的玄武幻象,心里满是为难。
  “那老家伙,真是会难为人,蠢主人!”没有彻底凝聚出来,这尊玄武幻象,几乎等于是废了,难以运用于实战中。
  既然没有办法用于实战,留给器灵玄武的选择,似乎也不多。
  “只能化整为零了。”器灵玄武最后选择将玄武幻象打散来,如果继续保持这个模样,只能是什么用也没有的废物一个,打散成成千上万的小幻象,虽然威力加起来也远不及完整的玄武幻象,至少能够派上一定的用场。
  因为糟老头已经将事情完全交给器灵玄武去干,器灵玄武做起事来也没有那么多顾虑,立刻就开始着手将幻象分解。
  在一开始的设计上,这尊玄武幻象,原本就可以被分解成无数份,只是现在本体尚且没有完全完成,这额外的功能,想要操作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
  器灵玄武握着玄武器物,将龙头对准玄武幻象的尾巴,也就是没有凝聚出的蛇头部位。
  以器物龙头作为灵力的出发点,传递灵力到幻象的尾巴处,并不是要帮助蛇头凝聚,而是要以这里为突破点,从内部瓦解整个幻象。
  突破点并不是只有蛇头这一处,另一处同样明显的突破点,就是与蛇头相对的部位:幻象的龙头部位。与蛇头相对的,向幻象龙头注入灵力的部位,正是玄武器物的蛇头。将方向颠倒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用意。
  器物交集点自然不止这两处,同一时间,玄武器物的身体各处,直接放出数十道可见的光柱,射向幻象身体的另外十几处位置。光柱将玄武器物和玄武幻象整个连接起来,等到所有的连接点都连上后,器灵玄武控制着玄武器物,开始对玄武幻象内部进行分解。
  通过这几十道光柱,器灵玄武可以清楚地看到,玄武幻象体内所有的经络分布,方便器灵玄武进行破坏。
  以光柱为道具,器灵玄武将灵力准确无误的注入到玄武幻象特定经络上,千万不要弄错,这并不是在帮助玄武幻象凝聚,而是通过注入与幻象体内灵力流向完全相反的灵力,达到逆流破坏的目的,这也是为什么要将器物灌注灵力的部位,颠倒过来的原因。
  这种做法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
  原本就因为没有凝聚成功,不太稳定的玄武幻象,只是稍微注入了一些灵力,身体各处就开始出现象征崩溃的裂缝。
  照这样下去,器灵玄武只要持续往幻象注入灵力,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将幻象彻底破坏,前提是,器灵玄武的目的确是如此。
  之前也已经说了,玄武要将这尊没有实际用处,只是看上去威武的玄武幻象化整为零,使之还能够派上用场,因此器灵玄武的目的绝不可能只是为了将幻象分解,更重要是为了将其分解成为可用的小部分。
  要做到这点,器灵玄武的工作就不仅仅只是注入灵力。
  幻象最终还是开始崩裂,尽管这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就算是崩裂出来的再小一块碎片,器灵玄武都没有放过的意思。
  再次从玄武器物上射出一道额外的灵柱,准确无误的命中碎片。
  只是这一次,碎片并没有继续崩裂,而是在器灵玄武的操作下,由一块毫无作用的碎片,分解成了几十只小型玄武幻象,落到了地面上。
  这些落在地上的小型玄武幻象除了体积外,几乎和玄武幻象没有任何区别,哦不对,还是有一点区别的,玄武幻象的尾巴,也就是蛇头并没有凝聚出来,可是在这个横七竖八的小幻象尾巴上,却是一条完整的蛇,没有一点瑕疵。
  玄武幻象不断地崩裂,碎片也掉落得越来越多,但不论碎片掉下了多少,玄武器物都能够在器灵玄武的操作下,准确抓住每一块碎片,不给它们一点逃脱机会,全部都被那逐渐增多,到最后不计其数的光柱击中,变成一个一个的小幻象,掉落到东峰山上。
  很快,当玄武幻象最后一块碎片,也被光柱击中,变成小幻象时,整个玄武幻象彻底在东峰山上消失不见。
  而作为玄武幻象留下来的,是成千上万,密密麻麻一片的小幻象。
  这些小幻象在东峰山上爬来爬去,密集处甚至只能在别的幻象身上移动,偏偏这些小家伙们移动速度极慢,数量一多起来,完全无法正常移动,挤在一起几乎不能动弹。
  器灵玄武也不去管这些,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早就有所预料,何况他也不需要这些小家伙们移动,光是存在,就已经可以派上用场。
  可是,连移动都不能移动,又该怎样派上用场呢?器灵玄武很快就给了我们答案。从玄武器物上,再次放出数不尽的光柱,这一次却不再是对着单个幻象。
  因为这光柱的面积,虽然在放出时并不大,只有针孔大小,但是等到射中小幻象时,面积已经增大到,足以覆盖住几十只小幻象的地步。
  被光柱覆盖的小幻象们,似乎受到了光柱的吸引,从地面悬起,顺着光柱往上升,看起来是要被玄武器物直接吸入体内。
  同样的光柱还有很多,几乎遍布整座东峰山,似乎准备将这些遍地都是的小幻象,一个不落,全部吸干净。
  当然,这仅仅只是吸入,并没有吸收,要不然器灵玄武也没有必要把玄武幻象化整为零,直接整个吃下就好了,也不存在消化不良的可能性,毕竟这些本来就是器物自己产生的东西。
  这成千上万的小幻象,只是储存在玄武器物中,作为器灵玄武的攻击手段。
  当东峰山最后一只小幻象也被玄武器物吸入后,器灵玄武将因为吸入过量小幻象,有些不稳定的玄武器物举起,龙头对着阵法中央,蛇头则被他死死抓住,似乎担心小幻象会从这里漏出来似的。
  当龙头对准阵法中央时,器灵玄武意念一动,从龙头处,猛然喷出大量小幻象,涌向阵法中央。
  看起来,器灵玄武只是为了弥补小幻象无法攻击到阵法的不足,才通过这种方式,将小幻象发射到阵法上去,至于效果如何,只能靠小幻象自己的努力了。
  经过一番变化,此时的阵法中心,已然是一片混乱。
  其中占了最大面积的,便是那炽热的火焰。狗喷出的火柱,来自南峰山的火球,炙烤冲撞着阵法顶端,将整个阵法空间内的温度提高不少。
  每次火球和火柱灼烧完阵法顶端后,紧接着出现的,就是蓝燕的雨,杂夹着苍鹰的风,卷积而来,同北峰山的水龙一同,冲击高温下的阵法屏障,水龙上附着的雷电,也为水龙的破坏力增色不少。
  两种攻击同时轰杀下来,阵法也很那保持得那么淡定,呈现出不规则的抖动,原本看不见的阵法本体,终于还是在这一刻,因为这一次次的攻击,不得已,现出了全貌。
  这样的攻击可不算完,跟着来的,便是雷兽的雷电。小家伙也不愧是吃灵力最多的货,每一次射出的雷电,威力都是最高最强的,劈在那阵法屏障上,甚至都能够劈出些许裂痕。
  可惜阵法具有自我修复的功能,单凭雷兽一个,虽然威力足够,却根本无法破坏阵法,每次对阵法造成的伤害,都会在下次攻击前就被修复好,但现在,雷兽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雷电轰完,没有给阵法修复时间,破坏力排第二的将军像立刻补了一刀,重重地剁在了方才雷电轰杀之处,将阵法上的裂痕,一刀震得更加密集,巨大,密密麻麻一片,让人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将军像只要再接着给上一刀,便能在那阵法上,直接掀开一个大口子。
  可惜,这想法注定没有办法实现,将军像攻击之后便选择了休息,并没有立刻补上第二道。但这并不代表,这道攻击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后续。
  几乎贴着将军像大刀,西峰山的灵柱攻击,和西南峰山的黑白光束,同时轰在那阵法裂痕之上,如果站的距离稍微近些,风尘甚至都可以看到,在这两道攻击的冲杀下,那似乎极为坚硬的阵法屏障,在这一刻,终于破碎。
  抓住屏障裂开的绝佳时机,东北峰山的藤蔓一拥而上,想要钻进那裂痕中去。
  附着了火焰,藤蔓的攻击显得更为绚丽,威力也更上一层楼,竟然真的将这裂缝直接撑开,藤蔓的一部分被送了出去,并且还在不断往外挤着,连带着将屏障裂痕也不断撑大。
  “这就要破开了?好像没那老头说得那么难啊。”当风尘看到藤蔓似乎冲出了屏障时,心中不由这般想到。
  但是很快,风尘就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藤蔓并没有冲出去多远,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阵法在这一刻,发力了。
  被攻击得那么惨,除自我修复外,阵法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可作为一座连糟老头都有些忌惮的阵法,又怎么可能只有自我修复这一种功能?
  能够击破屏障,完全在糟老头的预料中,要是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到,糟老头还谈什么破阵?乖乖在阵里孤独终老吧。
  发力后的阵法,最直观的表现便是,原本还满是裂痕的屏障面,在一瞬间,便彻底恢复完全。仿佛从来没有产生过裂痕一样,光洁无比。那挤在原本裂痕里的藤蔓呢?冲出屏障的藤蔓呢?便在风尘注视下,被阵法无情的切断,不带一点侥幸,化作了死物。
  看着那被切断的藤蔓,留在阵里的并没有怎么样,继续攻击着阵法屏障,并没有因为缺少了一部分就停下来。而掉在外面的藤蔓,却因为失去了器灵的操控,沿着阵法屏障落下,或者说滑下,消失在风尘眼前,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出去了,尽管是死着出去的。
  阵法的发力远不止这一点,这还只是阵法加固自己的表现,更重要的变化在于:阵法自身,也开始发起攻击。
  虽然只是为了防御发起的攻击,却也让糟老头眉头一紧。阵法不止这种程度,他是有所预料的,可是会发起防御性质的攻击,实在让糟老头始料不及。
  “恐怕是阵眼没有被完全控制造成的。”糟老头很快就找到了原因,这个阵法他并不认识,阵法具有什么功能,糟老头也不清楚,但一般只要阵法的阵眼全部被控制住后,攻击强度达到阵法的承受极限,就能够破开阵法,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只可能是阵眼没有被全部控制。想到这里,糟老头忍不住看向了风尘:毕竟阵眼没有被全部控制,风尘需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甚至可以说是全部。
  糟老头不会去追究自己的过错,故而此时只能将之归结到风尘身上。
  “这老家伙,看着我做什么。”察觉到糟老头在看自己,风尘不解道。
  糟老头并没有继续看下去,只是淡淡的一眼,就立刻收了回去,毕竟现在也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
  将注意力从风尘身上收回,糟老头看向了那阵法顶端处:阵法做出的反击也很简单,从屏障里化出数十道身影,却没有实体,一手拿着一面盾牌,一手拿着一把长剑。当攻击袭来时,这些身影用盾牌将这些攻击全部挡下,避免其对身后的阵法造成伤害。
  至于藤蔓和飞射过来的小幻象,这些守卫就没那么客气了,用手中的剑来回劈砍着,斩断每一根想要靠近阵法的藤蔓和幻象,几乎是所向披靡,将糟老头准备的大多数攻击拦下。
  而这些守卫唯独没有办法抵挡的攻击,便只有那雷兽的雷电,以及将军像的斩击。甚至那铺天盖地的火舌,以及无形无影的风箭,也无法突破他们的防御,是一群相当可怕的护卫。
  “得让他们改变攻击方式才行。”意识到再这样混乱攻击下去,绝对不会有任何进展,糟老头开始思索应对办法。
  尽管雷兽和将军像都可以重创这些守卫,但是每次重创后,其他人也没有攻击手段对阵法造成伤害了,因为所有的攻击,都在之前,就已经浪费在守卫身上。
  所幸糟老头和所有器灵之间,都是意念相连的,意念一动,其他器灵立刻便知晓了糟老头的最新想法。迅速调整自己的攻击,进行配合作战。
  虽然平日里,这些小家伙们总喜欢和糟老头顶嘴,甚至对其大肆辱骂和羞辱,但在关键时刻,却从来都不会掉链子。
  调整后的攻击,造成的效果果然比之前要强上不少,在雷兽和将军像攻击前,所有的器灵和灵兽都不进行攻击,先由将军像猛力劈砍,将这些守卫的盾牌全部劈碎后,雷兽的雷电应声而落,将所有的守卫直接一扫而空,趁着新守卫还没有生成之际,其他器灵和灵兽的攻击如狂风暴雨般落下,倾泻在阵法顶端,再次将阵法击出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裂痕。
  而接下来要做的,就很简单了。每次新守卫生成出七八个时,将军像和雷兽就来上这么一下,把这些守卫清理干净,至于其他人,只要尽全力输出就可以了,别的事情不需要他们考虑。而阵法的裂痕,也在这样连绵不断的攻势下,逐渐开始扩散,蔓延到大半个阵法顶端。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