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尘途

月篝

12阅点/章
(前20章免费)

免费章节

手机扫描阅读

第一章 小村少年

  “嘿,老张,今天打回来什么好猎物没?”
  “你这问的好,看,两只野鸡,一头野猪。”叫做老张的中年汉子回答道,提了提手中还不断挣扎的野鸡,以及一头死猪,不无炫耀之意地展示给对方。
  “啧啧,好肥的两只野鸡,这头野猪怕是能刮下来百来斤肉,你们家这个月有福了,看来我得串串门去。”对方看了看猎物,艳羡不已道。
  “哟,王大妈,最近有啥新鲜事不?”
  “当然有啊,听说最近呐,老李家姑娘和老陈家小子走的挺近的,好几个人在小树林背后,看到他俩在谈情说爱呢,指不定哪天俺们村又有喜酒喝了。”王大妈笑道。
  “你这小子,不好好干活,光在家里睡觉,今天看我不打死你。”身穿粗布麻衣的中年汉子,拎着一根木棍,追打着一个年纪不大,却似闪猴一般,灵活逃窜的孩子。
  “看啊,老赵又在教训他那个懒儿子。”一旁有人说道。
  “老赵这个儿子,也算是懒得可以,十天里要是能有一两天干活,就算是奇迹。偏生那么懒的一个人,有这么好的身手,真是浪费啊!”有人不无惋惜道。
  诸如此类的对话,每时每刻,不分门户,不分对象,发生在这,一个群山环绕的小村。
  因为被群山环绕,村里无法和外界进行交流,倒也算得上是一个世外桃源。
  村里一共百余户,每家每户姓氏不尽相同,倒也算个奇异现象。村子里面,没人知道自己为何会住在这里,哪怕是村子里年纪最高,已过百岁的老人,对此也是知之甚少。
  仿佛从遥远的过去开始,村子的人们就在这里扎根。
  正因为无从得知,慢慢地,也就没有人去关注这件事。
  没有和外界交流的渠道,小村人们,从来都是自给自足。好在这村山好水好,土地也适合耕种,村民们就靠着种地,打猎,挖井,饮用山泉等原始的方法生活着。
  或许正是这种环境,造就出来的人们都十分的勤劳友善。地是大家一起耕种的,水也是大家一起挖的井,打猎经常一起搭伙,上山挑水也从来是结伴而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夕阳,不经意间来到。
  对村里的人来说,天黑就意味着外出的结束,除了邻里间的往来,或者是人有三急,不得不出门外,村民们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选择离开家里的。
  而夕阳的来到,也意味着上山打猎或者是砍柴的男人们,归来的时刻到了。
  每当这个时候,村里的妇女们,姑娘们就会来到村子的最南边,也就是上山的唯一路径,等着丈夫,父亲,爷爷,儿子,或者是心仪对象的归来,形成一方别致的景色。
  上山并不算太危险,何况还是这么多人一同去,但是亲人间的担心,总是难免的。
  就算是没有带回任何猎物,只要人平安,就足以让这些守在家里的女人们满足。
  同样的,每一个归来的男人,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个,或是两个亲人迎接,有些甚至是整个一家子全都来了,毕竟这里的娱乐不多,待在家里也是无聊。
  这么一汇合,加上上山打猎砍柴的男人,一家十几口都聚在这里,也不是多么少见的事情。
  而夹杂在这些愉悦人群里的,是一个有些格格不入的存在。
  “小尘,没有受伤吧?”注意到这个孩子的存在,相熟的中年妇人关切问道。
  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十一二岁的样子,但是却和周遭的成年男子一样,不,是拿着更多的猎物。不仅如此,在他略显瘦弱的身躯后,还背着相当于两个他大小的木柴。
  “没有受伤,多谢了,周妈。”少年露出稚嫩的微笑,回答道。
  然后,就这样走过去了。
  少年所前进的方向,没有亲人的迎接,或许有村民的问候,少年也只是笑笑,没有一点驻足的意愿。而少年前进的方向,只有一处矮小的木房而已。
  “我回来了。”口里习惯性的念着,少年将沉重的木柴轻放在窗下,脚下提了提,将荡起的尘土甩掉,随之,提着猎来的两只山猪,推开支扭作响的屋门,走了进去。
  没有人回答少年,因为屋子里没有任何人存在,一眼就能看尽的房间里,装饰着的,仅仅只是床,方桌,板凳,橱柜,炉灶这些。虽然简单,却摆放得错落有致,打扫得十分干净,成为少年的家。
  没有急着休息,因为肚子已经开始闹腾,额外折腾半个多时辰,少年总算是将晚餐解决,顺带整理完碗筷,便没有别的事情要做。
  一般在其他的村民家里,不是自己一家人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就是做做游戏,打发这段无聊的夜幕时间。再不然就是跑到邻居家里去,聊聊家常什么的。
  至少,对于其他村民来说,打发掉这段时间绝不是难事。
  可对于这少年而言,却有些困难。
  首先,少年没有家人,其次,少年也不愿意去其他人家里叨扰。“还是做木雕吧。”少年选择了他经常做的一件事情,镌刻木雕。
  这手艺是少年自己摸索出来的,没有经过别人的教导,不如说整个村子,镌刻木雕的人,也就只有少年一个。工具自然是少年自己做的小刀,而材料则是少年从山上砍下的木柴。
  虽然工具和材料都十分简单,但对于已经熟能生巧的少年来说,镌刻一个精美的木雕,已然不是什么难事。半个时辰的功夫,少年手中,一个颇有模样的木雕,便已经成型。
  虽然细致地方十分粗糙,但却依稀可见其模样。少年将木雕来来回回的把弄着,像是在端详,又像是在把玩。“是这种感觉么?”少年盯着木雕,嘴里念叨着。
  挠了挠头,少年将木雕放在方桌上,又拿起另外一块木头,开始新一轮的雕琢。
  又是半个时辰的功夫,少年手中的另一个木雕,也逐渐成型。
  这次少年没有把弄,而是将这个新产品放在前一个的旁边。两个木雕靠在一起,正对着少年。打量了一会,少年还是有些不满意:“好像差了点什么。”
  少年拿出了第三块木头,不同的是,这一块比起之前的,要小上许多。看起来是要雕刻一个小孩?答案很快便得到揭晓,第三个木雕很快也雕刻好了,果不其然,出现在少年手中的木雕,是小孩模样的。而之前两个,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加起来正好可以组成一家。
  心中也正是这样想的,将第三个木雕放在前两个木雕中间,浑然一家三口的模样。
  “这应该就是家吧?”少年看着三个木雕,嘴里漏出这么一句话来,略带感伤。
  或许在这个小村庄里,有着百余户人,但唯独只有少年这一户,只有少年一人。
  “还是早点睡吧。”少年意兴阑珊地将三个木雕收起来,正准备休息,却响起了敲门声。
  “小尘,你睡了没?”声音正是周妈。
  “没睡呢,有什么事么?”少年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前,将门拉开。
  “没什么,来,这些给你。”一打开门,周妈二话不说,直接推给少年一个包裹。
  “这些?”少年疑惑道。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就一些衣服罢了。”周妈解释道。
  少年默然,许久后才说道:“周妈,谢谢你。”除此之外,却没有更多的表示。
  这样的反应或许早就有所预料,周妈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小尘你肯收下就好,只是。”周妈迟疑了半天,看着少年倔强的表情,到最后也没有把这个只是给继续下去。
  “我先回去了,还有什么缺的东西就和我说,没什么好顾忌的。”周妈看来只是来送个东西,送完就打算离开。对此,少年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更没有挽留。
  不一会,周妈的身影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真的是,对不起了。”少年将门合上,把怀中的包裹放好,却没有拿出来看看的意思。
  实际上,这并不是风尘第一次接受周妈的东西。
  起初,少年并不愿意接受,次数一多,少年也就不坚持了。
  只不过收是收下了,却从来没有拆开过,更别说使用。
  少年也知道这样做很不礼貌,但是心里却总有道坎。
  周妈对他很好,村里人都对他很好,但却不知道为何,少年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想到这里,少年把放好的三个木雕,又拿了出来,看着已经成了一家的三个木雕,少年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痛苦。
  “为什么我没有办法接受他们?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放开这些?”少年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一如这几年来的无数夜晚,少年带着疑问,进入了梦乡。
  “孩子,你要记住,我是你的父亲,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父亲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这没有关系,以后,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的。现在,你只要知道,你接下来所要经历的种种,无论是多么的让你沉醉,你都要坚信一点,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
  梦中的少年,看着眼前这一幕,那是一个父亲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尽管少年并不明白,这个父亲所教导的,是什么,又是什么意思。但少年却不得不去认真听,去理解,去体会。
  只因为,那个少年眼中,正在听父亲教导的孩子,正是少年自己!
  假的?都是假的?少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少年也不会去在意这么多,可若是从懂事开始,就不断地做呢?少年无法不去在意,也无法不去相信,哪怕不理解这一切。
  这也就是少年始终不愿意接受村民的原因。
  不论少年感受如何真实,心中始终有这个梦在,心里始终在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
  这种情况下,让他如何去相信?
  “可是,就算我知道这些都是虚假的,又能怎么样?”少年疑惑,曾经试过离开村庄,但是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这片森林,如若不是退得及时,到了夜晚,恐怕连回都回不来。
  前进?前进不了。后退?后退不能。少年正是陷入了这样一个窘境。
  “嘿嘿,小子,原来你早就知道眼前一切都是虚幻。”沉睡在梦中的少年,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让少年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第一次碰上这种情况,少年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
  “别激动,冷静一点,不然梦境一破,我就没有办法和你对话了。”声音有些颤抖道。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可涉及到虚幻这件事情,少年考虑了几秒,决定还是按照声音所说的,平静自己心情。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少年平复心情后,立刻询问道。
  “我是,算了,我是谁和你说你也不知道,先谈谈你的问题吧?”声音主人说道。
  “我的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少年有些不相信声音主人,故作疑问道。
  “嘿嘿,你有什么问题,你自己不清楚么?”声音的主人可不是少年这等孩童,见过的人比少年吃过的米还多,哪里能不知道这是少年故意而为,故意戳中少年软肋,不无得意道。
  “就算我有问题,你又能做什么?”少年有些不爽道。
  “嘿嘿,能做什么?帮你破开这虚幻,如何?”声音主人笑道。
  “你,你可以破开这虚幻?”少年的声音颤抖起来。困扰了他几年的问题,突然有一天,在梦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它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由不得少年不激动。
  至于怀疑,在这样一个自己都怀疑的世界,终于有人认同自己,并且肯指出一条明路,就算明知道不可能,少年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更不要说,结果,还不一定。
  “只要你愿意按照老夫说的去做,我就可以帮你破开这虚幻。”声音主人回答道,却难掩声音那一丝被压抑的兴奋。
  “你帮我,那你又有什么好处?”很快便反应过来,世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对方如果没有任何目的,少年说什么也不敢相信。
  “嘿嘿,小子,感觉倒是挺敏锐的,没错,老夫不可能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不过,老夫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偏偏不告诉你,要不要按我说的去做,你自己选择。”声音主人捉弄着少年。
  “你!”少年一阵气结,如果是别的事情,少年说不定就这样放弃,唯独这件事,少年无法放下。
  “我答应你行了吧。”少年咬牙道,看上去极不情愿,却无可奈何。
  若是声音主人现在就站在少年面前,恐怕会被少年狠狠揍上一顿,前提是,少年能够打赢声音的主人。
  “小子,算你聪明,你也别怪我抓住你软肋,老夫这也是迫不得已,若是有其他的办法,老夫何必为难你一个孩子?”声音主人说道。
  “你告诉我怎么做就好,我对你的目的不感兴趣,只是希望你别骗我。”少年冷哼了一声,声音中透露出不满。
  “当然不会骗你,老夫这点信誉还是有的,”声音主人有些自傲道,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既然你答应帮我做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对你自己也有好处,老夫都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不过我可没有欠人人情的习惯,这样吧,小子,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人情什么的就算了,如果你真的没有骗我,能够帮我破开这虚幻,就已经是对我有天大的恩情,至于我的名字,”少年顿了顿,说道:“我姓风,单名一个尘,你就叫我风尘吧。”

目录

目录排序

傲世尘途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傲世尘途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