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二章 破阵伊始

  仿佛一条巨大的鸿沟,横亘在玄武器物与东峰山之间。
  纵然糟老头已经动用了他所能调动的全部灵力,玄武器物所逸散出去的黄色液体,也只能停留在东峰山前,无法踏入东峰山半步。
  “这该死的阵法,终于不受控制了么?”糟老头骂道。
  眼下连半点灵力都传不进去,距离蛇头凝聚完成却偏偏只差这半点灵力。
  “明明就要完成了,这该死的阵法。”看着即将成型的蛇头,糟老头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阵法已经完全隔绝阵眼,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就算是糟老头也没有办法挽回。
  “只能这样拼一次了。”情非得已,糟老头只能选择在这一刻,开始破阵。
  一声疾喝,原本漂浮在糟老头身周,将糟老头紧紧包围住的八件器物,准确说来,是七件器物一个光点,迅速向外漂去。漂浮距离没有多远,大概到了距离糟老头两米左右的位置,便停了下来,镶嵌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待器物都固定好位置后,糟老头也开始行动。
  释放出大量灵力,分别灌入到八件器物中。与之前不同,这一次灵力注入后,器物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射出灵柱,或是产生其他什么反应,而是将所有灵力都不客气的收下了。
  吃下糟老头灌注的灵力,八件器物散发出的光芒,似乎因为消化不良,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究竟是什么意义上的不一样,风尘就算看清楚了,也说不清楚,只是光这么看着,就觉得这些光芒带来的感觉,与先前完全不一样。如果说,之前器物散发出的光芒,是死光的话,那么现在散发出的光芒,就是能够带给这些本应该是死物的器物,真正生命力的活光。
  死光没有生命力,而活光却具备生命力,这便就是两者间最大的不同。
  那么这八件器物光芒变成活光,又有什么意义呢?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在活光的包裹下,本应该是死物的器物里,居然真的有东西活了过来。
  “呼呼呼,好多年了,终于又见到外面的世界了。”“真是的,碰上这样的主人真是不幸,居然会自己跑进别人的阵法里去。”“废物主人把我们叫出来是想做什么?”“谁知道呢,估计又有什么搞定不了的事情吧?”“肯定是这样,要不然那老家伙会把我们放出来么?”
  七八个声音凭空出现,将风尘吓了一跳。七八道声音都十分稚嫩,估算其年龄,恐怕只是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子,可在风尘面前,除了糟老头这一个人之外,哪里有那七八个孩子?
  “难道说,”风尘脑海中闪掠过一种可能,眼睛连忙看向那八件器物。
  事情也正如风尘所预想的那样,在光芒包裹下的器物,每一个身上发出的光芒,竟然都变成了一个个体积娇小的小娃娃,欢快的在器物旁飘来飘去,和一旁的小伙伴肆意嬉闹着。
  “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到,这个人究竟?”就连小孩这种靠一男一女才能弄出来的东西,都能够一个人变出来,风尘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糟老头办不到的。
  “都别吵了,现在没工夫和你们闹,还不赶快给我办正事。”正当八个小家伙聊得欢快时,糟老头满脸黑线,呵斥道。
  “凶什么凶,你这也算是求人的态度么?”
  “就是就是,信不信我们不帮你,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凶?”
  “每次都把我们丢到一边,有用才放出来,还这种态度,作为主人简直是失格。”
  “要我们帮你也可以,你以后得每过一段时间,把我们放出来才行。”
  “就是就是,这次十几年都没有放我们出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好像也是有原因的吧,既然这样,那这次就勉强原谅你了。”
  “好了,看你这副模样,这次就帮你一次,可别忘了我们的条件啊!”
  虽然糟老头的态度很不好,八件器物嘴上也不饶人,可在那一言一语下,最终还是没有违背糟老头的意愿,逐渐安静下来,答应了帮助糟老头。
  看到这帮小祖宗们终于安静下来,糟老头心中松了一口气。若是任由这八个小东西这样闹腾下去,糟老头感觉自己会被这些小家伙吵得想要自杀。
  若不是迫不得已,糟老头是绝对不会把这八个闹人的小家伙给叫出来的。
  至于小家伙们说的,以后不许把他们丢在一边,几年都不管,要放他们出来玩什么的,糟老头则自动无视了。
  开什么玩笑,这样吵闹的东西不放起来,光是待在身边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可以的话,糟老头甚至永远不想看见它们。
  “情况怎么样,你们自己在器物里也都已经看到了,就不用我多说什么,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掌控被隔绝的阵眼。”糟老头也不耽误时间,开始下达命令。
  “等下,废物主人。”负责东峰山的小家伙突然说道。虽然很不爽这个称号,眼下糟老头也没时间去和这些小家伙计较这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无视了,继而问道:“怎么了,玄武?”
  叫做玄武的小家伙露出一副为难模样,嘴巴咬着小指头,抬起头用一双萌哒哒的小眼看着糟老头,说道:“别人的准备都已经完成了,可我那只,还没有凝聚完成啊。”
  看到玄武用这种姿态说话,要不是糟老头已经辟谷多年,只怕真要把吃过的饭给呕出来。
  恶心归恶心,对于玄武的问题,糟老头还是必须要回答的:“眼下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虽然没有完全凝聚出来,但也只差最后一步,你将就着用,不差多少的。”
  这话连他自己都没能说服,何况玄武?什么叫做就差一步,你就将就着用?再没有人比糟老头清楚,这东西,只要失之毫厘,结果就是差之千里。
  这样的说辞自然也没办法让玄武认可,只见玄武嘟起他那张肉呼呼的小脸,以此向糟老头表示他的不满。
  见状,糟老头也只好宽慰道:“这也没有办法,这座阵法的反应时间实在是太快,那么短的时间里,我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有求于人,糟老头只能把自己的姿态放低。
  “哼,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去试试看,真是个废物主人。”对糟老头的低姿态十分满意,玄武叉着小腰颐指气使道。“你,”糟老头险些骂出声来,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问题解决后,八个小家伙算是准备就绪。说是准备,其实也就是和器物待在一起。正东方的玄武,直接坐在玄武器物上,一只手抓着龙头,一只手抓住蛇的七寸,面朝着东峰山。
  东南方的小家伙,将旗子平放在两手上,作呈贡状,而呈贡的方向,正是东南峰山,毕恭毕敬的模样,倒还真是有几分味道。
  南方的小家伙,倒是一副悠哉模样,将珠子拿在手里把弄着,时而放到眼前,瞪大眼睛看着珠子内部;时而用手甩来甩去,想看能不能甩出什么东西,似乎只是单纯在玩而已。
  西南方的小家伙,做出了很般配镜子器物的动作:十分风骚臭美的照镜子,一边照着,一边还用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梳子,不断梳理自己头上那几撮毛,颇为滑稽。
  西方的小家伙,就有点寂寞了,因为他和其他七个小家伙不一样,留给他的,只有一个小光点。可这小家伙却丝毫不以为意,将小光点托在手上,目不转睛盯着光点,像是十分稀罕这物事一般。
  西北方的小家伙,则玩得十分开心。拿着铜钱,用小手轻轻擦过后,用牙齿咬了咬,似乎在验证这东西,是不是真的铜钱。可这狠狠地咬了一口后,小家伙反倒被铜钱蹦了牙,捂着小嘴路出一副快哭了的模样。过一会又好了,又拿起这铜钱来玩,但这一次却是将铜钱使劲掰开,因为铜钱具有分裂功能,小家伙没有使多大的劲,铜钱就被小家伙掰成了两个,然后是三个,四个。。。
  和所有小家伙都不一样,北方的小家伙是唯一一个没有悬浮在空中,或者说,是没有选择留在空中的。这个小家伙,拿着碗就这样盘坐在地上,对着远处的北峰山,不断用不知哪来的筷子敲着碗,似乎是在向北峰山乞讨,看他摇头晃脑的模样,倒是颇为可爱。
  最后一个,便是东北方的小家伙,露出一副严肃模样,一手托着太阳器物,一手扶在胸前,遥遥看着远处的东北峰山,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祷念着什么。
  八个小家伙就这样姿态各异的,面对着属于自己的那座山,属于自己的那一处阵眼。
  “这八个小娃娃能干什么?”从八个小家伙出现开始,风尘就在一直关注着,观察着糟老头和八个小家伙之间的关系,以及之后的一系列的动作及变化,期待能看出些什么来。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糟老头处境很糟,那么在那种情况下,糟老头选择找这八个小家伙帮忙,而且看两者间的对话,糟老头很不喜欢这些小家伙,可糟老头还是把它们找来了,如果不是这些小家伙有破阵的本事,风尘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理由,能够解释这个问题。
  “到底有怎样的本事呢?”风尘看着八个小家伙,不免有些期待的想到。
  八个小家伙可不知道,这个坐在远处,什么也不做,看起来完全没有关系的人类,正对自己抱着相当大的期望。
  若是他们能够知道风尘心中所想,只怕会高兴地屁股都翘到天上去吧?
  在风尘的期待下,八个小家伙终于展开了行动。
  几乎是同一时间,带着各自的器物,小家伙们冲向了自己正对着的山。
  小家伙们速度极快,短短几秒钟,便已经来到属于自己的山顶上,俯瞰整座山的全貌。
  在山顶上站定后,没有迟疑,小家伙们立刻就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不约而同的,八个小家伙手中的器物发出光芒来,这光甚至亮到风尘都看不清楚拿着器物的小家伙们,只能远远看到在每座山上,山顶处都有一个耀眼的大光点,照耀着整座山。
  与此同时,站在八座山中央的糟老头,也开始有所动作。
  将双手伸展开来,脸正对着南峰山,而两只手伸直后,一只对着东峰山,一只对着西峰山,将后背交给了北峰山。
  在风尘看来,糟老头只是摆了一个姿势后,便不再动作,这也是因为风尘并不是修行者。如果这时候有一个修行者在场,便会看到,糟老头的双手,正在释放出大量灵力。
  这些灵力并没有向着东峰山或者是西峰山而去,而是全部向上凝聚,聚在糟老头的头顶之上,形成一颗巨大的灵力球。
  灵力球的形状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这些灵力就开始改变形状。
  只见得一团较小的灵力分裂出来,逐渐变成一只毛笔的形状,悬浮在最上方。这支毛笔出现后,较大一团的灵力并没有发生其他变化,反而趋于稳定,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可惜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这团灵力想要偷懒,位于它上面的灵力毛笔,却不肯放过它。
  毫不客气直接戳了进去,刺入到这团灵力中,然后,灵力毛笔便开始搅拌起这团灵力。
  随着灵力毛笔搅拌的速度越来越快,原本还是一团的灵力,逐渐趋于扁平化,最终化成一个面。
  做出一个平面来,并不是灵力毛笔的最终期望。
  当面成型后,还没等它休整一番,灵力毛笔便迫不及待的,开始在这张平面上,肆意挥洒起来。
  风尘看不清楚这支灵力毛笔在挥洒什么,就算是看清楚了,风尘也看不懂,因为这支灵力笔,正在画的,是一条两条的法阵纹路。
  单从这点看来,毫无疑问的,糟老头是想要画出一个阵图来。
  要勾画出一个阵图,至少需要上千条繁杂的纹路,但就是这样一个繁重的工作量,在灵力笔那眼花缭乱的速度下,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完成了。
  当最后一条纹路勾勒完成时,上千条纹路同时亮了起来,将那些原本不曾连接在一起的纹路全部勾连在了一起,酿造成灵韵,而一个简单的阵法,也就在糟老头的头上,凝成了。
  “那是什么,”风尘呆呆地看着阵法,喃喃道:“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玄妙?”
  风尘从没有见过阵法,自然认不出来那是阵法,只是单单这样看着,就觉得那东西无比的玄妙复杂,一眼看去,仿佛整个魂都被吸了进去般,使得风尘为之深深沉醉。
  糟老头可不会管自己的阵法引起了风尘怎样反应,眼下他关心的事情,只有破阵这一件。
  当阵法成型后,糟老头便立刻向小娃娃们下达命令:开始破阵。
  随即,将大量灵力注入到阵法中,为接下来的破阵,做最后的准备。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