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十章 准备

  “这究竟是什么力量?”化解风暴,引动火山喷发,甚至还将一座山岳,变成这种怪异模样,风尘感觉自己大脑似乎有些不够用。“照这速度,等我回到村里,还不知道八座山会变成什么样子。”风尘有些着急,可眼下这种情况,就算他再着急,也是一样无计可施。毕竟糟老头不可能知道此刻风尘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也不会遵循风尘的想法,立刻停下来。
  最后,只能不断向山下赶,希望能及时阻止糟老头,尽管风尘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去阻止糟老头,难道说是因为对这里还有眷恋?但还是匆忙的赶起了路。
  与此同时,糟老头的大刀阔斧,也开始面向第四座山。正对西峰山的器物,与东北峰山上的器物,外表一模一样,也是一颗种子。而这一次灌入灵力后,器物却没有像之前几次那样,射出一道光柱或是其他形态的灵力,注入到在山上的器物中,从而引发异变。
  种子器物被灌入灵力后,同之前几次唯一一样的,只有最初的过程:开始放出光芒。光芒很柔和,并不刺眼,是代表植物的绿色,只是略微显得有些浓郁,叫人不适。光芒逐渐闪亮,当亮到一种极致,谁都无法透过这过于明亮的光芒,看清楚内里种子的真实情况。
  盛极必衰,虽然并不一定适合现在的情况,却不一定就有问题:当绿光亮到极致时,也必然是衰败之时。仿佛昙花一现,种子的光才刚刚达到极致,如果不是一直盯着它,甚至可能连这一瞬间的极致都看不见,就这样在糟老头眼前,砰的一声爆裂开来。方才那极致之亮就这样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一团光点,看上去,似乎是种子爆裂后残留下的部分。
  是糟老头失手了么?从他那气定神闲的姿态来看,这个答案似乎不对。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很快,答案就出现了。这一团光点,并没有就此消失不见,逸散到空气中。而是犹如一面轻纱般,漂浮在半空中,向着西峰山的天空之上飘去,只有一点光点停留在糟老头身周,似乎是替代器物,守护着糟老头。
  光团在漂浮过程中,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原本只有一张手帕大小的光团,随着漂浮高度的逐渐上升,体积竟然也在不断地增大,甚至连那漂浮的速度,也跟着一起发生变化:变得越来越快。最后,当光团出现在西峰上的天空之上时,体积早已增长到可完全笼罩住西峰山。
  光团就这样在西峰山顶上停住了脚步,停滞了大约三秒,便开始缓缓下落。
  并不是全部都在下落,这其中有着一个过程:一开始仅仅只有零星几点,从光团里漏出来。慢慢增加到几十点,一点一点的往下掉。到最后,终于变成了漫山遍野都是下落的光点,甚至开始一团一团下坠。远远看去,整个西峰山都被数不尽的光点点缀着,说不出的美丽。
  而在西峰山顶空上,那一团云朵一般的光团,就好像定居在那一样,一动不动,并没有因为光点的下坠,渐渐稀薄,似乎在内里不断产生新的光点,以此维持自己的存在。
  这并不是西峰山上发生的全部事情,在光点落下后,原本就十分温润的土地中,突然有着一大片植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几乎席卷西峰山上所有的土地,包括那些已经长满杂草,灌木等已经满是植物的地面。就连那树干中,都有不少嫩绿的新生植物从缝隙中钻出。
  这些植物生长速度极快,甚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嫩芽迅速长成大树,灌木,鲜花等各种植物。不一会,整座西峰山竟无一块土地上,没有被充满生机的绿意覆盖,而这些从地里冒出的植物,也没有无限制的疯涨下去,到一定程度后终于停了下来,大概维持在一般树木的大小。
  若不是这样,真不知道任由这些植物自由生长下去,究竟会变成怎样一个模样。
  “已经完成一半的准备,差不多能见到一点成效了。”看到西峰山的变化也已走到了最后,糟老头轻声道。似乎为了回应糟老头所说,原本就已经朦胧的村庄,终于开始了最终的变化。
  说是变化,不如说是完全消失:村子里的房屋,在这一刻,走到它们的终点。
  村庄彻底消失这一幕落到风尘眼里,风尘不由停下脚步,神色复杂的看着,自言自语道:“真是假的么。”虽然帮糟老头做事,可内心深处也同样有一点点的幻想,这些都是真实的,自己这样做,并不会改变什么,如此一来,也就可以彻底地说服自己,去接受那原本美好而又平稳的生活了。可惜,假象终究只是假象,总还是会被人无情的摧毁。
  村庄就这样在风尘注视中,彻底消失,而这块土地原本的样子,这一刻才终于得以显现。
  没有任何房屋的存在,也没有任何树木杂草,纯粹是一块被八座山包围的空地,没有丝毫出奇之处。
  唯有一样东西没有消失,那就是风尘自己住的小屋,位置还是在它原来的位置,只不过原本周围还有两三座房屋陪伴着的它,现在只能是孤独一人。
  “四座阵眼都已经被我掌控,也只能显出这种程度的真实么?”糟老头对目前这种程度并不满意,原本掌控这阵法一半的阵眼,在他想来,怎么也应该能够看到阵法本来的样子,可现在仅仅只是消除了部分虚幻,比起能目睹阵法完整姿态,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也罢,既然这种程度还不行,老夫就再加把劲,我倒要看看,你这阵法究竟是何面目。”并不气馁,眼下事情做到一半,为了离开这里,再怎么艰难,糟老头绝对会昂首挺胸往前走。
  西北峰山是第五座,相对应的器物是一枚铜钱。注入灵力后,铜钱散发出略显深沉的红褐色光芒,朝着西北峰山,射出一道一模一样的铜钱分身,以极快速度飞行着,迅速靠近西北峰山。而在那飞行途中,铜钱的分身,没有像刚才的变化那样有任何体积变异,但却是另一种变化:分裂。一枚分裂成两枚,两枚分成四枚,然后是八枚,十六枚,三十二枚。。。
  只是这样不断分裂,短暂的几秒钟内,硬是进行了几十次,到最后,原本的一枚铜钱,直接变成了数之不尽的铜钱。若是站在西北峰山上,抬头一看,便只能看见那铺天盖地的红褐色,将天空完全遮蔽,甚至连光线都被彻底隔绝。像盖被子一样,连成一片的铜钱铺满了整座西北峰山。遥遥看去,整座山都被这股红褐色浪潮所淹没,根本看不到山体原来模样。
  铜钱落满整座西北峰山后,西北峰山的变化也随之开始。
  体表完全被红褐色的铜钱覆盖,却依旧难以掩盖,在层层铜钱下,山体正在发出闪闪金光这件事。虽然不会太明显,但在那铜钱缝隙中,却难免没有一缕一丝的金光,显露出来。
  山体被铜钱覆盖,终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新的变化,也开始了。
  原本覆盖在山体上的铜钱,从某一处位置开始,像是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给顶了一样,飞起了一大片铜钱,又落在原本位置的附近。而这种莫名其妙的现象,并不是一次两次,而且还是以一种极快的频率,迅速出现在西北峰山各处,霎时间,整座山上都是铜钱在乱飞。
  将西北峰山抛开不管,糟老头视线很快就转向了下一个目标:北峰山。
  对应北峰山的器物是一只碗,因为材料问题整体偏深色,使得那些雕刻在碗上的图案文字,此时一个都无法看清楚,恐怕也就只有糟老头自己,才清楚这些图案文字的真意。
  向碗里注入灵力后,整只碗也散发出一股蓝色的光芒,化出一道蓝色的碗身,沿着地平线,就这样直接冲向北峰山,比之前任何一件器物都要激进。沿途撞到的树木等阻碍物,都被这只碗直接冲开,有些甚至洞穿过去,带起一片狼籍,唯有这只碗,没有受到半点损伤。
  直勾勾的冲撞,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蓝色碗身会直接装上那北峰山。原本以为碗状器物会直接撞开山体,冲入北峰山山体中心。结果却出人意料,碗状器物撞上北峰山后,竟然在接触北峰山山体的一瞬间,整个融了进去,犹如水入江流般,自然的,毫无抵抗的,被山体给吞了进去,与山体融成一体。
  随之,整座北峰山,也开始发生变化:靠向中央的山顶部分,不断向下陷落,而靠向外的山脚部分,则是不断上升,并且向中间部位逐渐缩进。由于山体的改变,北峰山所固有的池塘和溪流,都不得不逆转过去的轨迹,开始朝中央流去。里低外高,池塘溪流竟然全都聚到了中间位置,到最后,换了一个样子的北峰山,遥遥看去,浑然那蓝色碗身的模样。
  北峰山到此告一段落,紧接着要产生变化的,便是那东北峰山。之前,糟老头在对西峰山进行掌控时,使用过和东北峰山相同的器物:种子,轮到东北峰山自己,对应的器物自然不可能还是种子,而是一枚珠子。这珠子和糟老头改变东南峰山时用的珠子有些类似,只不过细节处有些许不同,这枚珠子,表面附着着一些杂质,并不如东南峰山那枚光滑。
  而这一次,当糟老头注入灵力后,珠子散发出的光芒,也有些与众不同:像是金色,又像是红色,甚至还有些黑色夹杂在里面。虽然颜色十分特别,可无论是谁,只要仔细的看上这器物一眼,便会立刻联想到一样熟悉的东西:太阳。没错,东北峰山的器物就是太阳,虽然只是糟老头自己做出来的假太阳,这一刻散发出的光忙,也耀眼到足以让人无法直视。
  太阳器物和最初三件器物一样,只是射出一道强烈光柱,只不过这射击目标,并不是此刻位于山上的器物,而是东北峰山的上空。没错,这次的光柱便是射向那天空,既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光柱直接穿越天际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了。果不其然,光柱射到一半,刚巧是在东北峰山的上空,像是撞上了什么一样,在东北峰山上空停了下来,无法再往前一步。
  光柱的头虽然停了下来,却不意味着尾巴也停了下来。随着器物不断的发射金色光柱,在天空之上,竟然真的被射出一个圆球状,发出耀眼光芒的球体,不断吸收来自器物的光柱。
  大约五六秒后,太阳器物射出的光柱终于消退,而将这所有光芒都吸收干净的球体,也终于完成全部的准备工作,散发出强烈金光,悬浮在东北峰山上空,照耀着整座东北峰山。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光芒的照射,原本还在不断异变的东北峰山,那些不断枯萎再生长的植物们,终于停歇了下来,看起来似乎恢复了正常。
  嗯,植物们都恢复了正常,可是,这也仅仅限于植物,并不代表,所有东西都恢复了正常。至少,有一样东西没有恢复正常,哦不对,与其说是没有恢复正常,不如说是从正常,开始变得不正常。
  这唯一一个不正常的东西,便是东北峰山自己。怎样才能说是不正常呢?山体突然变高算不算正常?山体突然变矮算不算正常?好吧,如果这些都算是正常的话,那么,山顶突然从几百米高,变成几千,上万,甚至根本看不到山顶那样高,这又算不算正常呢?如果这也算是正常的话,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正常了吧。
  至少,在已经回到村庄的风尘来看,这绝对是不正常的。由于村庄的消失,包围村子的栅栏篱笆也都消失不见,想要进入村子,不再只有通过正对南峰山的村子大门这一种方法。这倒方便了风尘,不用再绕路过去,可以直接从东南峰山下来,进入村子所在的空地。
  一路走下来,接下来四座山发生的变化,也都被风尘一一看在眼里,心中说不出的震惊。
  不论是突然长满植物的西峰山,还是被铜钱覆盖,随之乱飞的西北峰山,或者是纯乎已经变成一个碗的北峰山,还是现在已经高耸入云,看不到顶点的东北峰山和它身旁的太阳,都叫风尘震惊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可即便如此,脚下的步伐,却依旧没有停下,不断向前。
  在这样的行进速度下,风尘很快机会到了村子里,或者说,是原本村子所存在的空地上,并且一眼就看到了,那站在村子中央的糟老头:一身破烂衣服飘浮在空中,身周六件器物,一个光点漂浮着,说不出的诡异。
  而这时候,糟老头正准备对第八座山,也就是最后一座山:东峰山,进行准备工作,却被风尘没来由的一声喝止。
  “你给我停下来。”风尘以自己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虽然只是凡人的程度,却也震耳欲聋。糟老头本来正全神贯注于准备工作,突然听到风尘的声音,惊了一惊,手微微一抖,原本已经准备好的动作顿时被破坏,灵力自然而然,也就没能灌注成功。
  糟老头连忙停下手来,调整自己体内开始暴走的灵力,总算是避免了功亏一篑的可能。
  “这小子,净不干好事。”事情差点被风尘搞砸,糟老头怒道。
  虽然心中不想搭理风尘,而这种状况下,也的确无暇和风尘多说,可心里又担心风尘捣乱,没有办法,糟老头只有开口说道:“你小子要干啥,赶快说清楚。”
  风尘一听到糟老头声音,立刻就确认了,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胡子却异常滑稽的老人,就是那个交待自己去八座山上放置器物的人。本来想一句话骂出来,向糟老头好好发泄自己连续几次险些丧命的不满,可是一看糟老头那一脸严肃的凝重表情,又迟疑了。
  “没事就一边待着去,别来打扰老夫。”看到风尘欲言又止,糟老头也懒得管究竟怎么回事,既然对方不说,自己也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去等答案,干脆就直接警告道。
  要是不能尽快将准备工作做完,稍微迟个片刻,可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届时,糟老头想要逃出这阵法,就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