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四章 蓄积

  雷电贯穿火舌,直冲云霄而去,却在半途,被一层无形屏障阻挡。
  虽然雷电展现出它无与伦比的力量,甚至将屏障硬生生撑开几分,使之不得不现出原形,并且以雷电突破点为中心,一层层犹如波浪般扭曲,以此来抵御大部分的冲击力。
  可雷电,终究还是被其阻拦住,一点一点消散在空气里,偶尔能看见一丝跳跃的银白色物质,证明其曾经存在过。
  雷电消散后,那一点被撑开的痕迹,很快便恢复原状,屏障也随之不见。
  “这就是笼罩住这里的东西么?”虽然曾经近距离接触过这层屏障,可当时的风尘,还什么都不懂,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使屏障现形。因此,方才的状貌,风尘还是第一次看到。
  “真是遗憾啊,要是那道雷电能够把它冲开就好了。”风尘语气多少有些失落。
  风尘会有这样的遗憾,糟老头却不会有。被困多年,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阵法的强悍,虽然方才雷兽射出的雷电很强,却也不可能冲破这阵法,倒不如说,能够撼动阵法,叫阵法现出原形来,已经较糟老头对雷兽刮目相看。
  一直以来,雷兽都是不作为的。每次一有什么事情,都是由苍鹰三个去做,雷兽站在一边要么是玩,要么就是趴着睡觉。
  可偏偏每次的灵力,法阵总是把大多数给了雷兽,让糟老头对此颇为不满。
  这次使用这个法阵,也是情非得已。在阵法中被困多年,糟老头的灵力一直都无法得到补充,非常有限。光是唤醒八件器物的器灵,糟老头的灵力就所剩无几,能够使用的法阵,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而这座法阵,正是剩下可选择的法阵中,最强的一座,糟老头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这座法阵,作为他突破困境的手段。
  糟老头原本还以为,玄武没有全部凝成,会成为破阵最大的阻碍。可现在,虽然不知道雷兽为什么突然有了干劲,但却在这危急时刻,及时填补了玄武未凝成所带来的缺口,弥补了损失,为这次的行动做出了重要贡献。这样一想,对雷兽过去的不满,也顿时烟消云散。
  雷兽可不知道,自己只是按照狗所说去做,同时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却换来了主人的刮目相看。
  但以它这个性子,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苍鹰作为辅助,将蓝燕的雨,狗的火,威力提升到更高的层次,而雷兽则作为独立的火力点,朝阵法顶端发起攻击。
  风雨雷火在阵法中央上空交织着,虽然并不能将阵法直接破开,却也让阵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些许震动,尽管这震动,相较而言,并不十分剧烈。
  没有太大效果也没关系,这毕竟只是一个开始,八座阵眼,糟老头还没有开始动用呢。
  早就收到糟老头命令,接管了八处阵眼的小家伙们,在看到风火雷雨交织在一起的奇妙景象后,也终于耐不住寂寞,不约而同的,向阵法发起了攻势。
  东北峰山,小家伙高举着太阳器物,器物放出万丈光芒照射着整座东北峰山。
  在光芒的照耀下,东北峰山上,从土里钻出大量的藤蔓,每一根都有着水缸粗细,三五成群,聚成一团,从东北峰山各个角落冒出来,朝阵法中心的正上空蔓延而去。
  藤蔓长势极快,不一会上百根藤蔓便已经抢先伸到屏障面前,对着阵法中心的屏障,集中一点发起了攻势。虽然时不时有着火焰和雷电干扰,却并无大碍:雷电会直接贯穿藤蔓,火焰也不会这么快就将藤蔓摧毁,虽然会附在藤蔓上不断灼烧,可水缸粗细的藤蔓哪里是那么容易就烧完,干脆就这样披着一层层灼热的火焰,不断鞭笞着阵法屏障,威力更上一层楼。
  北峰山上,拿着碗扮乞丐的小家伙,依旧不停地敲着碗状器物器物,每一次敲击在碗状器物上,引起碗状器物震动的同时,同样也作碗状的北峰山,便会跟着器物一同颤抖。
  而北峰山中心处的池塘,也因为北峰山的颤抖,根本无法保持平静。
  如镜子般平静的水面,因为这连绵不休的震动,逐渐波动起来,一开始还只是微波粼粼,慢慢开始泛起了小浪,到最后,就在北峰山这么一个小地方,一个小池塘里翻起了波涛。
  “去吧。”小家伙轻声说道,原本波涛汹涌的池塘,仿佛受到某股神秘力量的牵引,池塘里的水,竟然就这样平地而起,卷集成一条粗壮且威严的水龙,向着阵法中央冲袭而去。
  水龙并未受到风的影响,也避开,或者说火柱巧妙地避开了水龙,因为水是克制火的,一旦接触,双方就算没有一方彻底消亡,也绝对会影响彼此的威力。
  大概是考虑到这一点,狗在吐出火柱时,调整了轨道。可水龙最终却没有躲开雷兽的雷电,被雷电毫不留情的贯穿。
  难道水龙要这样,连阵法都没有碰触到,就被队友给坑了?事实并非如此,虽然被雷电贯穿,水龙却没有走上藤蔓的路,被瞬间摧毁,不如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精神抖擞的,继续朝那阵法屏障狠狠冲撞而去。
  水龙被雷电贯穿,就真的一点影响也没有?答案是否定的,在雷电贯穿水龙的一瞬间,风尘也以为,水龙可能就要这样折戟沉沙。可水龙却坚挺下来了,尽管雷电洞穿了水龙,水龙也没有露出疲态,甚至于,那被贯穿的部位,还吸收了相当一部分雷电,迅速扩散到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为自己所用,使得水龙的每一次撞击,都将带来更加强悍的威力。
  西北峰山,已经完全被铜钱覆盖,就连先前的器物将军像也不例外,被淹没在这些铜钱下,不得动弹。虽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力量,在不断挣扎着,却始终无法将这整座山的铜钱掀开。直到器灵到来,将这些铜钱全部控制住后,原本被压制的将军像,才终于能从这一堆铜钱里爬出来。
  被小家伙控制的铜钱,并没有就这样闲置着不用,从西北峰山各个角落,聚向刚刚得到解放的将军像。
  成千上万的铜钱,纷纷砸到将军像身上,光是看气势和数量,任谁也会觉得将军像将再次被淹没。
  若是无人操作,将军像的确难逃这下场,可是这次却有小家伙在背后操纵,又怎么可能会让将军被无情吞噬?铜钱砸到将军像身上,并没有对将军像造成任何冲击伤害,而是像丢进水里那样,直接融进去,与将军像融为一体。下一枚铜钱也是一样,下一枚也是,下下枚。。。
  随着吸入的铜钱数量越来越多,将军像的体积,也不可避免地开始增大。
  原本只有普通人大小的将军像,融入成千上万枚铜钱后,终于化为一尊巨人。
  或许没有西北峰山这样庞大,至少在高度上丝毫不输于西北峰山,看起来已经完全是同等级的东西。
  而当最后一枚铜钱融入到将军像身体里时,也给将军像带来了第一道指令。
  收到了指令,将军像不再停留在原地不动,朝着阵法中心走去。
  当走到西北峰山山脚时,将军像并没有继续走下去,而是停了下来,直接抄起手中的大刀,对准阵法屏障就是一刀。
  为何会这样?因为将军像的体积实在是太过巨大,哪怕是站在西北峰山山脚,也能够一刀砍中阵法中央,甚至就连有些碍事的藤蔓,也被将军像一刀斩下不少,根本不需要再靠近。
  西峰山,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器物的器灵,小家伙有的,唯有一个光点,似乎很难进行下一步的进攻行动,参与到那破阵的全民活动中去。这种情况自然也在小家伙预料中,没有器物又怎样?何况怎么可能真的没有器物,如果没有器物,这座山又是怎样变成这个样子的?
  器物早就已经分散成无数的光点,散布到西峰山每一个角落。也因此,在这一刻作为器物替代的,便是这整座西峰山。
  没有太多的悬念,化作光点的器物,在西峰山各个角落处,再次明亮起来,远远看去,整座西峰山上,漫山遍野都是点点星芒,璀璨星河一般。
  每一点光芒,都吐出一道光线,向小家伙手中的光点聚集。
  一点光芒是一道光线,十点光芒是十道光线,那么成千上万的光点,延伸出的光线,就只能用数之不尽来形容。
  整座山都是这样的光线,几乎将西峰山笼罩起来,营造出和东峰山类似的环境。
  当上万条光线汇聚在小家伙手中光点上时,整座西峰山所蕴含的灵力,便被这些光线,一点一点传给了这光点。贪婪的吸取着能量,光点也变得越来越大,逐渐成长为一颗巨大的光球,很快,就长到连小家伙都拿不住它的地步。
  当聚集的灵力达到极限,光球也开始不规则的震动起来,向小家伙表示它已经要被撑爆。这种时候,小家伙也没有跟它客气,艰难举起硕大的光球,将其对准阵法中央,狠狠地拍打着光球,仿佛想让它将灵力呕吐出来一般。而在小家伙的不断拍打下,光球还真犹如呕吐一般,直接喷涌出一道巨大的灵力柱,径直射向那阵法中心,瞬间照亮了整个天地。
  西南峰山,臭美的器灵此时也没有继续照镜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却在暗地里,时不时的偷看上几眼,这副努力忍耐的样子,看起来倒是颇为滑稽可爱。
  至于作为器物的镜子,则被小家伙稳稳当当的拿在手上,露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像是镜子要被夺走一样。
  被夺走似乎是不太可能,因为没有人会去做这种事情。既然不是被夺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小家伙必须要暂时让镜子离开自己。一个臭美之人没了镜子,可能就和有网瘾的人不能上网,有烟瘾的人不能吸烟一样痛苦,就算心中不舍,小家伙却还是将镜子暂时送了出去。
  对象便是猫型器物,飞到猫型器物的眉心处,找到那一块凹陷之处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手中镜子,小家伙咬咬牙,终于还是将镜子放了进去。
  放入镜子后,猫型器物原本黑漆漆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僵硬的四肢也开始软化,看起来,似乎是准备变成活物。
  情况也和预料的一样,几秒钟后,猫型器物便彻底活了过来,随之,便立刻做出了和将军像一样的举动:朝着阵法中央走去,直到走到西南峰山山脚时,这才停了下来。没有将军像那样巨大的体型,虽然猫型器物也足够巨大,但想要直接攻击到阵法,却有些不现实。
  所谓山人自有妙计,猫型器物自然也有自己的办法:两只眼睛猛然放出强烈光芒,一只为白色,一只为黑色,对准阵法中心,仿佛激光炮一般,倾泻而出,加入到围殴的行列。
  南峰山,和其他器灵不同,南峰山的器灵面前有着两样器物,扇子和珠子。
  小家伙是珠子的器灵,此时却没有将珠子抓在手中,反倒是把扇形器物抓得紧紧地。至于珠子器物,则悬浮在小家伙面前,附着熊熊火焰,看起来像是个大火球。
  火球悬浮在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小家伙要做的事情似乎不需要多想:煽风点火。
  小手抓着扇子对着火球不停地挥动着,每一次挥动,火球上的火焰就更胜一分,而火球的体型,也莫名其妙的更大一些。
  一点一点逐渐增大,原本只有茶杯大小的珠子,慢慢变成足球大小,然后是西瓜,到最后,随着小家伙不断挥动手中的扇子,火球的半径,赫然达到了十数米之多。
  尽管体积已经大到这种地步,小家伙每一次挥动扇子,却依旧能够轻松煽动火球上的火。
  火球的体积长到一定地步,也不再继续增长,但小家伙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反而更加卖力的挥着扇子。事实证明,这样做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尽管体积没有任何增长,火球的火焰却仍旧在在增多,甚至是浓缩。直到火球没有办法再继续承载那样大量的火焰时,火焰这才终于在扇子的催促下,脱离火球飘了出去,聚成一大团精纯的火焰,飞向了阵法中心。
  东南峰山,同南峰山一样,小家伙调动了两件器物,旗子,以及母树下的弓状器物。
  将灵力灌入到弓状器物中后,便直接化作一把袖珍小弓,出现在小家伙手中,颇为相衬。
  弓有了,剩下的东西,也就不用多说:箭。但是小家伙却没有去找箭,而是做出一个让人意外的举动,没有去找箭,而是直接将旗子放在弓弦上,对着阵法中央,拉开了弓弦。
  难道小家伙想要直接将旗子射出去么?如果真是这样,倒不失为大胆之举,毕竟前面六个小家伙,没有一个是直接把器物当作一次性用品来使用的,虽然也有不少直接用器物来战斗,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这个小家伙真敢这么做,倒是不失为一次创举。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小家伙终究没有打破陈规,将旗子射出去。那么,小家伙将什么射出去了?是旗子凝聚出的风,通过不断的汇聚,化作为箭,射了出去,目标正是阵法中心。
  七座山,每一座山的攻击方式都不相同,但是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现在,唯一一座还没有动静的山,便是东峰山。同时,东峰山也是这八座山的关键,因为只有东峰山的玄武,是没有凝聚成功的,究竟能不能破阵,就要看东峰山的器灵玄武,能做到什么地步了。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