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子里的秘密

赵谦

300阅点/本

立即订购

手机扫描阅读

3.微笑是有力量的

  周一下午刚上班,物业经理周锦华办公室的门就被撞开了,严大磊气冲冲地进来了,这把周锦华吓了一大跳,因为严大磊拳头攥得嘎巴响。身上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气味。
  “周哥,我今天来给你告个别的。”严大磊瞪着红红的眼睛说。周锦华跟严大磊还算熟,他是去年下半年来这个小区里租房子住的。由于平时只有他跟儿子生活在一起,自己从事的是又脏又累的砖瓦活,所以几乎没有人理会他。
  “怎么,你不在这里住了?要搬到哪里去?哥给你送行。”周锦华问。
  “你是要给我送行的,我临死都要拉个垫背的。”严大磊愤愤地说。周锦华心里一紧。连忙说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孩子惹你生气了吧?”严大磊说:“是我的孩子,一大群不懂事的孩子。他们去年拆了我的房子,连个说法都没有,害得我房子没有了,老婆也跑了,我去了好几个地方反应情况,理都没人理我。我再也不能忍下去了。”
  “就为了这?”周锦华故作轻松地问。他要先稳住严大磊。并为他倒了一杯水。
  “为了这还不够吗?小强在学校里都被人歧视,他成了没妈的孩子,学生还骂他是没有窝的小老鼠。”停了停,他继续说:“大哥,你知道吗,别看我长得凶,可我不想惹事,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小强受委屈。都是我这个没有本事的父亲,所以,也无所谓了,我不能看着那些有权有势不给解决问题的人整天幸福的过日子。我痛恨他们!我痛恨所有的人!”严大磊几乎是在咆哮。
  周锦华感觉事态有点严重。连忙过来把杯子递给他,说:“弟弟,千万别干傻事,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小强怎么办?他妈走了,你想也让他没有父亲吗?”一句话让严大磊愣了一下,但迅即又咆哮了起来,“我不管这些了,眼不见心不烦!”显然他又把孩子受罪跟拆房子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稍微冷静下来,缓缓地说:“哥,你不说其实我也知道,去年我来这里租房子时,你就顶着很大的压力,我去了好几个小区,看我这个样子,谁敢收留我啊,你还在水电方面尽量照顾我,所以弟弟心里记着你呢。”
  周锦华一听感到有机可乘,连忙说道:“听哥哥一句话,别走极端,你放心在这里住吧,我会继续照顾你,有啥困难跟哥说就行,千万别拿哥当外人。”
  严大磊说:“不可能了,我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我现在算看透了,像我这种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的!你拦我也没有用,你也拦不住我!”
  周锦华问:“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严大磊说:“我现在就到规划局找去,估计还是没人理我,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按了一下自己的裤兜。
  周锦华想了想,站起来,从橱子里拿出来一个塑料袋子,然后抖出来已经体恤衫,说:“弟弟,换下你的脏衣服来,我这件刚买了还没有穿过呢,然后到镜子里来,看看你自己,谁说你长得凶了?去年那几家小区之所以不敢租房子给你,是因为你总是没有个笑脸,像谁欠你多少钱似的,我是看着孩子的面才租给你的。”说着也不管严大磊愿不愿意,就三两下把他那身臭烘烘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拿过来一个小镜子给他照,是件白色的T恤,穿上果然精神。
  严大磊说:“哥,你对我的好,我记着呢,正好你这件衣服陪我上路。”说着就气哼哼地走了。周锦华拦也拦不住。
  走在路上,严大磊感觉今天的天气其实很好,蓝天白云。周围的建筑工地上有节奏地响着机器的轰鸣。他太熟悉这种声音了,他想要不是有这档子事,他会在工地上好好地干活,然后老婆会在家里给他做好饭,儿子在写作业,然后等他回到家里,洗掉一身的泥水,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再去乘凉。可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想到这里,他又加快了步伐。
  可是,很快有个小伙子就追上他,然后回头冲他点点头笑了笑,白色的小虎牙很可爱。
  上了公共汽车,一会就有个人笑着给他让座,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屁股坐下来。旁边的一个小姑娘也冲他笑了笑。他发现这个小姑娘有点像自己的侄女,复又看去,根本不是,但小姑娘笑得很甜。
  到了局门口,门卫拦住了他。他早就打算好了,要是他们不让进,就硬往里闯。他先是装着系鞋带,然后站起来,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我进去找个人。”门卫满腹狐疑地问:“你找谁,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严大磊转过身去,装着掏手机,这时背后传来门卫的声音:“你进去吧,不过快去快回。”他心怦怦地跳起来,没想到这么顺利。他一路小跑,想马上跑到一个管事的那里去,他甚至想这个管事的人今天再粗暴地拒绝他才好呢,这样的话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就天经地义了。
  推开一个办公室的门,只有电脑亮着,他忙退出来,背后却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你找谁,有什么事吗?”他又进去,这才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算了,这个家伙太老了,不划算,于是赶紧找了个理由说走错门了。但老人的话却传来过来:“你年轻真好,想不对你笑都很难。”他禁不住一愣。摔门的力气也小了许多。
  在另一件写着局长室的宽大屋子里,他没看见人,刚想走的时候,后面却进来一个人,是个女的。大约有三十五六岁。他来过很多次,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那硬硬的还在。女的打量了他一下,问:“有什么事情啊?”然后对他宛然一笑。这让他有点尴尬,因为这种笑与他的目的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但他还是恢复了镇定,大声说道:“什么事情,还不是来反映我房子的事情!你们到底给办还是不办?要是不办的话,就直接告诉我一声,我就不浪费时间了!”
  “你这个同志怎么这样啊,我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呢,就发火,别忘了微笑的力量奥。”然后自我介绍说姓董,并让他坐了下来。她自己则拿出来一个记录本。
  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把重复了上百遍的事情再说一遍。但是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认真劲,他又忍住性子叙述了一下。
  “好吧,我会把你的事情尽快跟有关的同志商量一下,尽管你这个事情有点复杂,但是总会有办法解决的。”这个答复让他感觉很意外,以前从没有别人这样回答过他,基本上都是一下子就把他给否定了。当然他还是很快找到了破绽,略带不满地说:“有关同志是谁啊?该不会又让我等到猴年马月吧。”这个女的也没有生气,而是说:“抱歉,我不该用这个笼统的词,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们最近在整顿机关作风,并且在清理积压的案子。当然你也要有思想准备,也不一定非要赔偿你,我们会严格按照政策来办事。但是不管怎样会给你个说法。”
  “这是真的吗?”他吃惊地问。这是他头一次听到这么具体的答复,“好的,我会继续等的。谢谢你。”他好久没有对人说声谢谢了。女的叫住他问了个让他摸不着头脑的问题:“你相信微笑的力量吗?”他茫然地点点头。
  出了局大门,门卫冲他笑了笑,他连忙又说了声谢谢。
  回到小区,他来到物业办公室,里面没人。他看见了脏衣服已经洗好,挂在衣服绳子上了,天气热,已经快干了。他心里暖暖的。这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猛然看见衣服后面的图案,有两个人在笑,上面写着:相信微笑的力量。他禁不住愣住了。再仔细看时,发现这个图案根本不是体恤衫原来就有的,而是绣上去的,很显眼,也很美。
  这时,周锦华回来了,看见严大磊,他一下子放松了很多,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问题反映过了吗?”严大磊把上访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指着体恤衫问:“你是特意让我穿上它的吗?”周锦华说:“是呀。”然后告诉了他原由。原来他是个急性子,脾气暴躁,很不适合从事物业这样的服务行业,以前给他提意见的业主很多,为了限制他,老婆最近就在为他买的每一件体恤衫上绣上这样的话,让别人对他微笑,从而提醒自己得到了别人的微笑就得给别人更多的微笑。
  “这是真的吗?”严大磊问道,“那它对你管用吗?”“当然管用了,现在已经没有人投诉我了。”周锦华继续说:“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吧。”严大磊看了看手里的体恤衫,边答应着边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感觉有些异样,禁不住伸进手去,掏出的却是一个空空的刀鞘。他愣了。“你的刀在这里呢。”周锦华说着拉开了抽屉,把一把磨得锃亮的刀拿了出来。看着严大磊疑惑样子说道:“实话说,刚才给你穿体恤衫的目的就是想趁你不注意把你的刀子掏出来。谁想到真正起作用的却是这件体恤衫啊。”

目录

目录排序

袖子里的秘密

书签

在本页添加书签 袖子里的秘密

评论

还不错,值得一看!

写下你的感觉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匿名

提交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

热门评论