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九章 老人

  这并不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当然更不可能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将军了。
  从红色球体里钻出来的,只是一个衣衫褴褛,面目猥琐的糟老头而已,颇让人大跌眼镜。“虽然花的时间有些久,那小子办起事来还是挺靠谱的。”能够成功让自己出来,就算花的时间略久,糟老头也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十几年的等待,和一日相比,实在太漫长。
  “算起来,老夫被困在这里多少年了?”糟老头用手抓了抓自己凌乱的胡须,努力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尽管这个动作,因为他开叉的胡须显得十分可笑,糟老头却没有在意那么多。
  努力回想他已经在这里已经待了多少年。“三年?五年?唔,看来真的是人老了,连这么点东西都记不住了。”糟老头没有想起来,忍不住一阵唏嘘道。
  “对了,差点忘了这件事了,”糟老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说道:“那小子不知道现在在哪座山上,要是选错了山,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糟老头很清楚,这八座山里,有几座山上发生的异变,一个不小心,完全可能要了风尘的小命。
  “待老夫来看看,这小子可千万别死在这最后一座山上。”气场突然改变,原本猥琐土鳖的感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浩然正气之感,若不是身上衣服实在是太破旧了,就这么看上去,倒真像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仙人,虽然胡须依旧十分搞笑就是了。
  只见得糟老头摆出一个颇为滑稽的姿势,左手放在腰间,右手与肩成九十度,两只手做托莲状,异常的古怪。
  若是此刻被别人撞见糟老头这个模样,肯定要把他当作是疯子送走。
  “嗯,南峰山上没有,西南峰山上没有,西峰山,西北峰山,这有点不妙啊。”糟老头以特殊的术法,勘探每一座山情况,一连四座山下来,却都没有发现风尘的踪影。
  “剩下四座山,除了东北峰山,都是有些危险的异变,现在看起来,这小子最有可能在那两座山里了。”糟老头脸色有些凝重,他所说的那两座山,正是东峰山和东南峰山,两座山的异变分别是地震与风暴。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成为风尘的埋骨之地。
  “东峰山,山体都已经崩溃到这种地步!?”看到东峰山目前的情况,糟老头不由惊讶道:这几乎已经称不上是座山,整座山除山脉外,几乎完全崩溃裂开,到处都是碎石断木,连块比较大的岩石都找不到。“既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就说明风尘那小子从这里离开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山体崩溃程度直接和崩溃开始的时间相关联,因而糟老头能够通过眼下这些场景知晓这些。
  “看来,这小子应该在东南峰山,希望他能够活下来。”东南峰山的风暴可以说是八座山里最为危险,也是最难逃脱的异变。风尘充其量就是个能自立的普通人类,面对这种风暴,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唔,这小子,是疯了么?”将视角放到东南峰山上,糟老头没花上多少时间,就找到了正在狂风中,一点一点缓慢蠕动着,不断前行的风尘。
  “就算是无知,也不能这么小看这风暴啊,这种方法怎么可能躲避得了所有风暴?”看到风尘想用这种方法逃下山来,糟老头顿时一阵无语。
  风尘只是凡人,对于风暴的了解不多,做出的判断难免会有偏差,而糟老头是什么人?至少也是一名修为高深的修行者,对这种不是自然产生的风暴,了解程度远高于风尘。
  在糟老头看来,风尘这种趴在地上移动的方法虽然有一定作用,但是却不可能成功逃出来。为什么不可能?理由很简单,这风暴远不是风尘看到的那么温柔。虽然眼下风尘还没有尝到苦头,但等他通过现在这阵风后,就会发现,他所选择的这条路,并不如他想象那样,只有这一阵风危险,甚至他通过的这阵风,与接下来要遇上的风暴比较,都只能称之为和风,而接下来挡在风尘面前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狂风,稍有碰触,非伤即死。
  “不能等他自己跑去送死了,看来老夫动作得快一点了,必须得在这小子通过这阵风前,把东南峰山给解决掉。”要想解救风尘,唯一的办法就是停下这风暴,而停下风暴的方法,就掌握在糟老头手中,要做自然也必须得由糟老头来做。
  看到风尘身处险境,糟老头虽然和风尘没什么交情,也不会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风尘去送死。更不要说,对方还是因为替自己做事,才会有如此境遇。
  于情于理,糟老头都有责任帮助风尘脱离险境。没敢多浪费时间,糟老头推开房门,走出了风尘的屋子。
  “虽然是虚幻的,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再次见到天空,这还是第一次啊。”从小屋出来后,糟老头没有急着立刻行动,而是抬头看了看天空,即便这天空并不真实,也足以让糟老头一阵感慨。
  “啊,不好,现在还是赶快救风尘那小子,其他的,等此间事了后再做也不迟。”意识到自己走神,糟老头将心神收敛,眼神陡然间变得认真锐利,开始全心投入到正事中去。
  大步走到村子中央,同时也是八座山中央,环顾一圈,仔细确认自己有没有站错位置,若是有一点偏差,糟老头都要进行调整,力求百分百的精确。
  来来回回调整几次后,糟老头才终于找准位置,站在八座山正中央处。
  “动作得快点了,”站定后,糟老头暗自提醒自己道,光是在找位置这种事情上,都花费不少点时间,实在是有些浪费。
  并不是说这时间有多长,只是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就算只有几秒钟,能节省下来还是比较好。
  莫名其妙的,面前出现一堆东西,整齐的摊放在身周,将糟老头包围了起来。
  与交给风尘的器物一样,糟老头所摊放的东西,也是具有奇妙效用的器物。
  “既然风尘那小子在巽位,那就先从他那里开始吧。”为了尽快让风尘脱离险境,虽然顺序改变,多少会给破阵带来一些干扰,糟老头还是决定要先从东南峰山开始。
  面向东南峰山放置的器物是一面旗子,在糟老头指引下,被注入灵力(修行者修行的力量即为灵力)的旗子漂浮起来,散发出淡淡黄光,遥指东南峰山。
  “去吧,”糟老头一声低喝,旗子突然射出一道璀璨黄光,射向东南峰山,看这方向,似乎直朝母树而去。
  如果这时,风尘还待在母树之下,便会看到一道黄光从村里飞出,不偏不倚射中那挂在嫩芽上的弓状器物。
  被黄光准确无误的命中,弓状器物和嫩芽没有被击毁,而是同那旗子一样,散发出璀璨的黄色光芒,并且漂浮起来,不断上升直到来到东南峰山的顶峰。
  当弓状器物和嫩芽停住时,原本只停留在其表面的黄光突然扩散开来,化作成千上万根细线,覆盖了整个东南峰山。
  在这些细线的覆盖下,原本肆虐的狂风,不知为何竟慢慢平息下来。
  仅仅过去几秒钟,那些几乎可以生生撕裂一棵百年古木的风,就这样消失不见,十分突兀且不合理。虽然风暴如此迅速的消失已经是让人吃惊,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更加不可思议。
  狂风平息并不是细线覆盖的终止,虽然风已经停下来了,细线的数量却仍在增多。像是在给整座山织一件毛衣,细线越聚越多,逐渐的,细线连成网,最后聚成团,竟然真的就这样覆盖了整座山,远远望去,整个东南峰山都被一层黄色物质盖住,让人看不见内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风怎么停了?”在东南峰山上的风刚停下来时,风尘就感觉到,并从地上爬了起来。风尘向四周看去,狂风果然都消失不见。可还没等风尘高兴起来,黄色细线就出现在风尘面前,在风尘注视下,逐渐扩散开去,扩散到最后,风尘眼里的画面,全都被这黄色细线取代,再没有其他东西能够留下。
  “这不会是那个声音搞得鬼吧?”风尘此刻对糟老头印象并不好,交给他这么危险的工作,还根本没有提醒过风尘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想要他的命。
  对这样一个不将自己命当回事的人,风尘当然不会有好印象。只不过,要是风尘知道,他能够这么快脱险,全都是因为糟老头冒着无法破阵的危险,以东南峰山为破阵起点时,会是怎样一个表情?
  且不管风尘会怎么想,村子中央,糟老头正在进行第二座山的破阵准备。
  因为起点从东南峰山开始,下一座山便只能选择南峰山。摆在糟老头身周,正对着南峰山的器物是一颗明珠,和旗子一样,被注入灵力的明珠漂浮起来,只不过散发出的光芒并不是黄色,而是那炽热的火红色,仿佛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
  表象化做实质,下一秒,珠子竟然真的喷射出一道火焰,直射向南峰山。
  穿越那上千米的距离,越过那丛丛密林,不偏不倚的命中在温泉源头之上。被火焰射中,放置在源头上的扇形器物和那温泉源头,仿佛一个贪婪的孩子般,竟然将火焰完全吞噬。
  也因此,整把扇子一片通红,而温泉源头也因为这火焰,不再继续向外出水。
  这便是南峰山的异变么?当然不是,因为源头不再往外出水,本来就沸腾着的温泉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蒸发起来。没过多久,整池温泉都被蒸发干净,而因此露出的泉底,竟然和普通的地面大不相同:泉底是通红的。而泉水被蒸发干净后,原本放在源头,现在已经变得通红的扇形器物,竟然开始缓慢下沉着,看起来居然是要沉入那地底之下。
  因为本来就处在地泉源头上,扇形器物沿着源头很容易就沉入了地下。
  而就在扇形器物完全沉入地下那一瞬间,南峰山的异变,终于正式开始。
  原本就已是一片通红的泉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向上隆起,土地因为隆起高度的不断增长,不可避免开始产生裂痕。
  这种隆起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并不是因为就这样停了下来,而是因为,在裂缝中,有东西喷射出来了。
  仿佛火药炸裂般,整个泉底被压抑在其下的岩浆崩开,喷涌而出的岩浆,宛如脱缰野马向天空直射而去。
  与此同时,在整座南峰山上,大大小小十几处地面,都同时出现了这种缓慢的隆起,当隆起高度达到地面所能承受极致时,藏在地面下的岩浆挣开了束缚,争先恐后喷发出来,火红滚烫的岩浆甚至可以喷发到几十米高。
  一时间,整座南峰山上,到处都在发生熔岩爆发,而南峰山也仿佛红莲地狱般,被岩浆整个吞噬,肆虐着。
  “那个老家伙究竟要做什么,把这里全部毁掉么?”东南峰山上,通过黄色细线交织下的狭小缝隙,勉强可以看见南峰山上情况的风尘,难以置信道。
  岩浆爆发这种只存在于风尘想象中的自然灾害,风尘是从未亲眼见过的,只是听村里人说过,在火山地区会出现这种可怕的自然灾害。可南峰山又不是火山,怎么会有岩浆爆发?结合东南峰山的异变,风尘将一切归结在糟老头身上,认为一定是他搞得鬼。
  “得赶快下山,找那个老家伙问清楚。”此时此刻的风尘,还以为糟老头被束缚着无法脱身,想着尽快回家问清楚一切,同时也想知道糟老头是怎么把南峰山弄成那样的。
  风尘还在东南峰山上移动,因为南峰山被岩浆吞没,风尘原本还打算直接从南峰山回村里,现在只能先走东峰山,从山脚处绕回村里。
  距离风尘回到村里还需要不少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里,已经做好两座山准备工作的糟老头自然不会停手,马不停蹄的,便开始进行下一座山的准备工作。
  第三座山是西南峰山,放在西南峰山的器物是一只猫,而现在摆在糟老头面前,和西南峰山相对应的器物,却是一面镜子,只不过这面镜子被完美的分割成了阴阳两面,一面黑色,一面白色,看起来相当古怪。
  注入灵力后,镜子发出的光芒也同镜面一样,是黑白各半的光芒。与之前两座山一样,镜面里射出一道光柱,将黑色和白色混杂在一起,直指西南峰山山顶。
  山顶处,被顶在最高点的猫型器物被黑白光芒直接命中后,整个猫身便同那镜子一样,散发出黑白色的光芒,只是有一点不同:镜子是从中断开的,猫型器物却是交叉在一起的。
  在黑白色光芒的包裹下,原本就体积不小的猫型器物,竟然开始慢慢变大。
  而整个放大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猫型器物,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人头大小,变成了一幢房屋大小,屹立在山顶上,远远看去颇为滑稽。
  这还不算完,当猫型器物停止增长后,紧接着发生变化的,便是整座西南峰山。不知道是不是与猫型器物上的黑白色光芒有关,整座山刹那间变得一片漆黑,这并不是因为天黑看不清产生的那种漆黑(事实上现在天也已经亮的差不多),而是那种染了颜料般的漆黑一片。
  而这种漆黑一片依旧不代表结束,仅仅只是维持了数秒时间,黑色就转变成了雪白。想想看,整座山都变的一片雪白,该是怎样一副诡异模样?至少风尘看的时候,是被吓坏了。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