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六章 刀

  “该不会,是那件器物起了作用吧?”联想到火狼将器物吞入腹中,看着此刻火狼小腹散发出的黄色光芒,风尘不由猜想到。
  火狼躺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倘若不是眼睛还在转动,偶尔瞟风尘几眼,风尘几乎认为火狼已经死了。
  “居然会是这种结果。”风尘苦笑道,看起来火狼已经被制服,可问题却还没有全部解决:风尘需要那件器物去完成最后一座山。可现在器物被火狼给吞了,又该怎么办?
  最初,风尘想到的是,就这样把火狼直接带走,把它当作器物来用,但一看到对方那仅比自己小一点的庞大身躯,风尘觉得这个计划还是需要考量的,所以没有去这样做。
  既然不能把火狼带走,那么留给风尘的选择,似乎就只剩下取出器物这一条路。
  想通了这一切,风尘将落在不远处的柴刀捡回,走到火狼旁边,却发现原本眼睛还是到处乱瞟的火狼,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自己的目的,竟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想到自己接下来的确要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风尘忍不住对火狼说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火狼不知道有没有听懂风尘说的,不过眼睛却转开了,没有继续看着风尘,让风尘松了口气。
  “话又说回来,你现在这么难受,不就是因为这玩意么,虽然是因为我把东西扔给了你,但是吃下去可是你自己造的孽,我现在这么做相当于帮你减轻痛苦,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啊。”风尘用言语宽慰着火狼。
  且不管火狼听不听得懂,或者就算是听懂了,会不会理会风尘也是个未知数。
  不论结果如何,风尘也不能停下手来,慢慢蹲下,将柴刀抵在火狼小腹处,还没有等风尘动手,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火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腹被碰触后,太过痛苦而恢复了部分行动能力,竟然一口咬住了风尘握紧柴刀的手臂。
  一股钻心的剧痛从手臂上传来,猝不及防下的风尘因为手臂剧痛,握着柴刀的右手一松,柴刀就这样掉到了地上。
  “这畜生,居然还有力气。”风尘强忍住疼痛,左手一拳打在火狼眼睛上,期望能让火狼吃痛,从而松开咬住自己右臂的口。
  火狼本就已经遭受腹部器物带来的疼痛,现在又被风尘奋力一击击中眼睛,两股疼痛叠加在一起,直让火狼嘴巴都哆嗦起来,风尘也抓住了这个机会,迅速缩回了右臂。
  成功解救右臂,风尘顺手将地上的柴刀捡回,顾不上右臂上的伤口,完好无损的左手抄起柴刀对着火狼就是狠狠一下,又是打在了火狼的眼睛上,毫不留情的。
  眼睛本来就是极为脆弱的部分,先是被风尘狠狠一拳,现在更是被武器直击,火狼眼睛就算保护再好,也终究是在风尘这双重攻击下废掉了一只。
  “嗷呜!!!”被风尘弄瞎了一只眼睛,火狼愤怒到了极点,冲着风尘疯狂咆哮,甚至都不管自己体内的器物还在作祟,犹如疯狗般扑上来,要将风尘咬死。
  虽然不知道火狼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但风尘却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好受。光是从小腹处越来越亮的黄色光芒,风尘就能大致推断出,眼前这头火狼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不过看起来,这家伙是要拼命了。”看着火狼身上发出的耀眼红光,虽然压不住小腹的黄色光芒,却将火狼身体周围照亮的犹如白昼。这种状态下,纵然火狼已经伤痕累累,风尘也不敢轻敌,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风尘自己的伤势,也不比火狼轻到哪里去。
  “看起来好像是躲不开啊。”火狼速度仿佛没有受到伤势影响,甚至比起受伤前还要快上许多,以这样的速度扑过来,凭现在的风尘是不可能避开的。
  没有更好的选择,风尘只能挺起柴刀,灌入所剩不多的体力,正面迎击火狼。
  风尘挥舞着柴刀狠狠剁在火狼头上,但却因为火狼的力量远比风尘想象要大,即便已经拼尽了全力,想要压住火狼的扑击,可结果却是,风尘在火狼的攻击下,被整个扑倒在地。
  火狼一击成功,自然不可能毫无作为,就好像男人推倒了女人后,不会毫无动作那样。
  没有任何迟疑,火狼张开血盆大口,就朝风尘头颅咬来。
  因为太过靠近,风尘甚至都可以看到火狼的咽喉在不断蠕动。“怎么可以就这样你这畜生给吃了。”危机之下,风尘两只手本能的抓住了火狼嘴巴,奋起力量,不让火狼咬中自己。
  嘴巴被风尘抓住,这种感觉可以说相当不好,火狼头颅不住的晃动,想要将嘴从风尘手上解放出来,四条腿挣扎着,锐利的爪子给风尘身上增添了不少伤痕,很快,风尘胸前的衣物就被火狼撕裂得七零八落,浸染着风尘胸口上伤口溢出的鲜血,几乎成了血衣。
  可不论火狼怎么挣扎,哪怕是已经让风尘手臂流血到浸湿整件衣服,让风尘胸口划出了几十上百道划痕,风尘都没有松手。他知道,只要手一松,火狼就会毫不留情的咬死自己。
  血不断在流淌,胸口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是流出的鲜血却连火狼爪子都给染红了,而手臂上的血液,因为火狼的挣扎,伤口不断扩大,被溅洒得到处都是,溅在地上,风尘衣服上,还有火狼身体上。而每一次风尘的血液落在火狼身上,火狼的挣扎便尤为激烈,随之,风尘胸口就有更多血液溅洒出去,如此,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一人一狼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几十秒后,几乎快要脱力的风尘,终于在漫长等待过后,感觉到,火狼的挣扎力度,开始有了减弱。
  “这畜生,总算要没有力气了么?”风尘松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和火狼一样,力量即将用尽,只要火狼再坚持片刻,风尘相信,最后惨死的绝对会是自己。
  风尘冷眼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火狼,已经无力挣扎的火狼,此时体表红光已经是一闪一烁,恐怕再过不久就要彻底消失,反倒是小腹的黄色光芒,此时已经完全盖过红光,如果不是风尘早就知道,这黄色光芒是从火狼小腹发出的,单凭现在黄光的强度来看,是完全看不出光芒究竟从哪里发出的。
  伴随着红光衰弱,风尘可以清楚感觉到,火狼力量也随之不断减弱,减弱,直到没有一丝力量留在这具身体里。
  等到火狼没有任何挣扎迹象后,风尘这才松开了手,解开了对火狼的束缚。
  这一次,再没有像之前那样,火狼趁着风尘放松警惕时,再给风尘来上一次偷袭,而是在失去风尘力量支撑后,就连站立都难以维持,风尘手一松开,火狼就整个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畜生,真是差点就要死在它手上。”看到火狼终于是被制服,风尘全身气力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彻底瘫软在地上,身体疲惫到了极致。
  “不行不行,现在可不是瘫在这里的时候。”虽然疲惫不堪,风尘还是爬了起来,缓步走到不知道何时被丢在一旁的包裹旁,打开包裹,拿出了一大堆药物和纱布绷带,在自己伤口上上药包扎,“要是再不处理伤口,可就真的要交代到这了。”风尘一边上药,一边想到。
  因为伤口实在是太多了,风尘最后也只好按照区域来上药包扎,尤其是胸口处,伤口多到已经分不清楚,风尘也只能随意在上面涂抹上一层药物,然后再整个包扎起来。
  整个一圈弄下来,风尘全身上来都缠满了绷带,整个一木乃伊模样。
  “好了,现在可以来料理这头畜生了。”将最后一处伤口包扎完毕,体力也恢复了些许,风尘看向不远处的火狼,缓步走了过去,准备将器物取出,继续声音主人交给他的任务。
  “这,这是怎么回事?”走近以后,风尘这才发现,原本一直发着红光的火狼,不知为何,红色光芒全部布在了体表,而原本从小腹发出的黄色光芒,也同红色光芒一样,仅仅只在体表附着着,两种光芒遍布在火狼表面,交叉处仿佛裂开一般,看起来煞是恐怖。
  “嗷,嗷呜,”似乎是看到风尘靠近,火狼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把风尘吓了一跳:“我去,这畜生居然还活着。”火狼的状况有多么糟糕,风尘无法体会,但光是看着,风尘都已经觉得十分凄惨了,想到这里,风尘不由得有些同情这头火狼。
  “我说兄弟,反正你也这么痛苦,不如我就直接把你送走吧,省得你这个样子要死要活的,活着也是受罪不是么。”风尘冲火狼提议道。但火狼终究只是一头狼,无法理解风尘的意思,更不可能做出点头这种举动,仍旧痛苦不堪的呻吟着。
  风尘也从没有想过火狼会回答自己,问只是为了让自己心里过得去而已,没有等火狼给自己一个回答,风尘举起手中的柴刀,再次瞄准了火狼小腹,只等着一刀落下,就将火狼开膛破肚。
  可还没等风尘柴刀完全落下,心中突然一阵悸动,仿佛要发生什么重要事情一般,手中柴刀,也因为这莫名的悸动停了下来。可这一停下来,悸动却又消失不见,宛如错觉。
  “不管那么多了,赶快把事情办完,再这样下去指不定又要出什么乱子。”风尘不敢再等下去,也无暇思考什么,已经挥到一半的柴刀,再次落了下去,可这一次,风尘还是晚了。
  “这是什么东西?”一颗血红色的颗粒,突然出现在风尘的眼前,漂浮着,缓慢移动着,不对,不止一颗,很快风尘就发现了第二颗,第三颗,一颗颗漂浮在空中,在风尘的视线里,缓慢的,飘到了火狼身上,滴在了火狼体表,就这样融了进去,不见踪影。
  “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风尘想到一种可能,可是这种可能却让他不敢去想。
  向下一看,果然如同自己预料那般,这些血红色颗粒,都是血珠,而这些血珠的出处,不是其他,正是风尘自己身上的伤口。就算有绷带包扎,却依旧在一滴两滴的向外遗漏,然后漂浮在空中,被送到火狼身体里去。
  “我的血,怎么会?”风尘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真相,自己的血液,竟然就这样被火狼给吸走了,照这个趋势,怕是很快就要被彻底地抽干。
  “不能再拖下去了,”连血液都被对方夺走,风尘哪里敢再拖延半点时间,一旦血液被抽走过多,不用火狼动手,到时候死的,自然就会是他自己了。手上的柴刀对准火狼狠狠一刀落下,但是结果却让风尘绝望。
  整把柴刀都被弹飞了,仿佛砍中了坚硬的铁块般,反震力道震得风尘根本握不住柴刀,只能任其弹飞。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停留在火狼体表的红光与黄光再次亮了起来,整个身体都淹没在两种光芒里,让风尘无法看见其躯体。
  “这头狼要发生什么异变了么?”看着交相辉映的两种光芒,风尘没来由得想到。
  到了这种地步,风尘已经不想再去做任何努力,怪物终究是怪物,自己只是一个人类,就算拼尽全力,也只能做到这种地步,终究还是逃不过一死。
  “不知道这头狼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放弃了抵抗,风尘的心境也开始改变,甚至破罐子破摔猜想着火狼会发生什么变化,哪怕这种变化对他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红黄两色光芒并没有一直这样亮下去,很快就在风尘的期待中,慢慢衰弱下来,直到两种光芒最后变得不那么刺眼,可以看清楚光芒下的事物时,风尘才看到了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一幕:一把火红色的刀,一件弓状器物,一个发着红色光芒,一个发出黄色光芒,两件东西交错在一起,呈放在风尘的面前,一动不动的。
  “这,这,这就是刚才那头火狼?”看着地上的两件东西,风尘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弓状器物自然就是声音主人交给自己的器物,可这把火红色的刀是怎么回事?
  被光芒淹没前是一头狼,光芒消失后却出现一把刀,除了火狼变成这把刀,风尘想不出还有其它可能。
  “而且,我的血居然也没有继续流了。”虽然没有注意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向火狼的血就这样莫名停了下来,就和它莫名流出去一样,风尘不得不认为,这两者之间,是有着联系的。
  而这个时候,如果声音主人在场的话,就会告诉风尘,这种现象,叫做血炼。
  血炼,顾名思义,以血祭炼,所祭炼的东西,必须是通灵的兽类,这种兽类也叫做魔兽。修行者可以用自身血液祭炼魔兽,从而炼制出强大法宝或者是武器。
  但是血炼有一个极大地限制,那就是必须魔兽自己同意,修行者才能够血炼,否则魔兽只要有丝毫抗拒,血便无法融入到魔兽身体里,自然无法血炼成功,可一旦血炼成功,炼制出来的法宝将会与主人产生灵犀,用起来不但更得心应手,威力也远比一般武器强大,甚至可能产生器灵,成为一把拥有生命的武器。
  只不过血炼出来的武器,质量好坏是由魔兽等级决定的,越高级的魔兽,血炼出的武器也就越好,可越是高级的魔兽,就越不容易驯服,血炼自然也就更为困难。
  因而,血炼这种炼器方法虽然广为流传,真正使用的人,却并不是太多。
  而就在刚才,因为风尘和火狼交战中,溅洒了大量鲜血在火狼身上,为血炼提供了条件。加上器物的影响,和与风尘交手的失败,终于折服了这头桀骜不驯的火狼,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主动引发了血炼,将自己血炼成了这一把火红色的刀,出现在风尘面前。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